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四十九章 从没吃过饱饭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91 2016-08-02 08:11:36

    “各位道友!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妙香观观主钱乾也就是我师弟慈香先生的高徒-布凡!”

  尼玛,终于知道老道师傅的名号了,太不容易啦!整整二十年了,第一次听到他老人家的全名,咱容易嘛咱!

  不过,这名叫“钱钱”,还真没叫错。小老头唯一的嗜好就是攒钱,也不知道他的钱都攒到哪里去了。还有,你们这些小老头的师傅和你们有仇吗?这谥号起的,一个叫“吃货”,一个叫“吃香”,太有特么才了,让咱不服都不行!

  咱哪还有没见面的三位师伯,不会还有啥,吃辣、吃臭、吃撑的谥号吧?

  咦,不对,这许老头为什么不告知,咱是记名弟子这个事实呢?有情况,咱得小心,以免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

  “各位前辈好!”

  “无量寿佛……无量天尊……布小道友好……你好!”

  虽然是各种称呼都有,但是这些人还都保持一样的揖手礼。

  “这位是嵛山派-诚阳真人!”

  “诚阳真人好!”

  “不敢当!”

  尼玛,嵛山派啊,那可是王玉阳的全真教啊!虽然现在没落了,可从前那是最牛掰的存在。那金大大的小说里总是离不开啥全真七子的,哪可都是人家的干货老祖宗!还有哈,这许老头谁也不选第一个介绍他,能不简单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是至理名言啊!

  “这位是清微道-灵虚真人!”

  “灵虚真人好!”

  “当不得,当不得!慈香真人对贫道有大恩,贫道见真人当面,必持弟子礼,如今见布小道友,你我应师兄弟相称!”

  瞧瞧人家,名起得好,人又和气,一看就是得道高人!哪像某些人,啧啧……

  一大堆人名,一大堆老头,唧唧歪歪的,烦死我了。原以为许老头的徒弟或许是年轻人,即便不是也应该是中年人,没想到其中的一位给我的感觉竟然比许老头都大,这特么的算什么啊?

  不过,也不是没收获。最起码,我知道了,许老头的三个徒弟的名字。分别是大师兄刘高原,二师兄孙炳生,三师兄乔佳。

  那个让穷酸他们忌惮的茅山道士,倒是有一个搞笑的姓氏:畜。如果再起个名叫:生,就更完美了。

  这个畜道长倒是没有像别人那样,称呼什么真人、先生、居士啥的,只是让我直称其名-畜斌。

  当然了,我怎会叫人“出殡”,这么没礼貌的名字呢?最后,我叫他畜前辈。

  尼玛,这姓,无语了!

  这人虽然名字不好,可是为人却在这群人当中算是好的。不言不语、稳稳当当,看人的眼神也是极其的平淡,你要是和他唠嗑,准保先睡的是你。

  聊了一会儿,我发现这群人并不是全部的道士,还有几个独行侠坐在天坑平台边上打坐,呈现一幅神安气集的状态。看来,有本事的人都不屑于同俗世之人交往,也不屑于同道中人为伍。

  还好,开饭的时间到了,我也算是趁机开溜。再待下去,哪可就不是疯了这么简单。

  一想到吃,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王家小筑里的画面。你别说,这两顿饭,已经把我的嘴养馋了,再想起从前那天天方便面白开水的日子,就一头两大。

  唉,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走,咱去看看含丫头,说不定她哪儿的伙食要好一点。

  王钰含的大概位置我还是知道的,没多一会儿便搜索到她的身影。

  看到我的到来,王钰含很是高兴,“阿布,刚才你跑到哪儿了,我都没看到你。不要乱跑,这里有很多地方都是禁区。”

  这妞,已经爱咱爱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看来,咱的脸是帅,让她都忽视了咱这身行头。

  “看到没?去高叔哪里划拉点装备。”

  “阿布,你可不要去冲锋陷阵,我会很担心的。我……”

  “嗯~哼……”

  出这声的人,都不用问吧?绝对是咱,未来的岳父老泰山,孩子他姥爷。

  “布小道长毕竟要走在第一线,多点防护也是好的。吃了没?……没吃一起吃点。”王博倒是很坦诚,没假装听不见我和王钰含的谈话。

  可是,我感觉这个老小子好像要把我往死里整。

尼玛,最初不是让咱在后方保护咱的含妹妹吗?现在怎么迫不及待的让咱冲锋陷阵?莫非……

  我靠!一定有人打小报告,把咱和含妹妹在天坑上面的动作汇报给他,这才有了“杀人灭口”的动机,好狠的心呀!

  可是,谁是这贱嘴的耗子呢?柳妍,一定是她,肯定是她不放心咱,派人暗中监视。你妹的,咱跟你没完!

  咦,对呀,柳妍哪去了?

  “傻了呀?……我爸问你话呢?”

  “哦,哦……什么?”我只听见最前面的话,忽视了王博最后说些什么。

  “问你吃没吃?你这发傻的病,啥时能好?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了……”王钰含有些捉急的偷偷扯了扯我的衣角,小声地说道。

  “没,没吃,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小队在哪?”

  “嗯,哪你先在这吃,等会我给你安排!小王,去打饭,记住啊,多打两份饭?”

  这老小子也不算是不近人情,还知道咱能吃,特意吩咐多打两份饭,咱有点感动,他姥爷你知道吗?

  没等多久,那个叫小王的人便带来几个炊事员模样的人,那些炊事员则抬着好几个不锈钢大桶。

  大桶一打开,我便知道啥叫饭桶。

  就吃这个呀?就没点小灶啥的?

  看到不锈钢餐盒里,分配的一大碗白米饭和一大堆牛肉炖土豆,我的眼泪哗哗的。

  咱家含丫头苦啊,竟然沦落到吃这种东西!不过,咱咋看她吃的这么香呢?

  “阿含,好吃吗?”

  “嗯,好吃!只要能让我可劲的吃,啥都好!”

  这丫头跟咱学坏了,动不动的就啥啥啥的。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你爸虐待你吗?还是你家很穷?或者是你从来都没有吃过饱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