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四十三章 大大咧咧与犟驴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058 2016-07-31 08:54:37

    “它会动哎?……动的好厉害呦!为什么呀?”

  唉,这孩子,一点知识都没有,还啥博士、硕士、学士呢?你咋就不好好学学最基本的生理卫生课呢?

  足足有六秒钟,除了最开始的剧烈颤抖和余震,眩晕的我,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

  虽然我现在好想睡觉,虽然我现在好想休息,可为了我哪些卑微而高贵的生命种子,不穿透裤子的阻碍,不呼吸新鲜的空气,我还是睁圆了眼睛,摆脱了王钰含的束缚。

  “不要跟过来,我马上回来……”

  王钰含没想到我会突然跑开,“你干嘛?……你干嘛……你干嘛……”

  她一声低于一声的呼喊,让我心碎,碎的我心疼,疼得一点也不比她差。

  “我上厕所,马上就来!”

  为了不让她心碎,也为了我不在为她而心碎,我不得不撒谎。

  “呸……上厕所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一边奔跑一边回头,依稀看到她因为我的话,由苍白转变成红润的脸,那一刻,我知道,什么是爱;那一刻,我知道了,我爱上她。

  爱很简单。喜欢爱就爱,爱上爱,你就会被爱!

  去的匆匆,回的切切。

  “我回来啦!”

  王钰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随后把视线聚焦我晨起的那一点,“终于好啦,恢复正常啦!可这么大人还……嘻嘻……”

  半截话,最让人讨厌,可也分谁。

  我自然知道王钰含半截话的意思,还比她更清楚的知道真相。可我就假装不知道,就这么任性!

  被误会尿裤子,总比知道事实要好。要是真让她知道了,还不羞死咱呀!

  虽然没少研究,知道初哥都很敏感,可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没人不感到羞愧的。

  有人反对吗?咱想,应该没有!

  来到天坑的边缘,下边的人只有一点模糊的身影。我没有让王钰含把安全绳挂在软梯旁边的钢丝滑索上,而是挂在我的身上。

  “抱着我,我带你下去!”

  “嗯,好!我很沉呦,您老可要受力啦~!”王钰含毫不保留的信任,让我豪情奔放。

  “哥,很强!相信我,不会错的!”

  “嗯,我相信凡哥哥~!”

  一句凡哥哥,给了我无限的动力,我像只猴子一般,滑了下去,根本就没有踩什么软梯。要不是,每隔一段有滑索的安全阻隔锁扣,需要重新扣安全绳,我肯定一步滑到位。

  尼玛,真烦,每隔十米来一个,要不是考虑到阿含的安全,我才不扣这安全绳呢!

  下面的人头已经清楚可见,我开始休息一会。毕竟我没有系统的修炼淬体功法,身体的强度不是很高。

  “凡哥哥,你多休息一会儿,不要着急?反正咱们已经追上他们,即便想快也是不可能的……”

  像树懒一样挂在我脖子上的王钰含,不知从哪里淘出来的手绢,擦拭着我脸上的汗水。

  当她发现我一直盯着她自己的时候,本就红晕的脸,瞬间更加的鲜艳,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至脖颈,直到消失于衣服遮盖的地方。

  我突然闻到一股略有些淡爽的幽兰气息,这种气息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究其缘由,正是她娇羞的加剧而导致的。

  阿含啊阿含,你咋这样呢?

  看我赤身果体你不羞涩,触我阳刚之物你不羞涩,怎么就偏偏怕我近距离看你呢?你还能不能在初一点?这么单纯,你让咱如何下得了手啊?

  不管了,先对个嘴先!

  “不要……会被人看见?……我爸爸还在下面……”

  此刻的我,像一只捕捉蚊子的癞蛤蟆,东一舌头西一舌头,追捕哪只飞来飞去狡猾透顶的蚊子,虽然我的舌头没有它长。

  唉,对嘴这活儿,也不容易啊?绝对是技术活!就我这样的菜鸟,没有人配合喂食,肯定会饿死,毫无疑问!

  虽然不甘心,但咱的确是怕她爹。好吧,咱承认,咱一听到“爸爸”俩字,便兴致缺缺。

  事不可为,走吧!

  我不知道下降了多深,反正现在能看到的天空只有锅盖那么大。要不是有镶在岩壁上的节能灯,我想我应该看不清楚阿含的脸。

  “哦,对了,阿含。那些当兵的为什么听从你的命令?”

  闲及无事,我突然想起刚才王钰含威风八面的样子。

  “哪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可是有少将军衔!”

  王钰含趴在我的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是在闻什么,突然听到我的问话,下意识的回答。

  “什么?就你,还少将?”

  “怎么?看不起我?……本小姐,虽然不怎么出门,可也是有过重大的发明,有过特殊的贡献,被国家正式认命为龙科院的候补院士,而且是龙国最年轻的候补院士!自然是享受国家的补助待遇,也自然享受军队的军衔奖励。哼,怕了吧?”

  王钰含虽在我的面前温婉柔顺,可她也有自己的“桀骜不驯”,任何人都不能触碰,因为那是她自己的勇敢,自己的骄傲。

  “哦,好,你好了不起!既然你是少将,哪你爸爸是什么职务?”

  “小臭贼!想套我话?”

  “我就是问问?你不说,我一点都不介意!”

  王钰含的脾气,我稍微懂了那么一点。她绝对是那种“大大咧咧”的“犟驴”。

  说她“大大咧咧”,是因为她随意不做作,总是按自己的性情做事,比较洒脱,不娇纵,不随波逐流,有着自己独特的主心骨。

  说她“犟驴”,是因为她对于自己严格,勇于释放真实的性情,既非孤傲又非随俗,保守个性,坚持她自己认为的极致。

  “嘻嘻!不是我不想说,主要是我没有得到老爸的允许。等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不必在意一时嘛~,你说对不对呀,我的凡哥哥~~?”

  终于享受到王钰含的嗲意,也终于享受到她的娇媚,心满意足的我,再也不纠结她老爸是什么身份这个问题。

  男人之所以离不开女人。是因为好的女人,用自己的价值与魅力,让男人不在犹豫,让男人觉得自己成熟,让男人有勇气去承担爱,让男人不想再把自己变成一条独来独往、游来游去的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