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四十一章 人不怕死 阎王也怕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48 2016-07-31 08:34:20

    或许是打赌这个插曲影响了心情,我已经对步枪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我和高枫回到了刚才看到枪械的平台,当然少不了拖油瓶的王钰含。

  “这布枪你拿着,还有这把M500大口径转轮手枪也归你使用……”高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大家伙。

  尼玛,这是手枪吗?简直是大炮!

  我眼中的这把有着接近半米长,一厘米多宽的口径,转轮处只有五个弹仓的手枪,简直就是男人们的最爱。先不提它的重量,只提它带来的杀气,让人不由自主的肝颤,绝对是不要不要的了。

  “这是子弹。由于造价昂贵,一把枪只配置了一百五十发子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哦,这些枪,任务完成之后,需要全部收回。不过呢……”

  “哼,贼心不死……”王钰含装作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

  “怎样?”

  我更加在乎的是,如何能把这枪骗到手。

  “唉,小主不高兴,事儿可就难办啦?”

  “高叔叔,好像媛妹妹明年就要高考了吧?”

  高,实在是高!

  宝贝儿,你太对哥心思啦!哥没白疼你,么么……

  “咳,那行!只要你这次任务完成的比较出色,获得大部分人的认可,我豁出这张老脸,也要为你弄来一张枪证。自然,这枪归你,子弹嘛……”

  “哼……”

  “子弹,我最多给你弄二十盒,而且任务剩余的子弹我也不回收。这总行了吧?”

  虽然表面上高枫是和我说话,可实际上他的视线一直都没有从王钰含身上挪开。表情那真是,百般讨好,莫过于此!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无不望子成龙啊!

  “钰含,不准和高叔叔瞎胡闹?”

  王博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钻了出来,用审视的眼神扫了我一下。自从有了柳妍的小报告,他对我的态度比天气预报还要不靠谱。

  一会儿尊敬,一会儿仇视,一会儿庄重严肃,一会儿和蔼可亲,太多太多的复杂的态度,弄得我一见到他便有逃跑的念头,当真是头疼的很。

  我去,你女儿又没有和咱私奔,你用得着这样吗?

  “哪里有啊?老爸~!”

  “王兄此言可就差矣了!钰含这丫头可是最对我心思,哪里会瞎胡闹呢?她刚才还答应我帮小女媛媛补习功课,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你说对不对呀钰含?”

  尼玛,一个一个都是老狐狸!和你们在一起,很容易掉头发、变老的,好不好?

  “哦,是的,以媛妹妹的聪明加上我的辅导,我保证她考上京华大学!只要,高叔叔有诺必践,哦,我说错了,是有信心!”王钰含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是老狐狸胜似老狐狸。

  王博倒是好像对自己的女儿很有信心,假装没有听出什么,反而帮村上,“钰含,答应高叔叔的事情一定要办到,省得别人说怪话,做人无信不立!”

  尼玛,还是有亲爹好。拉偏架,也拉的这么明显!

  “哦,布小道长,也在此啊?”

  你妹的,不耍咱,行不行?咱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被你这么当空气忽视掉,真的好吗?

  “小道在!”

  “道长精通于驱邪避祸,不擅长正面搏杀。此次你只需跟在队伍后面,不走散即好。不如,跟随小女护卫,以策安全可好?”

  唉,做人不能太无耻!保护你女儿就保护呗,用得着这么贬低咱吗?

  又聊了好一会没营养的话,终于出发的时间到了。

  吙!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此刻的营地已是人满为患。光有精英军人形象的就有一百多人,而那些聚餐时的老家伙们也各自汇集了不少人马。我的那个便宜师伯也在其中,而且还笑吟吟的用暗昧的眼神和我打着招呼。

  队伍开拔,我仔细地观察一番,发现这个队伍配置的很到位。最前方是特种精英,包含全身配置单兵系统的士兵,有着古武气息的强者;第二梯队是那些老者和他们的弟子,稍微落后的是几个疑是精通灵异的人士;而最后一批则是辅助人员,盈盈弱弱,瓶瓶罐罐的。

  我理所当然的被安排在这群人中,还好有王钰含作伴,只不过她身边的“护身符”让我有所忌讳。

  你妹的,你个当官的,这么怕死不影响士气吗?不是有身先士卒这一说吗?

  你这身护的,我这“妖魔”不好上身,好不好?不知道,你女儿会因为你这样护身而恨你吗?

  队伍很长,可行走的速度一点都不慢。没用半个小时就来到一处塌陷的深坑旁。

  说是深坑,倒不如说是深井,只不过这个深井比较大、比较深而已,真不愧称之天坑。

  我所见这天坑,大约直径有两百多米,深度嘛,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

为啥呢?只因,咱往下看的时候,有着强烈的眩晕感,中心摇摇、忐忑不安。

  此刻的我,内心有着一股莫名的强烈的恐惧感袭来,好像有个声音不停地警告自己不要前行,一旦下去便会日暮途穷、万劫不复。

  “你,怎么了?”

  一个温暖、绵软的小手轻触着我的脸颊,使即将闻风丧胆、雉伏鼠窜的我恢复些许正常。

  “没事儿,我只是有点晕高!”

  “不要怕,有我在!”

  王钰含一边抚摸着我的脸颊,一边拉住我的手,语气之肯定,态度之坚决。

  我很惭愧,我好歹一个大男人,竟然不如小女孩来的有勇气,竟然不经大胆尝试便想仓皇退遁。此时此景,叫我情何以堪!

  布凡啊,布凡!你还是你吗?未战先怯,你对得起她吗?你可以跑,她怎么办?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眼睁睁的看着你喜欢的人死去?那你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何意义?

  尼玛,死就死吧!不是有一句谚语吗:人不怕死,阎王也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