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四十章 我都替你捉急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37 2016-07-30 21:52:53

    “布小兄弟!你真的是第一次打枪?”

  就连不远处的高枫也走了过来,面带疑色。

  “高叔,咱们第一次见面,我有必要骗您吗?”

  对于质疑我虽然比较反感,但是高枫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对于他的问话,我还是很真诚的回答。

  “呵呵,我就是一说,你不用介意。那个,有意思来部队吗?我可以直接把你提升为少尉,再高的军衔我也无能为力,毕竟影响有点不好。”

  我去,挖墙脚?当兵很赚钱吗?

  “阿布才不会去你那苦哈哈的部队,你少打他的主意?哼……”

  王钰含也凑了过去,像老母鸡似的把我护在身后。那架势,好像我是她的私有物品,谢绝一切想要打我主意的人。

  “哈哈,我啥也没说。小丫头,你激动个啥子?……普通朋友啊,呵呵,普通朋友……”

  高枫不断小声地重复普通朋友这四个字。每提一次,王钰含的脸便会红上一分,而高枫重复的兴趣也高涨一分。

  “为老不尊,不理你啦!”

  王钰含受不了高枫暗昧的眼神,转而把目标锁定有些心神不定的李霄庚身上。

  “李霄庚!愿赌服输,你可不要让我瞧不起你哦?”

  “我还没输呢,也许……也许他有脱靶的子弹,等鉴定后再说!”

  李霄庚已经没有刚才的镇定自若,反倒是像个孩子似的抵死不承认错误。

  “首,首长……您看!”

  气喘吁吁的报靶员已经拿着靶纸跑了回来。

  “好家伙……奇才呀!那个……”

  高枫好像想再次重提挖我墙角的事宜,却因王钰含的一句话所打断。

  “那个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想都别想,没门!你要是来硬的,我就告诉乔婶婶说你欺负我?我,我还会,还会把你的欺负转嫁到媛妹妹身上,我说到做到!”

  “得,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你就忍心真的欺负你那可爱的媛妹妹?唉,这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但愿,小媛她不会像你这样……唉,都是赔……”

  我对面的高枫好像被王钰含吃的死死的,无可奈何地看了我一眼,随后独自神伤。我甚至听到他最后没有说出来的话:都是赔钱货啊!

  “报靶吧!”

  “是,首长!”报靶员一个标准的立正,随后转过身来大声喊道:“点射,十发,一百环!确定无误!”

  随着报靶战士的话语落下,现场一片哄然。有几个甚至迫不及待的抢过报靶战士手中的靶纸。

  “没错,这靶纸上的弹孔灼痕的确不是一颗子弹可以做到的,这简直就是艺术品啊!我靠,别抢啊?我特么的还想收藏呢!”

  这是收藏帝的声音。

  “嗯,你们看,这圆形孔洞的边缘呈轻微的波浪状,很明显的迹象表明,是十发子弹击发在同一个地方才会造成这样的结局……”

  这是分析帝的声音。

  四周“帝”声一片,嘈杂的让我感到眩晕。

  “别吵啦……‘煞啦’!”

  我没想到王钰含还有这样的气场,她的“高歌一曲”竟然震过所有的‘帝’声。

  “小子,怎么样,服了没有?该履行你掏钱的义务了吧?嘻嘻,我算一下哈!前十发子弹打成平手,后十发相差十一环,再加上你相让的十环,一共二十一环,一环一百,一共两千一对吧?拿钱!”

  “我,我……我暂时没有那么多钱,先,先欠着行吗?”

  此时李霄庚的形象,用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唯唯诺诺,垂头丧气的。

  “你现在有多少?”

  王钰含嚣张跋扈的样子,好像她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位。

  “这个卡里只有八百,其余的等这次任务后,我在还你,行吗?”

  我靠,拿小爷当空气呀?那是咱的钱,好不好?你特么交给阿含是什么意思?你妹的!

  还有哈,这荒郊野外的你揣着信用卡做什么?揣着就揣着,可你卡里只有八百块钱,你好意思吗?这么大的人,只带这么点的钱,你妈妈知道吗?

  还真特么,好意思说出口,咱都替你害臊!

  “拿来啊,费什么话?其余的钱,任务结束限你三天还!看在你还算是痛快,利息全当小费了。”王钰含接过李霄庚的卡屁颠屁颠地跑到我的身旁。

  “阿布,你的钱!发财了,怎么都应该请我吃一顿吧?”

  姐,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八百块呀,够吗?就你家里的伙食标准,就你那饭量,我还不得倒亏几千块钱呀?尼玛,早知道,这钱咱还是不赢的好!

  唉,老话说的好:占便宜就是吃亏呀!

  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当着这么多人,我不想当爷们也得当爷们,“行,没问题!”

  咱的心在滴血,有人知道吗?

  接过卡,我苦笑地揣在口袋里,原本想要密码的心思也没有了。

  随着李霄庚灰溜溜的离去,围在四周的人也散去,毕竟马上就要做任务,心情、状态什么的都很紧张。

  “小子,你是做什么的?”

  高枫可能是见我对他态度的改变,也更换了对我的称呼。

  “嘻嘻……他呀,他暂时是小道士,以后就不知道了!”王钰含好像知道了我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道士。

  “哦?道士还有暂时的?”

  “那啥,我只是记名的道士,没有得到承认。现如今,靠帮人排忧解难,替人挡灾赐福为生,算是服务行业吧!”

  “这种‘服务行业’倒有几分意思,呵呵……”高枫虽然没说什么,可我还是看到他脸上有几分讥讽、不屑的颜色。

  唉,又一个被所谓的科学,蒙蔽荼害的可怜人!

  唯物的思想没错,可谁规定意识与物质之间,物质决定意识,精神只是物质的产物和反映?不知道什么事物都是相对的吗?我都替你捉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