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三十四章 要我怎么感谢你呀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886 2016-07-28 18:36:36

    我一边冲着淋浴,一边东捅咕西捅咕的,心中已经暗下决定,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换个淋浴,再也不用提水在大缸里洗澡。

  “小贼!你还在吗?”

  呵呵,这丫头片子,学精了!这难道就是“吃一蛰长一智”吗?

  “在,马上就来!”

  我连忙用浴巾擦拭好身体,猛地看到壁橱里有一大摞浴袍,我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笨死我得了!早知道,穿它得了。”

  提着衣服回到卧室,主要是我短裤还在凳子上。拿起短裤,我不禁寻思。

  它可是被两个美女都碰过,我要不要穿呢?穿上它,是不是就等于……嘿嘿!

  “小贼,你好了没有啊?磨蹭什么?比女孩子都麻烦!”王钰含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

  我快速穿好衣服,来到客房的大门。发现大门并没有关上,王钰含一身童子军的打扮,探头探脑地站在那里。

  “门没关你不会自己进来呀?”话一出口,我便后悔。

  这尼玛,没熟到这个程度,好不好?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呸!谁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不要脸,坏胚子,臭小贼,睡觉都不穿……”

  这丫头,虽然聪明,可也是直爽的要命。嗯,我喜欢!

  “进来吧……坐!哦,忘了问你,一大早,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看到王钰含娇羞的不要不要了,我只能试图转移话题。

  “谢谢你呀!昨晚经过你的……你的治疗,我发现,我的身体好多了。以前晚上睡觉的时候,对我来说,最是难捱。特别是一到天亮时分,便会咳醒,好难受的!今早儿,我一点也没有感到难受,而且这里……暖洋洋的,好舒服哦!”王钰含拍着胸口,高兴的说道。

  她倒是只顾得自己高兴,可我的感受却不是那么回事。

  那衣服开领处,波翻浪涌、奔腾咆哮,让我有一种想要迎浪而上、顺波划水的冲动。哦,我想说的是,滑板冲浪运动,别误会哈!

  “好点啦,哪效果不错!要不,今晚儿咱俩,再继续?”

  “呸……就知道你会这样!小贼,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真的很想把病治好。知道嘛,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出门,就连学业都是自学完成的。我真的好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真的好想交好多朋友,能够随心所欲的和她们畅谈人生……”

  尼玛,忘了问穷酸了。哦,我好像记得他说过,“非你不可嫁”,难道只有娶她,才能彻底的把病治好?

  结婚?啥玩意?咱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饶了咱吧!

  “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那样,要不要,再试试?”

  我的话刚出口,王钰含漂亮的脸蛋“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圆润的脸颊红彤彤的好像西红柿一般,那诱人的娇羞美态,看得我惊心动魄。

  终于,王钰含抬起头,歪着脑袋看我,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好呀,你想试,那就试试吧?”

  尼玛,还真同意了。咱是亲呢,还是亲啊?咦,她刚才的眼神可不对?不会以为我真的不敢亲了吧?……

  你妹的,想这么多干嘛,人家都这样了,你总不会不给人家面子吧?

  “那我亲喽……”

  我没有给王钰含后悔的机会,直接走到她的面前,蹲下了身子。

  至于为什么要蹲下了身子,主要是她坐着,我站着,亲起嘴来,我弯腰她仰头都比较累,咱是好人,能者多劳嘛。

  “咔!唔唔……”

  或许是我蹲下时速度过快,又或许是我有点迫不及待,反正亲是亲到一起,就是牙齿撞的比较厉害。

  尼玛,我还真是奇葩。第一次对嘴,换来头上一个大包。这第二次对嘴,换个牙齿松动。那么,第三次会是怎样?

  “哎呦……”

  还没来得及多想,也还没来得及品味,嘴唇上便传来剧痛。

  “哼……知道占我便宜的后果了吧,小色贼?再让你想坏心思?还敢不敢啦?嘻嘻……”

  

  王钰含捂着嘴笑着,不知道是因为牙疼,还是因为奸计得逞。

  我的人生很失败,救人还被咬?

  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做成咱这样,难上加难!

  挫败的我,就好像看到一只母蚊子在我的胸口开饭,默默地等,等它血足饭饱后,黯然的说:欢迎蚊小姐,下次光临。

  “生气了小贼?我,我……对不起啦!你,你亲吧,这次我绝不会咬……”

  

  王钰含的小手很温暖,轻抚在我的脸上,使我瞬间便相信了她的话。

  “嗯~哼!”

  谁呀?这地方的人,咋都这么没礼貌呢?咋都不请自来呢?门是做什么的?是用来敲的好不好?

  我靠,门又忘关了!

  习惯,习惯啊,习惯我那破道观里没有门啊,这病,得治!

  一声假装咳嗽的声音传来,我和王钰含对望了一眼,随后扭头观望。只见王博站在门口,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尼玛,刚才的姿势,王博会不会误会啊?也没什么不是的吧?不就是我还在蹲着,王钰含她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一只手在摸着我的脸蛋吗?

  怎么看,都应该咱是受害者吧?

  “老爸~,你怎么来了?”

  “我不应该来吗?”

  王博的口气很冷,考虑是刚吃完冰棍。

  “您坐!”

  好歹咱是房间的主人,咱不说话把人晾在哪里,有点不妥。

  “布小道长……”

  王博的目光很冷很冷,冷得让我牙齿都在打仗,我甚至怀疑刚才撞击的那些有点松动的它们,会不会自行逃离战场。

  

  “听说,昨晚上你帮我女儿治病?你说,要我怎么感谢你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