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二十九章 灯下黑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08 2016-07-26 21:17:10

    殊不知,在如今这个世界上,二十岁的人还保持“初”这样的字样,绝对是一种“耻辱”。

  “你,你的莫非,也是?……”

  王钰含有些怀疑地盯着我,直到我羞怯的眼神,溃不成军。

  

  “为什么呀?你,你长得也,也不算是太难看,应该交得到女朋友吧?莫非……”

  我虽然没有直视王钰含,却可以看到她身体的反应。看到她突然的打了个寒颤,我不禁担心的问道。

  “怎么了?又发病了吗?呃……”

  我的视线再次对峙于王钰含的眼睛。当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样的时候,我的眼神又不战而溃。

  尼玛,丢死人啦!

  心虚什么?不就是亲个嘴吗?咱那是救人治病好不好?虽然,顺便练习一下舌头的功能。可,咱的出发点是好的,再说,看病还得挂号,咱收点小小的诊金算什么?

  “你为什么不交女朋友?你不喜欢女孩子吗?……你应该没病啊?你都对我,对我哪样了……”

  王钰含好像很热衷提问,或者应该是很好奇这个话题。不过,说着说着,她的话,悄然而止。

  “那个……你怎么跑到我的房间里啊?”

  我可不愿意和女孩子谈论这个尴尬的话题。

  “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是个小道士吧?我记得我爸说过,道士是不能用檀香作为熏香之用的。你没有闻到吗,屋里已经没有了檀香的味道?还有,我刚才忘了告诉你许老头的房间在哪里,这不,我就过来啦!谁想到,你竟然不在房间,我只好在这里等你。”

  这丫头,还真是细心。只不过,你就这样随便在一个陌生男人房间里睡觉,真的好吗?

  想到这里,我才注意到,王钰含耷拉在床下的美足,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凉鞋托,而身上的衣服是淡青色的休闲连体睡裙。

  这睡裙的颜色,给我的感觉,清脆而不张扬,伶俐而不圆滑,沁入心脾而不孤独冷漠。总而言之,看的舒爽!

  也许是刚才挣扎的原因,本应盖过膝盖的中裙,提升至美腿的根部,小麦色修长柔和的线条展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容不得多想,我略过显现底裤的地方,毕竟哪里属于最私密的地方。我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绝不是龌龊小人。

  下意识的我抬起了头。

  纤纤细腰,盈盈一握。圆润挺拔,呼之欲飞。

  最可怕的是,哪若隐若现的两颗小染,完美的,简直让人心旷神怡,我的眼睛瞬间沦陷其中。

  “隐约兰胸,菽发初匀,玉脂暗香……”

  我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句让我自己都感到惊异、脸红的话。

  “小色贼……你还看?”

  突兀的声音惊醒了我,我连忙低下头,“呃,没看,我什么都没看见!”

  此时的我,有一种小时候搞破坏,突然被老道师傅发现的感觉。

  “嘻嘻……有色心没色胆?叫你小贼,还真没叫错!”

  你妹的,啥叫有色心没色胆?这是你的主场好不好?换做其他的地方,咱会生吞活剥了你,信不信?

  好吧,咱自己都不信!

  “你倒是回答我啊?为什么没交女朋友?哼,休想蒙混过关!”

  “那个……不早了,你既然没事儿,就回去吧!我要休息了,明儿还有任务要完成。”

  我岔开话头,成功的转移了王钰含注意力。

  

  “咦,你也要去?那可是大人们该做的事情!听说,里面有鬼怪,会吃人的,你不害怕吗?”

  “呵呵,害怕?咱,啥时候怕过?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害怕!”

  我感觉王钰含这个问题,非常的幼稚、可笑。鬼魂对于我来说,绝对比人好相处,哪里有怕他们的道理。

  “你什么都不怕?哪你看我啊?有胆看吗?”

  “……”

  

  尼玛,白浪费口舌了!还特么转移视线,人家轻而易举的识破了。

  “就会吹牛……”

  你妹的,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看就看,我怕你哈!

  为了证明自己勇敢,我挺直了我的脖颈。王钰含精美的容颜,再次印入了我的视线之中。

  此刻的她,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我,嘴角边好似略带有一丝幽怨。

  一个清新单纯的妹妹固然可爱,可一个透着智慧、品质如兰花般高雅的妹妹就更加迷人。眼前的王钰含就是这么一个妹妹,拥有国色天资的同时,却又冰雪聪明的让人惊叹。

  “我美吗?”

  “美……”

  “哪你想亲我吗?”

  “想!”

  “嘻嘻……美得你?走啦……”

  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王钰含便跑出了我的卧室。

  尼玛,刚才怎么了?入魔了吗?怎么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丢死人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有催眠术吗?怎么,我一和她相处便会失态?难道,她就是我命中的克星吗?

  我不是天煞孤星吗?应该只有我克人,没有人克我的道理呀?

  “哎,哎……醒醒!妞都走了,还做梦呀?真没出息!”

  “滚蛋!再找事儿,我……”

  “小贼……我们算是朋友吗?”

  我刚想训斥坏蛋,却听到王钰含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后她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卧室门口。

  “算是”这个词语很微妙。你可以说“是”,也可以说成“不是”,这是个即令人揣摩不透,又让人觉得奸诈的词汇。

  “我们是朋友!”

  我做出了肯定的回答。模棱两可,不是我的个性。

  “呵呵,拜拜!……哦,晚安啦!”

  王钰含一惊一乍的刚跑出去又回来。

  “好梦!”

  

  这一次,我没有分神,而是仔细聆听王钰含的脚步声。发现她并没有走出多远,就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

  难怪上次我没有扑捉到她的踪影,原来她就住在我的隔壁。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