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三十章 喜怒无常的小破孩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80 2016-07-27 22:51:22

    我走出卧室来到客房的大门,锁好后这才安心的返回。就王钰含这一惊一乍的性格,我可不想她半夜三更来吓唬我,当然了,她要是敲门,我是肯定会开的。

  “都出来吧?”

  看到小伙伴的出现,我很纳闷的问道:“你们躲什么?她又不是修行者?”

  “你没有感觉到嘛,她不正常?”

  “什么不正常?你指哪个方面?”我很难理解将军的话。

  “我,我可能说不好,还是穷酸说吧!”

  穷酸倒是没有客气,毕竟所有工作的统筹安排,就是他一手筹划的。

  

  “铃铛。将军说的没错,此女非普通人!她和你一样,都有能勘透灵体之力!”

  “怎么会?……”我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此女为阴煞体质,属性-水,孤鸾寡宿,命薄,凡人不得近。近着,需正气加持,或阴阳五行符箓护身,此二法可近不可久……”

  “穷酸!你说话,能在小白一点吗?”

  穷酸哪里都好,就是这酸劲,酸不可闻、酸气冲天。

  “呃……好吧!”

  穷酸虽然没在反驳,可是他眼神明显带有“没文化真可怕”的意思。

  “我说她……我说她什么来着?”

  “啥,‘可近不可久’。俺,服了‘尤’!”坏蛋没有插不上的话。

  “哦!此女,呃……她不能有朋友,特别是亲密的朋友。除非拥有极品水属性晶石-蓝绒晶,或者是阳煞体质男子才可近身,并且只有后者才能与之行周公之礼……”

  穷酸好像很不适应说大白话,缓了好几口气才继续说道:“有着阴煞体质的女人,一般难存活于世,初潮来临之时,便会失去生命。虽然命薄,但是也相对拥有极高的天赋,而现如今她能够活到现在,恐怕她的家人没少费心思。”

  “哪刚才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让我渡气又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牛鼻子怎么说你的命理吗?他说的虽不对,但也不是没有可取的地方。说你‘阳煞’,倒不如说你有颗纯净的灵魂,也就是佛门所说的,明心见性的‘正气’。而‘七星阴煞相辅’,呵呵……”

  “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我没想到穷酸也会卖关子,而此刻他的眼神很像坏蛋,说不出的荡。

  “怎么说呢?就是,你可以选择是否娶她做老婆,而她,则非你不能嫁。如果你们两人在一起,相得益彰,你明白了吗?”

  “什么跟什么?……算了,不和你们聊这些废话了。那个,今晚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对于明天的任务,给个意见呗?这可是咱们赚钱的大好机会!”

  “晚宴以及你与许畅的谈话,我全程收听,你就不用复述了。我要提醒你的是,晚宴时你东侧相隔一桌的穿道袍小矮子你注意到没有?他有可能是我们最大的威胁。还有王博的那一桌,有几个人我看不透。至于许畅,倒是没有什么本事,最多是依靠符图行事,不值一提。不过,你要是有机会的话,不妨学学,以你的精神力,炼制的符箓一定比他强上百倍。”

  “穿道袍的小矮子?哦,我记起来了。是哪个一脸猥琐,有对鼠眼的家伙吧?”

  “嗯,就是他。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了他,他哪可是正宗的苗疆巫术!善于利用、控制怨灵,使其灌注于其他已死不朽的躯壳中,唯他使用。这种道术,是所有怨灵的天敌,也是吾等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

  “哦,这么厉害?苗疆巫术?莫非是茅山术的赶尸?”

  “差不多!茅山术,只是一个笼统的叫法,分很多种,包括:白巫、黑巫、炼尸、施蛊、摄魂等。其中最为暴力的是炼尸,最为恐怖的是摄魂。不过,你放心,那个小矮子比赶尸的白巫稍微厉害一点,还没有到炼尸的地步。”

  “那么说,他可以利用怨灵当傀儡,这还不厉害啊?这玩意,不就是传说当中的僵尸吗?”

  “嗯,也可以这么说。但是,以你现在的精神力,完全不用怕他,要是他真的和你对阵,你可以轻易的利用‘精神’同步躯壳里的灵体,反噬于他。即便遇到更强大的自主寄宿的怨灵,相信也不能伤害于你,至少是精神上的。”

  “精神上的?哪啥玩意?你不要告诉我,当我遇到真正的千年僵尸,它们只是精神上不能伤害我,肉体则可以随时打我?哪我碰上它们,岂不是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呵呵,所言极是!”

  “什么所言极是,这还用你说?”我使劲地白了穷酸一眼。

  “你遇到这些自主寄宿的僵尸,也不用害怕。即便不能用精神力控制,也可以利用敏捷逃脱。再说,你不是有宝器护身吗?你不要说,你不知道桃木剑的厉害?”

  “桃木剑?厉害?这玩意不是摆设吗?……”

  我没想到穷酸也这么推崇我后背的桃木剑,于是连忙解下它。扯去剑套,在空中随便挥舞了两下。

  “小心点,铃铛!我们虽然不怕它,可是被它砍到还是会大伤元气的。”

  见我挥舞桃木剑,除了小破孩没有闪躲外,其他三鬼都撒丫子跑路了。

  “咦,小破孩,你怎么不怕?”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回话?……”

  收好桃木剑,我对着回归的穷酸他们问道:“小破孩,今天怎么了?我说话,他都不理?”

  “不可说,不可说……”

  “别问我?我很累!”

  “呵呵……那什么,今晚的夜色不错,月光皎洁,适合谈情说爱……”

  不告诉我拉倒?还月光皎洁?今天可是阴历三十,你妹的!

  对于喜怒无常的小破孩,我们大家谁也没有脾气,他的脾气绝对是超然我们几个之外的存在。还好,他一般不犯病。犯病也没得治,只能自愈!

  “穷酸,你知道阴隘是什么吗?今晚许胖子说秃噜嘴,提到它,这也是明天任务要去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