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二十八章 虽然事实就是如此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34 2016-07-26 21:22:39

    我再次打了个激灵,随后看到小破孩淡淡地关注着,和他平时一样,对什么都关心也对什么都不在意。

  咦?怎么回事,是我刚才眼花了吗?哦,看来我真的有点累了。这阿含到底得了什么怪病?她的身体内部为什么会这么寒冷?

  等会儿,我要好好问问穷酸。既然他知道怎么医治,就一定知道病因。

  我的注意力再次转移至王钰含的脸上,此刻的她眼角微微下垂,长长的睫毛如同洋娃娃般即密又长。被我鼻子挤压有些上翘的小鼻尖上,肉眼可见,一丝丝晶莹剔透的水珠溢出。她的脸庞开始变得水润,脸颊精美的弧度,让我不知道该如何赞美。

  我慢慢地转动我的头,鼻子之间的硬碰硬,让我总有一种想要打喷嚏的感觉。

  或许是不在挤压鼻子的原因,我闻到一股幽香,那是奶香或者是花朵的香气,甜甜腻腻、柔柔丝丝,越发汹涌地穿透我的鼻腔,直透脑际。

  一丝异样的凉意,划过我的嘴角,直到它湿漉漉的流向我的下巴。这种东西,我非常熟悉,当我看到美味佳肴和红彤彤的钞票时,经常会这样,只不过,这次换做是王钰含流下的。

  小小的插曲,使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与王钰含对接的地方。各种滋味,蜂拥而至,多的几乎让我如坠五里云雾之中。

  说它香,它如同青苹果一般,香甜中略带一丝苦涩;说它嫩,它如同果冻一般,细嫩中略带一点塑性;说它滑,它如同入口即化的荔枝一般,香滑中略有一分粘稠;说它湿,它如同暴雨过后溢满的水库,随时都可能决堤。

  我去,这口水也忒多了吧?谁说的,女人是水做的?咱给他点一百二十个赞!

  一直保持对嘴的姿势,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我有些佩服那些吉尼啥接吻记录的保持者。已经十多分钟的僵持,我嘴部的肌肉,已经有点不堪重负。

  为了缓解,我轻轻地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舌头,保健嘛,没看见人家都经常做眼保健操啥的?我做做舌保健操,也没啥大不了的!

  怎么?敢质疑我?

  质疑就质疑呗,还能咬我啊!

  我轻轻地用舌头在王钰含的唇瓣内画着圆圈,就好像小时候吃棉花糖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由外而内,一个是由内而外。

  奇妙的、飘飘然的感觉袭上心头,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棉花糖真的好甜,甜的我想一探究竟。

  我开始做第二节舌保健操动作,让舌头尽量拉伸。

  可惜,有东西妨碍我的动作。不过,对于一切困难,我都会迎难而上。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面对困难,你需要的不是逃避或绕开它,而是面对它,同它打交道,以一种进取和明智的方式同它站斗到底。

  我搬,我挪,我还不信了,一个无骨多肉的口条,还能难为住我?

  可是,几番努力过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舌头比牙齿更坚强、更长寿。

  “唔,唔唔唔……”

  谁?谁特么打搅我?

  我睁开眼睛,想要找寻打扰我品味甜点的罪魁祸首,却突然发现,一个恐怖的、让人心悸的、可以来回收缩放大的黑乎乎的东西呈现在眼前。

  尼玛,吓死宝宝了!这瞳孔怎么会这么大?谁呀?

  “唔,唔唔!”

  这一次换做是我在“唔唔”。

  为啥呢?

  废话,疼呗!

  你被人猝不及防的咬中舌头试试?

  “啊~~……”

  “姑奶奶,别叫好吗?”

  钻心的疼痛,终于让我放弃了对嘴的任务。可是,王钰含的尖叫,更让我毛骨悚然。第一时间,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她的嘴。

  “别打呦?……你听我说,听我说……我解释还不行吗?”

  我也不知道王钰含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我感觉胸口、小腹以及后背,遭受到有生以来最大的打击。

  “你刚才发病了,我在救你,你懂吗?……懂,就眨眨眼睛?”

  看到王钰含水汪汪的大眼睛,随着睫毛的闭合,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滚落下来。

  楚楚可怜,莫不过此!

  “我真的不是……”

  “啊~啊~~……”

  王钰含一副委屈、惹人怜惜的眼神,使我不忍心继续用暴力捂她的嘴。可是,还没等我的手彻底离开她的嘴时,她便再次展现出宇宙巨星般美妙动听的歌喉。

  “不要喊……”

  我做贼心虚一般的看了门口一眼,随后仔细倾听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任何动静后,我再次把视线对准她。

  “我真的不是欺负你……你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吗?……你刚才发病了,浑身抽搐、脸部青紫,要不是我渡真气给你,恐怕你会有生命危险,你懂我的意思吗?……那个,我把手挪开,你能不叫吗?……你保证?……好,我挪了……”

  我的话说的很慢,咬字也很清楚,为了只是让王钰含冷静下来。

  随后,每说一句话,便要她确定一下,我真的不想被人听到她的尖叫,也不想被人误会。

  “那个……别哭好吗?……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只是渡气而已……求你了,别哭啦?”

  王钰含没有再尖叫,也没有发出一点儿的声音,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掉,不要钱似的。

  对于哭泣,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何况是女孩子的哭泣。我唯一可以做到的是,对着她,尽量放轻语气,满眼哀求的目光。

  “你知道吗?那是我的初……你怎么陪我?……救我,就不能用其他的方法吗?”

  王钰含的情绪好像有些稳定,开始询问于我。

  “我不懂医术,刚才又太危险,情急之下,只有用这个办法,对不起!我的,也是初……”

  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初吻”两个字,对于这个词语,我稍微有些抵触,虽然事实就是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