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三十一章 生灵与死灵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19 2016-07-27 22:57:44

    “阴隘嘛……顾名思义,隘,是关卡的意思。而阴隘,则是隔绝生灵与地府的关隘……你也知道,灵魂的存在分很多种,最普通最复杂的就是人,而其他有灵魂的生物和人统称为生灵。”

  “这些生灵死后会产生死灵,死灵又分三种:一是夜灵,他们是挣脱接引光环的怨灵,这些怨灵最普通的,不能存于阳光之下,虽然拥有生灵时的记忆,但是不能长存于世,很容易消散在天地之中;二是灵体,就像我们这样,从夜灵转化而来,有着吸收、吞噬能量的能力,可以提高自身的修为;三是纯灵,也就是消散于空中的没有意识的夜灵。它们只是能量的存在,可以被所有存在的灵魂所吸收,并且可以增进修为,我们通常把它称之为‘粮食’,而生灵称之为天地之‘灵气’。”

  “不过,除了生灵与死灵,还有一种超然的灵魂存在。你应该知道,普通生灵是相对静止的,用现在的话就是三维物体,而强大的死灵则不受三维空间的限制,有可能超脱成四维物质。当灵体达到一定的程度,能自由的跨越空间不被束缚,哪便会成为所谓的‘神’。”

  “而神之上呢?是谁让普通生物产生灵魂?是谁让死灵消散于空间?是谁建立了生与死的接引通道?是谁拥有了如此庞大的地府?这,恐怕就是超然灵魂的存在,远超于五维以上的生命体。我虽不知怎么形容,可它的确真实的存在,或许它就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灵魂。”

  “而你……铃铛!你的身上就有不同一般的灵魂,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我很清楚,只有在你的身旁,我们才会感觉到灵魂的残缺。只有在你的身旁,我们才有机会接触更深妙的东西。只有在你的身旁,我们才有可能晋升为更强大的灵魂……”

  “我说穷酸,咋唠来唠去,唠到我的身上?我有那么厉害吗?哪我岂不是众神之神?真能扯!看来,以后不能在忽悠人啦!要不然,没把人忽悠瘸了,自己倒先瘸了?”

  “给个痛快话?明天的任务可行不可行?”

  “当然可行!如果不出我的意料之外,王博探索阴隘是为了搜寻宝物。而搜寻的宝物最有可能是为了你的老婆……”

  “啥玩意?老婆?谁呀?我咋不知道呢?”

  “……”

  穷酸他们虽然是灵体,也具备人形,只不过面目稍微有些模糊,而且不太稳定。但是,我还是能够看清楚他们的表情。眼下的,就是一副鄙视的样子。

  “装什么傻?就是你刚才亲嘴的那位!你可别告诉我,你准备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我会蔑视你的!”

  “好兄弟,把我的心声都说出来了,来,抱一个?”

  “滚!大爷只抱漂亮女人,想抱我,下辈子投胎做女人吧!”

  “啥吃干抹净了?我那是救人好不好?”

  “铃铛!救人一命,功德无上,你想眼看她死吗?”

  “呃……不想!”

  “即能救她又能提升你的功力,你可愿意?”

  “当然愿意!”

  “哪,还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了……”

  “他是不想只找一个?你们还没明白呀?说我花心,屈死我得了!”

  “闭嘴!”

  正当我与穷酸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吵个不停的时候,小破孩突然爆发了。

  “都是坏人,不理你们啦!呜呜……”

  小破孩说完话直接钻进铃铛之中,而我与穷酸他们都傻了眼。只因我们从来没见小破孩发过这么大的火,也从来也没见过他哭。

  “那啥,我有点功课没做……”

  “喂,坏蛋,我帮你?……”

  “唉……唉……”

  这哥三绝对够意思,把我孤零零地留下,让我有时间思考问题。

  小破孩这是怎么啦?竟然哭了?谁惹他了?

  小破孩虽然是我最后接收的灵体,可是他与我的关系最好。这些年来,几乎形影不离,但凡有空闲的时候,他都会陪伴我左右,甚至我一早醒来,最先看到的就是他。

  我与他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转变成亲情,比之老道师傅都要亲上许多。

  没道理呀?咱没说什么招惹到他呀?

  尼玛,不想了,大不了等办完事,好好做顿好吃的,好好领他出去玩玩!

  小破孩特别喜欢我独自一人陪他玩耍,也特别喜欢让我专门为他做好吃的。虽然他吃不了那些东西,可他就是喜欢。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这可是我最晚的一次睡眠。当然了,一宿不睡的除外。

  放好手机从凳子上站起,我快速脱光衣服跳到床上,随后扯过床头的蚕丝被,蒙头便睡。

  尼玛,咋睡不着呢?刚才穷酸说了一堆废话,这阴隘到底是什么?难道阴隘的另一面是地府?

  不想了,睡觉。

  一个鬼两条腿,两个鬼四条腿,三个鬼六条腿……二十八个鬼二十九条……

…………   

  “啊~啊~~啊……”

  “谁呀?不要玩我了好吧?”

  尼玛,这声音不对!

  睡眼惺忪的我一开始还以为小破孩与我开玩笑,对于爱做恶作剧的他,我都习以为常了。

  可是,眼下这个声音绝不是小破孩的声音,倒像是……

  我靠!

  我使劲瞪大眼睛,才看到王钰含正站在我的床边低头、捂眼、尖叫。

  我一个高跳到她的面前,双手用力把她紧捂双眼的手挪开,“姐,您是我亲姐!咱不叫好吗?这是怎么滴啦?我又哪里得罪您啦?”

  也许是我的话语起了作用,又或许是王钰含喊累了,只见她只是低着头呆呆傻傻的一动不动。

  “说话呀?你到底怎么了?”

  

  松开她的手,我用手按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摇晃了两下,借此让她恢复清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