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二十四章 愁肠百结的美态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899 2016-07-24 20:37:43

    “既然是这样,那王某就不强人所难,还请布小道长能多在此,游玩几日?”

  尼玛,不带咱玩啦?哪咱的钞票谁给呀?

  “我虽没有师承,但,些许手段还是有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发现王博的脸上挂有一丝异样的笑意。

  我靠,中计了!这老狐狸,玩的竟然是欲擒故纵?可是话已至此,想收可有点收不回了。

  “哦,这么说,布小道长想试试?哪……”

  “我相信我这师侄的实力,他一定能够胜任此次任务,即便事不可为,我也可保他平安!”

  一个搭台,一个唱戏,你们能不能再无耻一些?失算啊,失算,咱咋这么不小心呢?冲动是魔鬼,冲动过后,为嘛总是伴随着失望啊!?

  “好吧!既然真人这么推崇布小道长,那我也就放心啦!这次不管事成与否,王某必重谢,拜托了!”

  好嘛,彻底封了咱的口。这难道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吗?尼玛,咱记住你们了!

  由于被算计,我已经对他们两人的好感降至极低,离冰点越来越近。也终于知道,自己的阅历还是太浅、太嫩了。

  接下来的时间,全都是没营养的话题,我自然有打无打的敷衍着。也许,唯一能让我感兴趣的是,我可以偷偷地和小魔女“眉目传情”。

  “时候不早了,布小道长今儿便留在这‘清幽小筑’休息吧!一来,这里安静无人可打扰你清修;二来,你们师伯、师侄可以多亲近亲近;三来,明日出发不用来回折腾。不知我的安排,布小道长可是满意?”

  尼玛,话都让你说了,咱还咋说?可惜咱那四个八的贵宾房啊,能折现吗?

  “长者赐,不可辞,在下悉听尊便!”

  “嗯,好!丫头,你引布小道长去客房?”

  “交给我喽,嘻嘻!”

  小魔女倒是开心的很,立马答应下来,而我却感到一丝意外。

  咦?好像不对呀?刚才还防贼似的防着我,借辈分拉开我与小魔女的距离,现如今怎么有点上杆子啊?这样的事情,柳妍完全就能胜任,可为什么要小魔女陪我呢?

  难道发现咱是个宝,准备给咱和小魔女创造机会?又或许有意思让我咱当上门女婿?

  看来人帅,就是吃香!不过,你这么明显好吗?

  “两位,在下就不打搅了,告辞!”

  送走王博,许师伯对我说道:“小子,等会你来我的房间,我有话和你说?”

  “好的,师伯!”

  终于等两个老头子走远,四下无人后,小魔女憋了好久的魔性爆发了。

  “小贼,我忍你好久啦!刚才说了我那么多坏话,看我不掐死你?”

  还没等小魔女张牙舞爪的扑向我,我便第一时间掐了她脸蛋一把,“大侄女,怎么和长辈说话?”

  “呸,小色贼,永远也改不了你色色的本性!再说,谁是你大侄女?恬不知耻,你知道羞字怎么写吗?装嫩我见多了,还没见过装老的,呕……”

  我与小魔女疯疯闹闹地走进“清幽小筑”的偏殿客房。一踏进即将入住的房间,我便被里面的陈设和布局所吸引。

  房间里没有一点奢华的气息,有的只是清新闲适、细腻温婉的感觉。

  紫檀清香,幽静美好,家具精致而不繁琐,陈设温馨而不张扬,所有的一切都昭示设计之人有着不同一般的聪慧与才干。

  “怎么样?傻眼了吧?”

  小魔女很满意我两眼发直的状态,“猜猜,是谁设计的?答对有奖哦!”

  当我傻啊,都这么问我!

  “让我猜……这房间的设计者一定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我每说一句,小魔女便点头示意,好像等着我夸她似的。

  “不过呢……这个女孩绝对是个又黑又丑、刁蛮任性的,八婆!”我趁机打击报复,让小魔女自尝苦果。

  “不对,你说的不对!你怎么看出她又黑又丑又刁蛮任性的?”

  “你看哈……这里的主色调以淡青色、白色为主。没听人说嘛,‘缺啥补啥’,此人要是很白,就绝不会也这种色调为主?”

  “呃?你,你接着说,我,我听着呢!”小魔女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很明显是在压制怒火。

  “呵呵,至于说丑?是因为这屋子里没有一面镜子,而且所有能反光的地方都被磨砂处理,试想一下,不是丑八怪用得着这么惧怕照镜子吗?”

  “你……你强词夺理!不反光是照顾到主体的色调,太过明亮,这屋子就显现不出温馨的气息了……”

  “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我继续假装毫不知情。

  “我,我是听设计房间的姐姐说的,怎么样,你咬我呀?”

  此刻的小魔女,绝对恨我恨的直磨牙,我都隐约听到“吱吱咯咯”的声音。

  “你接着说,刁蛮任性是什么意思?”

  “嘿嘿,至于刁蛮任性吗?更是比较浅显的道理,但凡不是傻子,都知道……你看这屋外的环境与屋内的环境……天差地别吧?这还不任性?”

  “那,八婆呢?”

  “哈哈哈,不是八婆,会到处炫耀吗?会让我猜吗?哈哈哈哈哈……”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好啊,你早知道是我……看我不打死你?”小魔女终于知道被我耍了,抡起胖拳满屋子“追杀”我。

  跑了两圈,我照顾小魔女的身体孱弱,装累坐到了椅子上,任凭她给我“挠痒痒”。不反抗的我,让小魔女也失去了乐趣。

  “我真的很丑吗?可很多人说我长得可爱!……难道可爱的意思,是在安慰我吗?”

  小魔女好像有点伤心,郁郁不欢、愁肠百结的美态,犹如西子捧心而颦,不禁让我心中一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