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二十七章 变得如此陌生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79 2016-07-25 07:12:15

    咦,这身影怎么这么熟悉?莫非真的是柳妍?

  不过,又好像不对,我记得柳妍穿高跟鞋的时候,比我矮不了多少。我好歹不算是同龄最高的存在,也还对一八二的身高满意,即便她的高跟鞋有十厘米高,哪她也应该高于一米七呀?

  眼下的这位,充其量也就一米六……我靠,不会是小魔女吧?

  尼玛,这灯的开关在哪里呀?

  外面虽然有亮光照进屋里,可实在是太暗了,就算我2。0的视力也看不清楚墙壁上的开关。

  我顺着墙壁好一顿摸找,也没有找到开关的所在地。

  哪啊,哪儿啊,谁特么设计的开关?要是让我知道,我打你屁屁个山花烂漫!

  哦,刚才我与小魔女进来的时候,她好像没有开灯的动作,到底哪里出错了?

  我勒个去,想起来了,她进门的时候好像故意剁了一下脚,这灯莫非是声控的?真是麻烦!

  我试着轻拍了一下手掌,发现头顶上的灯光由弱变强,从开始的微亮变成铮亮,随后又慢慢的恢复不太耀眼的晕光。

  这玩意有可能是智能灯光,本钱真舍得投啊?

  再次来到床前,这次终于看清楚了。

  只见小魔女蜷缩在床榻上,一头乌发如云一般铺散。粉红色的嘴唇好似喃喃细语,高挺而不失小巧的鼻子随着呼吸不停呼扇着鼻翼,再加上眉宇间拢着云雾般的忧愁,给人的感觉,说不上的怜惜。

  我很清楚,她的身体有很大的问题。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到了她身体所能够承受的极限,说不定下次见她的时候,或许就是天人之隔。

  我有点后悔,给她起了个小魔女的外号,因为她现在的样子,怎么都和魔女没有一点关系,也许应该叫她病美人吧!

  我不忍心吵醒她,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她蜷缩的样子,越看越觉得难受,越看越觉得心疼。

  谁说眼泪是为悲伤而流?

  此刻,从我的眼眶中滚落了一滴眼泪,我敢保证,哪绝不是什么悲伤。或许是同情,或许是我不知道的东西。

  这是我第一次落泪,情不自禁的,就连老道师傅的离去,我都未曾掉过哪怕一滴眼泪,虽然我是那么的伤心、难过。

  我轻轻地抬起头,任由屋顶的灯光,擦干我眼泪流经的路线。

  时间过去的很快,我一直静静地坐着,直到她好像是感到不舒服似的,扭曲了几下身躯。

  我突然发现,她的脸色有些青紫,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

  “醒醒,醒醒!”我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试图让她舒服一点。此刻的我绝没有一丝亵渎,有的只是担心和害怕。

  “铃铛!亲她?”

  “什么?”

  “你快亲她,相信我?再晚,恐,悔之不及!”穷酸出现在我面前。

  要是说话的是坏蛋,我一定胖揍他一顿,可是说话的是穷酸,就另当别论了。

  “哦,好……”

  慌手慌脚的我,把头贴在床榻上,几次比量着都无法靠近王钰含的嘴唇。

  “扶她起来呀?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个蠢货?”

  我已经不在乎是谁说的这句话,王钰含的身体已经呈现抽搐的状态。六神无主的我,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一把把她搂入怀里,用手扶着头,低头吻下去。

  “我去!你哪,是亲嘴吗?还是,玩碰碰车?我都替你头疼!这家伙,撞的……那叫一个脆啊……”

  “坏蛋,别作怪,人命关天?铃铛,你赶紧行吐纳之法?呃,不对,你只管对她呼吸。记住,渡气时要绵绵,吸气时要丝丝,每隔七次呼吸,你需要自己吐纳一次,快点!”

  “唔、唔……”

  我的嘴堵在王钰含的嘴上,发不出音,只能略微地朝穷酸点了点头,随后瞪了看热闹的坏蛋一眼。

  刚开始还紧张的不行,等过一会儿便适应了,我想亲嘴这玩意绝对是本能,根本就不需要人教。不过,眼下的我好像不是亲嘴,应该用“对嘴”来形容,比较贴切。

  随着我的节奏,王钰含与我同步呼吸,我发现自己的气息在她体内循环一周,出来的时候,竟然带有丝丝凉意,而且这种凉意,越发的冰冷,直到后来,我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嗯,继续,效果不错!”穷酸好像很满意自己的成就。

  “就这口活?大爷我五岁的时候,就比他好!白瞎了,如此青娥玉人,要是换做是我,保管让她直上九霄云天!唉,浪费啊浪费,老天不长眼啊!”坏蛋凑到我与王钰含的身边,口花花的说道。

  “唔……坏蛋,你再凑近一点,我关你一月紧闭?相信他们是不会反对的。”

  我终于想到,自己可以利用意识和坏蛋他们说话。

  “呵呵,我啥也没说!忙,您忙,您继续……”

  “坏蛋!你是不是没事找抽啊?这是谁?主母啊!连主母也敢戏弄?想死吗?我成全你!”

  “将军,话可不能乱说?我是戏弄吗?我这是关心!你少在哪扮忠心?谁不知道……哎呦~……”

  不用看,我就知道,将军与坏蛋又掐起来了。将军哪都好,就是脾气暴躁,而坏蛋呢,还就是一个贱皮子,一天不挨将军的揍,就浑身不舒服。小伙伴当中,属他们俩的关系最好,可打得最凶的也是他们。

  “小破孩呢?他怎么没有出来?”我用意识问向穷酸。

  我很纳闷,最愿意凑热闹的小破孩,怎么一直没有动静。就连我试图用他的视角观看也无法进行。

  “他在你背后呢,你自己看!”

  我快速利用穷酸的视角,扫向我的背后。发现小破孩直勾勾地盯着阿含,眼神冷酷的如同一簇冰针,一根挨一根的射往王钰含的脸上。

  这还是小破孩吗?他天真、纯洁的,一切肮脏、危险都不能融入的眼神哪里去了?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嫉妒?嫉妒我抱着阿含?不会呀,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陌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