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二十五章 阴隘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23 2016-07-25 07:00:59

    “不,你很美,你是我见过的最让我动心的女孩!”

  尼玛,怎么说话呢?心里话都傻乎乎地冒出来,笨死你得了!

  “哦?是吗?……”

小魔女看着我的眼睛,确定我没有说假话,“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这皮肤是用日光舱晒黑的,其实,我很白……”

  小魔女的话,越说声音越低,到后来我都听不到她说什么。

  “为什么呀?”

  “我……我,我有病,一种怪病……”

  “什么病?”

  “说了你也不懂,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懂。不过……你放心,你一定会看到……看到我白的那一天……”

  小魔女的脸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低,还没等我再次提出问题,她便“噔噔噔……”的跑出门外。

  “拜拜,明天见!”

  我去,就这么跑了?会让咱看到她白?……啥意思啊?她白,关咱啥事?

  “哎呦喂~,你还没有告诉我师伯在那个房间呢?”

  我突然想到师伯还在等着我呢,于是连忙追出房门,可哪里还有小魔女的影子。

  这丫头,真有意思,她竟然能和我一般大,怎么可能?明明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嘛!

  既然人跑了,我只好自己寻找许师伯的住处。还没等我敲响隔壁房间的房门,我身边就走来一位身着黑衬衫、黑裤的男子。

  “布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靠,你妹的,从哪冒出来的,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哦,我想知道许畅许真人的房间?”

  “您请跟我来……”

  尼玛,有跟班就是爽,啥事张张嘴就行,有钱就是可以任性!

  七扭八拐的通过回廊来到相邻的厢房,我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住的地方与这些宾客稍有不同,档次明显高级了不少。

  同样是偏殿厢房,我住的更靠近主楼,并且整个楼层只有三个房间。而他们的这个厢房,更靠近大门,并且每层有七个房间。虽然里面的陈设我不甚了解,但是就走廊的豪华程度,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尼玛,莫非我住的地方是主人家休息的房间?要知道,主楼是宴请宾朋或商议事情的,是没有客房的。

要是真的如此,哪岂不是这个豪华的私人会所,是他王博的?

  这得多少钱啊?

  就地皮而言,经过我的观察,大约至少占地两百公顷。不要忘了,这里可是申城啊,国际性的大都市,简直就是寸土寸金,没个上千亿绝对买不下这块地皮。再加上地面上的建筑,豪华的装修,妈呀,我都不敢想象,太夸张了吧?

  瞧瞧人家,在看看自己,十万就乐不颠跑来了,如果把这里卖了,把钱用来让我跑腿,我想这辈子都停不下来!

  唉,啥人啥命啊!咱,咋就没个有钱的老子呀?老爹,老爹,你在哪里,儿子等您发财呢!

  “布先生,这里就是许真人的住所,您需要我帮您敲门吗?”

  “哦,谢谢,我自己来!”

  “您请!”

  黑衣人侧身站立,如同古代富贵人家大门前的宠物石墩,纹丝不动。

  “笃笃!”我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是布小子吗?”

  “师伯好,正是小子前来拜访!”

  “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开房门,走进房间,一股柏香迎鼻扑来。不得不说主人家的心细,就连这么小的细节都考虑的周密。

  要知道,道教不同于其他教派,对熏香有独特的要求,一般高级的沉香与檀香,使用它们是会得罪上圣高真,属于大不敬。

  各地的道教分支又大不同,一般情况下都有各自的香方。而最不容易遭忌的就是柏树枝酿的香,此香乃朝、修各方面都适用。

  由此可以推断,小魔女把自己请去的房间,绝非王博的本意,恐怕是她临时起意才造成的误会。

  不过呢,小爷可不是真正的教派人士,虽然我自称小道士,但是我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要是硬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我可以随时转变身份,呵呵,羡慕吧!

  “来来来,坐坐坐……”

  许师伯的热情,好像是难以自制,十多分钟的时间,我根本就插不上话,好不容易才终于等到他说正题。

  “明日的任务非同小可,小子可不要逞能?一切都要以自身安全为本,切不可因小失大。不过,你也尽管放心,明日你那三位师兄也会同行,我会让他们紧随你的左右,以策安全。”

  “哦?还有人要来呀?”

  “那是当然,你不会以为就今天这十多人就敢闯阴隘……呃,是天坑?”许师伯好像是说秃噜了嘴。

  阴隘?什么鬼?我说不简单吗,两个老狐狸,玩我!

  “今天你所见到的都是各大隐世家族、古武门派、术士教派的长老级以上的人物。明天才是这些教派弟子级别精英的汇集之日。呵呵,今天你有幸参加这样的宴席,也算是替我那钱师弟露脸了。”

  我靠!难怪都是老头子,一个年轻人都没有;难怪吃饭的时候,这些人都是食不言的,这都是大人物啊!可是,认识他们有什么用呢?又没人给俩钱花花?稀罕!

  “小子,可否让老头子观瞻观瞻祖师爷的宝器?”许师伯直勾勾地盯着我身上的黄色背带,眼中满是渴望,好像生怕我拒绝似的。

  这破木头剑有什么好的?充其量,就是个烧材,还拿它当个宝?尼玛,你要是给咱一百万,这玩意拿去!

  想归想,可话不能这么说,“您请看……”

  我直接解下背带,想要把桃木剑递给许师伯。

  “等等……容我沐浴焚香,我马上就好……”

  我靠,这胖老头跑到到快!这玩意真的这么重要吗?

  我不禁仔细打量我手中的这把桃木剑。

  没什么呀?还是和以前一样!

  嗯,或许这是一种尊师重道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