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二十六章 且行且珍惜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066 2016-07-25 07:07:10

    许师伯倒是很快便返回房间的客厅,我看见他已然换了一身道袍,虽然看起来很是干净,可是其颜色的褪落让人一眼便看出有些年头。

  我去,和老道师傅一个德行!道袍才几个钱,这么装穷好吗?

  “还请布道长,揭开袱布,呈现宝器真身?”

此时的许畅面露严肃,行揖手礼,深鞠一躬。对我的称呼也有所改变,不拿我当晚辈,很平等的对待。

  见其如此正经,我自然也端正了态度。轻轻地揭开黄色丝绸,双手捧桃木剑于齐肩。

  “祖师爷在上!四十八代弟子慈惑,恭迎祖师爷……”许畅正儿八经的行最高礼:三跪九叩仪。

  礼毕,站起身来的许畅,双手接过桃木剑来到八仙桌前。不过,他并没有把桃木剑放在桌上,也没有用手去触摸它,只是低头看着,满眼炽热的目光。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他终于收敛神情,抬头看着我,“布道长!此等祖师爷宝器,当属吾派掌门人方可持有,而钱师弟能把它托付于你必有深意,我不敢妄自菲薄,还请你珍重!”

  双手接过桃木剑,我刚想用绸布缠裹,却又听到许畅说道。

  “我这里有个剑袋,是师傅他老人家仙逝时留给我的宝物,现如今正好给你装祖师爷的宝器,你稍等……”

  许畅屁颠屁颠地跑回卧室,随后拿出一个不知是什么皮质的剑袋交给我。

  人家诚意这么足,不接受岂不是等于打脸?更何况,被称之“宝物”的东西,我怎肯放过。

  我没有说话,单手接过剑袋,随手便把桃木剑装了进去。你别说,这剑袋好像是为桃木剑量身定制,严丝合缝的好像本来它们就是一套。

  我刚想把包裹桃木剑的黄丝绸丢掉,许畅再次发言。

  “布道长,你还是继续用丝绸缠裹比较好,毕竟此等宝物不宜暴露于尘世,以免遭人觊觎?”

  尼玛,就这破剑?还觊觎?扔垃圾箱里,捡破烂的嫌它碍手!好吧,谁让咱拿人手短呢?且,随你的心愿吧!

  裹好桃木剑,我再次把它背在身上。

  “来,小子,坐!今儿高兴,我和你唠唠我的师门,相信钱师弟肯定没和你说吧?”许畅好像故意试探我似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

  “呵呵,您还真说对了,师门的事情,老道师傅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我随许畅一同坐下。

  “哪正好,今儿我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虽然你不是入室弟子,可你拥有宝器,就属于奉宝人的身份,就相当于我教荣誉长老,可以有协助选择下一代掌门人的权力……”

  我这位许师伯,虽然并没有把过多的秘密讲出,却也让我了解个大概。

  老道师傅的门派很正宗,尊奉老子李聃为太上老君。其创派祖师爷为张氏,于西晋泰始二年,也就是西晋开国皇帝(老婆最多的那个皇帝-晋武帝司马炎)那个时期创立。

  据二三代弟子相传并撰记,此创派祖师爷张氏天师,可能是天师道,汉留侯子房八世孙-张陵之子嗣分支。只不过教名没有沿用“天师道”(估计是个庶出,小老婆生的,不敢跟人家正统叫板),而是另辟蹊径、重新命名为“玄妙”。

  其历代掌门并非隔代相承,而是需德才兼备、出类拔萃之弟子接任。如果掌门仙逝时未曾得见抱宝怀珍者,则选定其中一弟子为“持宝者”代为监督,以至适合的人选出现。

  此“持宝”,并非我所持有的桃木剑,而是掌门权威“扳指”。可惜掌门扳指于宋代便遗失,终不得见。

  我所持有的桃木剑,是玄妙道第二十八代掌门弟子炎炳真人(元代人物)所炼制的宝器,此人为玄妙道最后集大乘于身之人。从此,再也没有人进入“天人之境”。

  老道师傅与许师伯属于四十八代弟子,排名老五和老三。他们这一代弟子人丁不旺,已经仙逝去两位(大师伯和我老道师傅)现如今只剩下三人,还有两个隐世不出的,只有他许畅还混迹于俗尘。

  要我说,这胖老头就是个贪婪的主,流恋人世的繁华,享受其中,不愿归隐。

  而四十九代弟子也不是很多,据许师伯的统计(二十年前),只有十位(不包括我),他自己有三个弟子,老道师傅有一位,其余的各两位弟子。

  老道师傅的师傅仙逝的时候,也不过是持宝人,并非什么掌门。他这一辈人也没有适合,要不然桃木剑也不会落到我的手里。

  我终于知道,我手中的桃木剑绝对堪称“宝物”。你想啊,这些隐世的门派高人,那个不是盆满钵盈、肥得流油?要想当掌门人,还不乖乖奉上钱财。哼,少于一百万,我理都不理!

  哈哈,发财啦!

  和许师伯聊了一个多小时,我虽然没有套出什么隐秘,却也是收获不浅,最起码我知道了老道师傅师门的一些信息,最主要的是,我知道了什么是“奇货可居”。

  美滋滋地摸着背带我走出房门,猛地发现黑衣人还站在门旁等候着我。

  “布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

  “哦,对不住了,我忘记通知你离开,不好意思哈?”

  尼玛,真特么称职,都一个多小时了,不累啊?

  “没什么!在下随时听您吩咐,您请!”

  气势汹汹的回到房间,刚解下背带,便感觉不对。“谁,在哪?”

  一缕很耐闻的幽香,让我觉察到,肯定有外人在我的屋里。我寻香而去,来到了我的卧房,发现床榻上依稀有个人影躺在那里。

  尼玛,服务这么到位?还有女人陪伴?小爷我可不是啥女人都能陪的!要是柳妍嘛,我倒是凑合凑合,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她?

  你妹的,今儿小爷的第一次,难道就这样交出去吗?怎么感觉很不是滋味呢?

  算了,比之那些宅男把“货”交给“站街”的,我这样还算是好上不少。没听人家说吗,腐女初男、渣男初女是绝配,能和同龄女孩一起青涩地探讨身体的奇迹而快乐地享受,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啊!

  不如意十有八九,且行且珍惜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