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十五章 居中的叫法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021 2016-07-21 00:16:46

    不过,即便如此,亲密的接触总是难免的,我那古井不波的道心也略微撼动了一丢丢。

  仅仅是一丝而已哦,美色当前,你以为我是玄奘啊?我可没有那么深的道行!

  还好,接触的时间还算短暂,我的道心尚且算得上稳定,当然了,我没有理会自己那金鼓连天的心跳、溢出鬓角鼻尖的细汗,以及由内而外散发强烈热度火辣辣的脸颊。

  将近两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S城,害我白在飞机上紧张,竟然会一点事儿都没有。

  顺着大流走到出站口,我开始搜寻那些高过头顶的接机牌子,看看是否有我的名字。我想,一般电视剧、电影上看到的情节都是这样。

  “咦?怎么会没人?……怎么回事?搞什么鬼……”

  没有什么行李的我,只是提着一个装日用品的黑布包,自然属于最早出站的几位。可是,当我走出出站口老远的地方竟然没有人跟我搭话,有的只是一些诧异的目光。

  “是,布凡先生吗?”

  你妹的,才来,咱这形象就这么不好辨认吗?

  我以最快的速度锁定发音的位置,看到一位有着欧美范儿衣着配饰的女孩走了过来。她上身透视蕾丝开衫、白色吊带,下边则是镂空花边的短裙,以及令人炫目的大白腿。

(衣着这方面的知识,咱昨晚没少在网上恶补,自然非常的了解。)

  说真的,现如今不穿丝袜敢露大腿的女孩真心不多。

  她的着装看上去好像那种柔软的小女人风格,可是丰满的坚挺却突破了小巧玲珑的意境,把柔美、浪漫、性~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嗯,不错,接近九十分,比那些网上的什么“优”老师强上不少!呃……(脸红)当我没说。

  我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她走到距离我五十厘米的地方。

  近前的她,更是无可挑剔。如果硬要是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她也许少的是,眼神中的清纯。

虽然咱不知道啥叫清纯!

  我上下仔细打量她一番,没有在意她的心情好坏。发现她右手拿着一张照片,我直接“抢”了过来。

  尼玛,难怪她认不出咱,这大头照绝了,好像是前几年还很青涩的咱。不过,咱咋忘了咱什么时候照过这样的照片呢?可是,为什么这大头照咱这么眼熟呢?

  哦,咱想起来了,难怪这么眼熟,这不是咱身份证上的那张吗!

  “呵呵”一声傻笑,我自顾自的把包放在地上,随后蹲下打开我的黑布包,从里面拿出我的身份证。

  当我起身准备把身份证递给那位美女看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她已经退后一米,用右手紧捂短裙,拿手机的左手使劲地压在嘴上,放大的瞳孔,满脸的惊吓,就差飙出刺耳的海豚音。

  “呃……我这……那个,我是布凡。这是我的身份证。”

  尼玛,被当成“牛虻”了。姐,别见怪哈,咱是无心的!

  她看到我手中的身份证,好像知道误会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再次走到我的面前。

  “布先生,对不起!我……”

  她好像还没有一下子适应,缓了好一阵才继续说道:“一点误会,请您别介意!”

  她虽然没有九十度鞠躬,但是弯腰的幅度并不小,而且保持这个姿势足有五六秒,显得诚意十足。

  这个礼节我虽没经历,可也算不了什么,但是,吊带装内那片白花花的存在,近距离的闯入我的视线,让我这样的初哥怎堪忍受。

  我紧咬嘴唇,用疼痛的感觉剪短了深陷其中的视线,侧过身来。

  “没事,没事,是我鲁莽!”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妍,和您电话联系的就是我。”柳妍伸出她的纤纤玉手。

  我靠,大明星的名字呦,难怪长得这么水灵。

  “你好,我是布凡!”

  我尽量控制伸手的节奏,要知道太急会显得我轻浮,太慢又给人感觉傲慢,不温不火,两眼清澈,才是我应该做到的。

  不过想和做绝对是两码事儿,当两手握到一处的时候,那种柔软、温滑,实在是令人难以割舍,即便我还保持没有手掌接触的必要礼节。

  本来按照礼节应该至少保持三到五秒,可是我只坚持了两秒就败下阵来。

  柳妍好像很满意我能有这样的控制能力,微微一笑,“布先生,请跟我来。”

  “哦,好的。”

  我和她径直走出大厅,来到一辆黑色轿车面前。一道上都是柳妍引路,可她总是保持落后我半个身位,无可挑剔的礼仪,也包括让我受宠若惊的司机。

  我去,这架势,绝逼一般贵宾可以享受的。尼玛,这王博到底是啥来头?能够拥有这样完美的助理和司机,岂是暴发户可以做到的?

  不行,咱得套套话!可是,咱又要怎么开口呢?

  我坐在后排的真皮座椅上,柳妍坐在我的左手边。车内的环境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也许只能用奢华这两个字吧。

  “咳!柳……那啥……”

  我刚想寻个由头套话,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称呼眼前这位美女。叫她柳小姐吧,好像“小~姐”这个词在当今的社会里很敏感;直呼名字吧,又好像对人不尊重;叫她柳姑娘、小柳吧,自己没人大;叫她柳姐、妍姐吧,又好像自己和人家还没近乎到那种程度。

  柳妍好像看出我的尴尬,也同时被我的支支吾吾感到可乐。“噗”的一声,没侯住,笑出声来。

  这一笑,一下子缓解了车内有些“冷漠”的氛围。

  “布先生,您可以叫我阿妍。我是徽省人,老家哪里的人都这么称呼我。”

  “呵呵,阿妍你好!你也别叫我布先生,显得生分。你可以叫我小布,或者是阿凡!”

  阿凡,还阿凡达呢?咱这名这么叫法,咋就这么不顺耳呢!

  “呵呵,那好吧,我就称呼您阿布!”柳妍笑嘻嘻地回应道。

  不过,我看她满脸的笑意,怎么都觉得那里有不对的地方。

  嗯,她也许是感觉叫小布有点不尊重,阿凡又有点搞笑,取个居中的叫法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