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十三章 谁笑到最后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028 2016-07-20 07:53:29

    “你狠……我认栽!事情是这样的……”

  处心积虑却被冷眼看穿,我已经失去了谈判的资格,只能一五一十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陈述给哥几个听。

  “哦?你确定没有什么遗漏吗?”

  穷酸听完我的话,神情冷峻、眉头紧蹙。

  “就这么几句话,我绝不会记错的!穷酸,你看,这‘生意’要不要做?……给个痛快话呀?不要总这么晃来晃去的……我,眼晕!”

  对于穷酸装深沉的样子,我实在是厌恶至极。

  瞧瞧,这八字步迈的,你小儿麻痹呀?

  看看,这忽走忽停、晃晃悠悠,仰天三十度角的,只差素衣纶巾、手摇羽扇,你以为自己真是诸葛亮呀?

  用不用哥哥给你烧点干货,好好包装包装啊?你妹的……

  “此事难测……却,可行!”穷酸终于停下猫步,不在摇他的头,摆他的胯。

  “拜托,不要酸了好吗,我的大秀才?麻溜滴,讲……”

  我很期待穷酸的分析和决策,对于他的谋断,我选择后,几乎都无条件执行。

  “嗯,好!首先,对方能够调查清楚你的身份、账户,必定是位手眼通天之人!这样的人,在俗世能够有麻烦、有疑问,肯定有他无可奈何之事!他所提到‘驱鬼捉妖、沟通灵异’,这恐怕就是他移樽就教、不耻下问的原由!……”

  “这些我都知道,你就不能提点建设性的建议吗?”

  对于穷酸的慢性子,我有点叔叔、婶婶都不可忍的想要踹他几脚的心思。

  “好吧,我有三个理由证明此事可行,你不妨听听……”

  穷酸最大的好处就是,从来不争功,从来不会试图影响我的判断。每每出主意的时候,总是让我自己选择最好的办法,虽然有时会“不经意”间,施以小小的一点“利诱”。

  “第一,此事如果善了,咱们不用担心以后翻修道观的费用。第二,对方很明确的提出,只是协助而不是一定非要你出手。如果不出我的意料的话,对方绝不仅仅只请了你一位‘专业’的人士。这第三嘛,那个叫王博的人没有说错,选择权在你的手上。若事不可为,只要你当断则断,我想,不应有什么意外可以发生……”

  穷酸走到我的身旁,眯着老鼠眼继续说道:“再说,对方让你面谈,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也想掂掂你的斤两,看看你能否有能力达成他的心愿。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你的价值就有多大!反之,即便你恋恋不舍,他也会思所逐之!”

  “哦?那就是说,这笔买卖做的?!”

  “做的!”

  “呵呵,好……哥几个,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儿出发!”

  一想到数不尽的“刀了”向我招手,我不禁意气风发。

  “等等!……铃铛,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好像这笔买卖缺了咱们兄弟几人,某些人还不定做到做不到?那啥,我累了,要好好休息几天,没什么事就不要打扰我啦!哦,忘了,他们和我一样,都很忙……”

  尼玛,挖坑在这等着?要挟我?我怕吗?

  好吧,我怕!没他们几个,咱还真不行!

  “那啥,穷哥,酸哥呦!咱,有事好说话!大伙没事儿多出来唠唠,灵魂赋予我们美好的感情,岂能浪费于尘世间的冷漠之中?兄弟嘛,讲究的就是义薄云天,咱们可绝对属于那种‘生死之交’啊……”

  “哦?美好的感情?义薄云天、生死之交?……哪,咱们谈谈?”

  穷酸冷酷的直视着我,哪架势,但凡我有一点忤逆他的心思,绝对会给我来个破罐破摔、爱谁谁!

  “谈谈……哦,谈谈!坐,您请坐!您是不是把哥几个都叫出来呀?”

  我很清楚,这单生意少了小伙伴们的帮助,是绝对不行滴。求人办事嘛,免不得低三下四,屈已卑身。眼下的情况来不得冲动,等事情办妥之后,在……嘿嘿!

  歪歪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可再强大也敌不过现实。

  得意洋洋PK怅怅不乐,可想而知,咱当时的心情,是怎一个惨字。

  可怜见,心情好不好无所谓,可咱被逼无奈签署了若干条丧权辱国的不平行条约,有谁能够同情?

  尼玛,等着!吃了我的,早晚给我吐出来!!

  好吧,两次交锋都以惨淡收场,我不确定能否扳回一城!

  不过,“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都懂吧?账,我都记着;驴,也会有的。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会骑驴看账本滴……呵呵!

  翌日,早起。

  说早起,莫不如,说是一夜没睡。不只因为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坐飞机,更是我人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独自”远行。太多太多的第一次,让我兴奋,可这些都不是一夜不睡的原因。

  也许会有人好奇地问:那你为什么一夜不睡呢?

  哼,你妹的!你守着那些得意忘形、鬼哭狼嚎的家伙们试试?看你能不能睡着!

  一宿啊,整整一宿啊!他乃乃的,即便是听世界上最好的合唱团演唱,一宿的时间也足以让所有人抓狂,更何况他们的那种野兽级别的嘶吼?

  就咱这暴脾气,要不是刚签署完不平等条约?!

  我很清楚的记得,其中有一项是:不可随意滥用拘禁权力,除非罪大恶极做出不可宽恕之事,经五人小组(一人四鬼)投票决定,半数以上方可行驶拘禁权力。

  就这条约,咱有可能惩罚他们吗?

  现如今,他们秉着这个条约,可以自由的来往我的铃铛之中不受约束(铃铛也是他们几个的修炼场地与居所),我已经失去自主安排他们的作息时间(以往都是我独断专行)。

  唉,独裁的日子,一去不回头。尼玛的,咸鱼翻身,土棒子竟然当家做主人。不得不说,我很失败,失败!

  美其名,民主、自由、鬼权,不就是让我轻易不敢得罪每个鬼吗?不就是让我以“利益”至上,去竭尽全力拉拢腐蚀,使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收益吗?

  你妹的,我才不接招呢!你玩你的,我做我的,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