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十二章 大尾巴狼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133 2016-07-19 21:26:56

    还没等我唤出我的狗头军师-穷酸,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又一个陌生号码闯入我的视线:嗯,这位有可能是和我联系啥具体见面事宜的人。

  “您好!”

  “布先生,您好!我是王博先生的助理,您叫我小柳就好。机票和汇款的短信您收到了吧?不知您对我的安排是否满意?如果航班的时间有什么疑义,我会遵照您的意愿更改时间?”

  电话那头声音很甜蜜,不过,我却感到一丝傲慢和“仗势欺人”的意味。

  “行,我没有问题!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准时到达,拜拜!”

  对于任何“侮辱”,我会毫不客气的还击。说我小气也好,说我刻薄也罢,我有我的点,我有我的底线,一旦触及,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出来吧,我的兄弟们!”

  我解开内衣的扣子拿出脖子上挂的项链,就跟阿里巴巴喊“芝麻开门”如出一辙。

  

  说是项链,其实就是一跟红绳拴着一个不知什么材质做成的铃铛。这个铃铛,有可能是证明我出自哪里,或者像贾宝宝口中的“通灵宝玉”一样,先天而来。

  老道师傅倾向于后者,而我认为纯属胡扯,我更相信以后用它可以找寻到我的亲人。

  不过呢,这个铃铛的确有它不凡之处,有着许多令人难以解释的“诡异”。最起码,它有一个功能,我可以拿它关我那些损友们的禁闭,这是我能够收复他们做我朋友的原因,也是他们叫我“铃铛”这个外号的原由。

  “不出来!打死都不出来!当我是什么啦?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好歹,某是堂堂大将军?岂是汝,可以肆意摆布的?”

  “将军所言,一语中的!我等还需要个解释?‘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吾等虽非君子,亦是知晓团结之意,比之哪公报私仇、挟私报复之人……哼、哼、哼……!”

  “对,就是这么个理!关我们禁闭不是不可以,但你要找个好的由头?好嘛,大声说话,扰你清修?不修边幅,碍你眼球?更可气的是,说什么,我们意图恐吓你?这么蹩脚的理由,你也好意思提出来?……你是老大,你狠,我们怕了你好吧?”

  “呵呵呵,呵呵呵……”

  我那四个小伙伴,如同阿拉甲的四弟一般,纷纷从“铃铛神灯”中冒出脑袋,表情各不相同。气愤的,不屑的,色厉内荏的,毫不在意的,精彩纷呈,花样繁多,简直的不能在简直了!

  “这个……我也是为你们好,多修炼些时日,就可能多点时间在阳光下存留,也好帮我做更多的大事。更何况,我一直对你们的无私奉献心怀愧疚,这次主要想带你们出去旅旅游、散散心什么的,好报答你们的鼎力相助……”

  我尽量把语调搞得深沉、悲切,以便上演即将到来的苦情戏。

  “唉,谁知道,刚刚琢磨出一个好地方,想和你们分享分享。没想到啊,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可怜我,一片苦心哦!竟然会无人理解?悲哀啊,悲哀,我的人生没有茶几,有的只是不堪入目的‘杯具’……”

  乃乃的,我还治不了你们?一个大大的糖衣炮弹,砸你个五迷三道、晕晕乎乎的。

  跟我斗?玩心眼?你们差得远喽!

  “啥……?出去旅游?你有这么好?……我咋就不信呢……”

  坏蛋第一个经不起诱·惑从铃铛里钻了出来,瞪着牛眼直勾勾的盯着我,想要从我的眸中探索信息、分辨真假。

  “那是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我有吗?”我自然毫不示弱,反瞪回去。

  “不过,我想,我是不是应该改改主意?心善,未必是什么好事!”欲擒故纵是我拿手好戏。

  “你敢!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千万不要让我瞧不起啊?哇~吼……终于不用在这破道观里发霉啦,万岁,万岁!”

  坏蛋的头脑很简单,确认我没有撒谎后,便手舞足蹈、兴奋异常。

  “嗯,还算你有良心!好啦,既然汝这么识趣,某不和你一般见识!”

  将军的脸一瞬间好似朵菊花盛开,随后立马跑到一旁,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嘀咕道:“嘿嘿……上哪玩好呢?嘿嘿嘿……”

  小破孩还是保持他的“随遇而安”,满脸的不在意,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呵呵,好!呵呵……”

  “糊,糊涂!你,你,你们……”

  穷酸可没那么好糊弄,最了解我的人莫过于他,眼看着猪一样的队员沦陷于我的深坑之中,急切间也顾不得咬文嚼字了。

  “醒醒吧,我的战友们!你们不觉得,这馅饼来的太突然了吗?你们忘了,咱们只是为了享受该有的福利,提出正当的抗议,而被他打击报复?你们再想想,他平时的为人与作风?现如今,这份天大的惊喜砸来,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穷酸理智的像及一个浇花的园丁,利用脸上哪三寸不烂“喷壶”,给其他的小伙伴好好地浇上了一头冰水。

  “是啊……!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说,他怎么会一下子转性,变得这么好呢?呃……外面有点冷,我回去暖和暖和……”

  将军第一个回过味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回铃铛之中,那样子好像怕我关闭铃铛不让他返回似的。

  “呵呵,那啥……哦,军哥,等等我,我有点关于修炼方面的心得,咱俩切磋切磋呗……”坏蛋紧随其后,像是躲瘟疫一般躲着我。

  “嘻嘻……帮不了你哦,铃铛!拜拜,么么……”小破孩很识大体的,也于我分道扬镳、划清界限。

  我靠!好你个穷酸!给我等着!

  大好的局面被穷酸轻轻地几句话瓦解,我不禁恨得牙根发痒。

  尼玛,这是八月盛夏好不好?暖和?借口能再无耻一点吗?都是懒得冒油的主,好不好?切磋、修炼心得?理由能再蹩脚一点吗?

  唉,看来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智商!你妹的,都是个灵体了,智商这么高,你妈妈知道吗?

  “铃铛!给个解释,给个理由?我们都很忙,没时间陪你玩!你可以选择沉默,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计时开始……”

  穷酸得到伙伴们的支持,气势大涨,颇有几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大将风采。

  不过,在我的眼中,绝对是小人得志、瓦釜雷鸣,腚上插鸡毛掸子充当大尾巴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