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七章 装神弄鬼(四)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428 2016-07-19 09:33:37

    “难道,我身上有很多怨念?这怎么可能?我……大师,要如何摆脱这些怨念呢?呃,您喝茶,我去去就来!”

  朱友三当然知道自己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对于别人怨恨他的事也自然是心知肚明。

  现如今,我的话对他来说,如同当头棒喝,发聋振聩。报应来临,怎不让他心惊。趁着他老婆倒茶的工夫,他起身走向卧室。

  我很清楚朱友三这是准备再去拿点钱出来,“破财免灾”这样的事情,谁都知道。

  呵呵,还算是开窍,知道小爷的心思,孺子可教也!

  “哦,您随意!”

  我乐于见他有这样的动作,也同时满意自己的“苦心”没有白费。

  “大师!您可要帮帮我老公啊?你别看他现在赚俩让人羡慕的糟钱,要没有早先我们捡砖头,辛辛苦苦一分钱一分钱攒下的钱,哪会有今天?外人看到的都是我们风光的一面,其中的过程,其中的艰苦,又有几人能领会?您喝茶……”

  朱友三的老婆一脸凄凄。

  “哦,谢谢!”

  “唉……当你成功前努力并且做对的时候,没人会看见更没有人会记得。而当你成功后做了哪怕一点小错,就会被无限放大,成为别人追讨的目标。于是,你整个人都是错的……”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喜欢过这种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富人’生活,我宁愿重新回归过去艰苦的日子。至少,我们会过的心安……”

  朱友三老婆说的话倒是有几分哲理。

  “胡咧咧什么?大师您见笑啦!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您别在意!”

  朱友三走了过来,象征性的呵斥一下自己的老婆,随后坐在我的身边。

  “布大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要是没有今天这个事情,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我身上会有这么多的怨念。还请您救人救到底,再帮我一回!……”

  朱友三轻轻地把手中的信封放在刚才我没有收起的纸袋上。

  我假装毫不在意,语重心长的说道,就差缕着胡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其实怨气这东西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怨念的多少不会因财富、地位的高低而增减,你明白了吗?……换句话说,把怨念数字化,一个人只能收集另一个人对他某方面的1点怨念,不管对方是谁,他们都是相同的1点,永远也不会改变。但是,你要是被人怨恨的方面比较多,就另当别论了。”

  “现如今,你只要想办法让多数人不对你产生怨念,你以后自然就会平安无事。另外,怨气还有个相对的仇敌‘恩德’,而恩德也是我们道家的‘道’的一种。拥有足够多的恩德,自然会化解你身上的那些怨念,也自然会让你逢凶化吉、遇事呈祥!”

  我不在保持仰头三十度角的装13状态,转而直视朱友三。

  “什么是恩德,你应该懂吧?就是所谓的多做善事,多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好了,多说无益,有些事情还需要您自行领悟。哦,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有舍才有得’……”

  故弄玄虚是我最常用的手段,不过,也不是一无是处。

  “事情已经处理完毕,我就不打搅你们啦,感谢您对道观的善心!”

  我漫不经心地把茶几上的钱和手中的乾坤袋收入工具箱里,随后很淡定的拱手与他们道别。

  为了不让朱友三过多的纠缠于我,我再也没有多说一句,保持我的冷酷直至我的汽车驶离他们的视线。

  ——————分*割*线——————

  “我靠!这是谁开的车?这么狂?秦队,你怎么不追呀?”路边停着一辆警车,里面比较年轻的警员有点心急的催促道。

  “他呀?……呵呵,哥哥我给你科普一下镇里的规矩和常识,以免你以后犯错!对于刚才那辆超速的车,我不用看,光听声就听的出来是谁开的。大部分镇里人都没有见过他现在的真实面目,见到的也只不过是他小时候调皮捣蛋的样子。他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秦警官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支香烟。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现在的他总是深居简出、神出鬼没的。小时候的他,绝对可以称之为‘鬼见愁’。惹上他,你会莫名其妙的发生意外,你只要能够想象到的所有不好的事情绝对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反正不折腾你个三天三夜,绝不会善罢甘休。他可是咱们镇里有名的‘人物’,外号更是一大筐,最经典的就是布怪胎、布妖孽。”

  “不怪胎、不妖孽?什么跟什么啊?”

  警员听的一头雾水。

  “他姓布,布匹的布。名字嘛,好像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布凡。至于为什么叫他怪胎和妖孽,是因为他是个性格孤僻的小道士,而且是个很难缠的小道士……”

  “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虽然并没有经常和他接触,但是他的许多事情我都很清楚,可以说这个小镇上除了他死去的师傅只有我最了解他。”

  秦警官突然瞪大眼睛,对着身边的警员说道。

  “你知道什么是通灵人士吗?他就是!你要是想和刚死去的亲人唠嗑,或者是遇到什么脏东西是自己解决不了的,呵呵,可以去找他,他绝对会满足你的心意以及替你解决掉麻烦……”

  秦警官的视线有些涣散,好像回忆起过去的事情。随后他努力的甩了甩头,笑呵呵地看着身边这位实习的菜鸟。

  “我勒个去……和死人通话?脏东西?是妖魔鬼怪吗?妈呀,这怎么可能?……”

  警员不禁打了个寒战,有些胆怯的四下看了看。

  “他不但能和死人鬼魂通话,而且可以看到我们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他的身世是个迷,我接触他的时候他已经十岁了,而且他还会跟他的师傅老道不定期的玩消失。根据那个死去老道的说法,他是个弃婴,是老道捡回来并且抚养成人的……”

  秦警官用手指轻轻地弹了弹香烟,看了一眼夜空中忽隐忽现的星尘。

  “我曾为此事调查过,结果可想而知,根本就是白费力气,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嘿嘿,说起这个老道,哪更加有来头,我曾经看过一种特殊号牌的汽车是为他而专门赶来的……”

  “什么号牌?难道是……我靠!这么牛叉!”

  警员看到秦警官食指不停的往车顶棚上指,不禁恍然大悟。

  “这都不算什么,还有更多神奇的事情,碍于保密条例我不能说!你只要记住,千万不要去惹这个不起眼的小道士,要不然哥哥我不介意看你的热闹?不过,他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没给这个小镇带来什么麻烦,最多是撞坏几棵树而已,他的驾驶技术我实在是不敢恭维!呵呵呵……”

  “他哪是开车啊?我还没有见过像他这样横冲直闯的,即便是那些所谓的飙车党也没有他疯狂!幸亏现在是半夜,要不然还不知道捅出多大篓子来呢?哦,他开的车好像是夏利吧?这速度……无敌啦!”

  “好啦,以后你注意点,别拖走他那辆破车就行,我可不想招惹麻烦!哦,他的车没有牌照,你只要记住,报废车都比他的车要好这个事实就行了。走啦,咱们收队,回家睡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