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三章 猪头的烦恼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248 2016-07-19 09:33:37

    小镇里最豪华的一处私人住宅,是一个外号叫“猪头”的人盖的。

  很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位打小被称之为猪头,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家伙,竟然会第一个发家致富。现如今凭借着到处承揽业务承包工程,也就是俗称的包工头,赚取了让所有人都眼红的财富。

  虽然有些人对他敛财的速度有些质疑,可是并没有因为这样而阻挡试图跟他搞好关系的决心。只不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天不遂人愿的。但是,那些人并没有气馁,反而遵行着“坚持就是胜利”这个真理。

  “老公~~,过来呀?我有事情和你说,来嘛~~……”

  “娇”声掠过,一地鸡皮。

  “什么事情?不会是又缺钱花了?”一个比较肥硕的男人应声走来。

  “哦,我暂时倒是不缺钱。那啥,我弟弟想在镇里开一家酒吧,还有我妈的眼角下垂的厉害,想去国外做一下美容手术,这些都需要很多钱,你看?”

  “什么?就二愣子那个熊样?还狗长犄角整洋事儿!开酒吧?上次给他开的KTV他嫌没人赚钱快,搞了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怎么样,没几天就被他整黄了吧?要不是我去局子里捞他,他还不得蹲几年大牢啊?……”

  说话的男人,脸部的肌肉不自禁的抽动了几下,随后愤愤的继续道。

  “这次还玩什么酒吧?我看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满脑门坏心思竟想着歪门邪道的东西。呃……他不会是想整什么脱衣舞之类这样的幺蛾子吧?不行,你还是让他老老实实给我回去养猪,好歹一年也能赚个十几二十万的。告诉你哈,最好让他老老实实的做人,要不然早晚把自己玩死!”

  男人气哼哼地走到床边,一屁股坐在上面。哪架势,绝对是重量级相扑运动员才该有的气势。

  “还有啥?哦,你妈……我不是说她,就她哪三角眼?都多大年龄了,不下垂才倒是见鬼了呢!美容就算了,随便割个双眼皮就行了。一回家就要钱,你以为我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那是我辛辛苦苦一分钱一分钱攒下的。你就是崽花爷钱不心疼?你个败家娘们!……你就是说破天,我也是两个字-没钱!”

  “好你个猪头朱友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忘了当初是谁拿出家中仅有的盘缠让你去外面讨生计?你忘了当初被人追债是谁替你挨的打?……没有我们家人的帮助,你会有今天?我怎么嫁给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呜呜呜……你个王八蛋,亏我这么多年对你那么好……”

  “你们吵什么吵?一回家就这样,烦不烦啊!爸,我的出行计划你考虑的怎么样啦?还有,我的车都两年没换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换一台呀?我要……”

  “爸~,我的出国留学?签证已经办下来了,就差钱啦……”

  “爸,你答应的我的事呢?什么时候兑现……”

  …………

  此时此景,或许有人怀疑,我是怎么看到的?

  哦,忘了说了。我不但可以看见一般人看不见的灵体,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我可以借助那些灵体的视角观看这个世界。

  当然了,这种情况是需要他们“全身心”的配合,而我目前的能力也只是维持几分钟而已。通常,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利用。

  不过,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的功能很牛掰。

  试想一下,如果你看着镜子里帅帅的自己,会觉得完美无瑕,但是,镜子里的你如果挖着鼻孔、咧着嘴巴对你说话……

  惊吓,是不可避免的。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人吓人,吓死人!

  上帝的视角,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受的,至少我很讨厌窥视到另一个完整的自己。

  …………

  猪头朱友三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个带把的用来继承他的姓氏和家产。可是,不管他多么努力,又或许是天意使然,他的老婆和他外面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现在这个家中他所面对着四个让他烦不胜烦的女人,一起向他哭喊,说实在的,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够了!全特么的给我闭嘴!……”

  朱友三想要凭借着自己的阳刚之气来克制这种阴盛阳衰的家庭氛围,毕竟他是一个男人,也同样是一家之主,应该保有足够多的尊严。

  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误判了自己在家中的话语权,迎接他的只能是更加大声的追讨,连绵不断、滔滔不绝。

  不过,就当他想要放弃并且妥协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对面的老婆和三个女儿瞬间变成惊恐的脸孔,而且还是那种假装不来的害怕自己的模样。

  “这就对了嘛,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其实我也不想发脾气,我……”

  朱友三的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很满意眼前这些女人们对自己的态度,一时之间不禁有些意气风发,重新找寻回施工现场呵斥那些民工的自信。

  不过,对面的女人们给他留下的让他发表感慨的时间并不多,接下来就是歇斯底里的玩命的吼叫声。

  “啊,啊,啊~~……妈呀……鬼呀……”

  三个女孩哭叫着,争先打开怎么也打不开的房门,而刚才还撒泼打滚的夫人已经口吐白沫的瘫软在地。

  朱友三还没弄明白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冷不丁发现自己身旁的物品竟然诡异的悬浮起来。

  感到好奇的他,猛地回头一看,发现家中的乳白色窗帘上已经脱落下来,并且隆起一个巨大的凸面,上面的三角形脑袋和突兀的尖爪说不出的恐怖。

  一股莫名的寒流穿过身体,那种绝非用冷可以形容的滋味他绝不想在重新尝试一遍。

  “鬼呀……”

  朱友三第一时间从开始摇晃的床上跳了下来,跑到房门那里,扒拉开自己三个已经全身颤抖拉着门把手不放的女儿。

  可是就当他想要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个花瓶画出完美的抛物线,随后直接砸在他的头顶上方,破碎的瓷片划破了他经典的韩版猪腰子脸。

  下意识的随手摸了一把,当看到满手鲜血的朱友三,一句“妈妈呀……”,便昏倒在地。随后几个比较坚强的女孩们也相继倒地不起,昏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朱友三在一个激灵中坐起来,冷汗已经打透睡衣,黏黏的粘在身上。清醒过来的他,连忙闭上双眼,利用眼缝的余光,偷偷地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让朱友三很奇怪的是,除了一些物品杂乱的洒落一地,再也没有其它不好的动静。不过,眼前倒是多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专业驱鬼等字样。

  来不及分析自己是什么时候得到这张名片,朱友三第一时间拨打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