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六章 装神弄鬼(三)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452 2016-07-19 09:33:37

    说实在的,猪头和他的老婆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可是她们的女儿却有着青春的脸庞以及火辣的身躯。

  把红粉胭脂当成骷髅骨架,这种能力可是当前的我,力所不及的。

  还好,朱友三的到来解了我的围,让我摆脱了困境。

  “都回屋老老实实呆着!……”

  对于自己女儿的不堪情景,朱友三不禁有些恼火,面子上有点过不去的他大声吼道。

  你还别说,那些女孩们好像受惊过度,或者是发现自己的举动的确有几分不妥,她们没有试图用语言反抗,只是用哼声表达了自己的稍许不满,随后便向我抛了几个媚眼,乖乖的走向二楼她们自己的房间。

  “布大师!这是一点心意,请您切勿推辞!”

  朱友三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把手中的信封放到茶几上推向了我这边。

  “您客气!本不应收您的钱,只不过我居住的道观,残破到已经不修不成的地步,见笑见笑啦!”

  我只是用眼瞄了一下,看其厚度便知道里面放有五万块钱。虽然觉得朱友三有点小气,可是多少算多啊?

  “哦?大师您……难道就是镇北的妙香观里的道士?哪您和钱道长是什么关系?我可是和钱道长有着不错的交情!喔~哦……你不会是那个小孩……?”

  朱友三以前没有做生意的时候,经常光顾道观。他的光顾可不是什么好事,而是偷道观里面那些铜制的法器换抽烟钱。因此,自然是没少被我的老道师傅追杀,也顺带着认识了童年的我,可以说是渊源颇深。

  “呵呵,正是!您所说的钱道长是我的记名师傅。不过,他老人家已经仙逝好多年了。”

  我很清楚朱友三以前干的坏事,这也正是我选择他为敛财目标的原因之一。要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我啃这个肥草也是衡量了许久。

  “唉,可惜啊……钱道长可以算是得道高人,我愧对于他啊!想当年,我穷困潦倒的时候,做了不少亏心事,得亏他不计前嫌没有追究我的责任,这才有了今天的朱友三……”

  “布大师,您放心!翻新道观的事情您就交给我,您只要准备好材料,我就派人免费给您重建,就算是我报答钱道长的一片苦心吧!”朱友三略有些感慨的说道。

  我没想到朱友三会做出这样的善举,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看来老道师傅说的没错:没有十足的恶人,更没有一心向善的好人,有的只是不同场合、不同时间的心境,仅此而已。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再推辞显得我不知好歹。在这里,我替师傅他老人家谢谢您的善举!”

  我岂会错过这样的机会,重建道观的人工钱可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能省就省。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那个,布大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请说!”

  我就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朱友三永远都离不开他商人的本色,绝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哪我就直说了,请您别介意!我很想知道,这些脏东西为什么会找上我?我又什么时候有了您的名片?要知道,别的我不敢说,就记忆力而言,我还真没见过有人超过我的。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上每一分钱、每一张纸片,甚至上面都记录着什么,都是清楚明了的?”

  朱友三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不错过任何可能预判出我的动机的机会。“精明”这东西,又重新回归于他看上去有些木楞的脑袋。

  “呵呵,都是小把戏,不值一提!”

  朱友三一直看着我,哪眼神当中的意思好像是说:你不给我个交代休想走出这个门。

  “好吧,既然您坚持,恕我卖弄了!您瞧好了……”

  我随手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把它放在我的手掌心里。

  “真力无穷,¥·#·@……急急如律令,升!”

  朱友三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手中的纸片自动飞出窗外,直至消失不见。

  “大,大师!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这不科学呀……?”

  看到如此神奇的场景,朱友三在身上翻找了一番,直至找到我的那张名片才如获重释的舒了一口气,并且小心翼翼的揣好。对于他来说,这张名片如同保命符一般。

  这个时候,眼前的朱友三竟然会想起“科学”二字,我不得不为他的智商叹服。

  看着他慌乱的找寻名片的样子,我差点笑场。

  “这些名片都灌输我的法力,会自动搜寻方圆百里妖魔鬼怪的踪迹。一旦有人涉险,它就会自动来到那个人的身边,这样就可以做到以最短的时间让受害人通知我,方便我施救,这也是它会在你身边的原因!”

  “可惜我的法力不够,要不然就可以预知厉鬼的出现,那样便能救助更多的人。还好,现在属于太平盛世,一般的情况下很难出现这种脏东西。那个……”

  对于我的欲言又止,朱友三不由得有些心急。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相信我的能力,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脏东西找他的原因。

  “大师!您还没说,为什么它们会来我家?难道是我的接触到什么不该接触的东西?”

  朱友三突然呆滞下来,眼神多少有些涣散,喃喃细语道。

  “难道是……是我前些日子接的工程?哪工程施工的地方,可是被当地工人没少嘀咕,说什么以前是用来埋葬那些无人收尸或者是死于非命的乱葬岗。难道……这是真的?”

  看着朱友三陷入沉思,我那肯错过这样的机会,借坡下驴,理所当然。

  “这……好吧!看在您与我师父的交情以及您帮我重建道观的善举上,我就帮你一回!知道什么是怨气吗?……”

  我的语气突然加重,为了让他快速清醒。

  “不,不知道!”

  朱友三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怨气,可不只是人与人之间怨恨的情绪和怨恨之气。每个人都有怨气,并且具有很明确的施怨对象。而经常被人怨恨的人,会在他的身上留有相应的怨念。怨气在人与人交往中并不会产生伤害,最多会让那些内心怨气比较多的人相遇时感到讨厌并产生敌对的心态……”

  “但是,那些经常把怨气积攒压抑于心而意外身死的人,有可能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转化成怨气鬼。”

  我轻抿了一口茶,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正襟危坐的朱友三,随后继续说道。

  “而这些怨气鬼最是麻烦,也最为恐怖。它们的怨气则会变化成一种可以置人于死地、杀人于无形的力量。它们也最喜欢那些被怨气缠身而身存怨念的人,并且会把这些人豢养操纵起来以便替它们收集怨念,就好像饲养奶牛挤牛奶一样……”

  我直视着开始面带惊惧和愧色的朱友三。

  “那些怨念缠身被它们上身,或被精神控制的人则变成鬼傀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假借傀儡之灵气,产生更多的‘敌人’,从而获得更多的怨念,最终会让那些鬼傀儡入迷崇邪,渐离人道而行鬼道,直至身死成为他们的奴仆鬼……”

  我慢条斯理的讲述着,这些经常从老道师傅嘴里听到的话语。借此恐吓朱友三,让他以后做事要知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