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猿飞的名号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4919 2018-05-07 15:00:18

  “我才刚好转一点,你就进来了,连受伤也不肯输给我嘛。”木叶丸看着昏迷的俊嘟囔着。

  抢救风风火火的,好在总算是成功了,樱抢救自己的徒弟,也百分之三百的重视。这次俊的祸可真是闯大了,木叶丸听说了,就在昨天凌晨,秋道一族的秋道勇一,即使是在静音和山中井野等人的抢救下,仍然不治身亡了。

  这次木叶丸并不想站在俊这边了,不是兄弟情谊不够的问题,秋道勇一毕竟也是自己村子的同伴啊。。。。。

  印象中的俊不是这样的,木叶丸朝夕相处的俊,即使是在爷爷死后,猿飞一族中木叶丸这一支的地位岌岌可危时和自己患难见真情的俊,绝不是对同伴痛下杀手的人。

  或者至少,俊甚至都不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不会那么拼命的做任何事,但是昨天木叶丸看着俊,就像一只饿狼,明知道自己单打独斗不是老虎的对手,但似乎只要能杀了老虎,自己就不白死一样。

  木叶丸回过头想了想前几个月,明明大家快快乐乐在一起的时候不过才几个月,但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感觉总像是隔了好久。转眼间,同伴们在一个中忍考试中受了重伤的人就好几个了,萌黄,乌冬,输的甚至都没被人注意到,看看现在的俊,现在的苍辉,还有不那么熟知,但还算友好的勇一。

  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一个人,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当这个人注意到自己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无论自己做什么样的反应,都会担心日后悔恨。

  如果俊此刻醒来,木叶丸不知道是否还应该用以前兄弟之间的态度对待他,如果那样,自己毕竟太对不起同样是同伴的勇一了,但如果不这样做,木叶丸又怕时过境迁以后,如果大家都对他冷眼相待,自己也不站在他这边,自己会永远失去这个兄弟,不仅仅是血缘关系上的兄弟,也是最好的朋友。

  木叶丸离开了病房,去哪里都好。

  走到病院外面,木叶丸蹲在草坪上,心里虽说是想把这件事情给想清楚,但是自己的心始终在不停地打着转转,走完一个圈回到原处,走完一个圈再回到原处。

  “木叶丸啊~”是猿飞隼喙的声音。

  木叶丸站起来回头:“隼喙叔叔……”停顿了一下:“白天的战斗……您,不要紧吧?”

  隼喙吐掉叼着的牙签:“切,和那群肥猪打要是还会受伤,那我可就真的要退休了。”隼喙坐到木叶丸的身旁,看得出来,在隼喙的眼里木叶丸也算是半个大人了,隼喙的态度明明是悔不当初的,后悔没有通过家族的关系取消俊的中忍考试资格,以至于酿成现在的大祸,可嘴上却是一副不服一切敌人的样子:“没事,反正~~~我也早就看他不爽了,我们猿飞家的后辈们人才济济,还轮得到那群肥猪吓唬我们?”

  “可是勇一……”木叶丸也不多说,只提一句。

  隼喙毕竟也不是坏人,对于这个话题,也只能叹叹气,难道还真要说别人家的后辈是活该么。心里,隼喙可是一个劲儿的想,如果阿斯玛还在的话会怎么做呢。

  俊的伤势情况远比木叶丸想象的要重,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木叶病院门口才又进来了三位重量级人物。

  隼喙站了起来,想到自己白天的作为,在火影面前怎么也有些抬不起头,其实隼喙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不管怎么说自己是理亏的:“火影大人!”

  鹿丸:“算了,没看我这次来都穿便服的么。”

  樱:“俊的状况稳定了么?”

  鸣人:“……………………”

  猿飞隼喙和猿飞木叶丸带着这三个人去了俊的病房。

  樱看见俊的情况已经脱离危险了,本该高兴的,但其实樱也知道,接下来这事情可闹大了,如果俊和勇一在这场战斗里都死了的话,就算短时间内传出去木叶村面子上不好看,但是终究闹不出大事来,可是现在这样,勇一当时说是抢救,其实只是为了给秋道族人一个稳定情绪,稳定心态的说辞而已,俊那大家都见所未见的忍术当场就把勇一的内脏器官连带右臂周遭的肌肉组织都烤熟了,根本就是当场毙命,而俊却迟早要痊愈出院了,这对秋道一族来说,犹如一剑割心。

  鹿丸:“脱离危险了就好,可不能让木叶再损失年轻的力量了啊。”说罢拍了拍隼喙的肩膀。本来霁川家的事情就是今年的头等大事,现在可倒好,虽然鸣人佐助这对“风云”稍稍有了些进展,但现在又搞出了这件事,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秋道一族和猿飞一族之间的碰撞,简直是让人想都不敢想。鹿丸绝对是聪明人,这点毋庸置疑,然而既然是聪明人,就也该明白,这世上不是任何一件事情都能完好的得到解决,如今出了这种事情,想要皆大欢喜的话,根本连想都不要想,但反之,鹿丸也担心这件事会渗透进秋道一族人们的心里去,也许近期不会引发什么大的争执,但如果因此猿飞家和秋道一族彻底结了仇的话,从大局的角度上来讲,那可能会是更可怕的后果。

  鹿丸脸上一副石头落地如释重负的表情,其实心里烦的要死,这还不算今年大名对里奈死亡事件的压迫呢,真是多事之秋。

  离开后,鹿丸和鸣人辞别了樱,走在小路上。

  “麻烦死了……”鹿丸连走路的兴趣都没有。

  鸣人:“抱歉啦,鹿丸,这些事情,我居然一点也帮不上你。”

  鹿丸长舒一口气:“鸣人啊,如果以往的话,我想你也听我说过很多次,说过很多次没关系,说过很多次交给我吧,但是这一次…………如今的状况不是区区一句头疼就能形容得了的,这和我们从前面对的敌人不一样,我们从前面对着的是战场上的敌人,想的只是打败他们就好了。现在我们面对的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同伴们。要说忍者中一对一的战斗,除了佐助以外,这世上只怕没人能占得了你的上风,可是在如今这些事情上,你能做的又聊胜于无,如果是在往常的话,我可能会说一句,交给我好了,毕竟这是我所擅长的事情嘛,就像你擅长战斗一样,但今天,我一听到你说这句话,我实在不能忽视我自己的孤独。”

  鸣人:“我……真的很抱歉鹿丸,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不辞辛苦的。”

  鹿丸:“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怪你呢,让你来帮我做这些事情,就好像让我去和佐助单打独斗一样,那怎么可能呢。只是……你见过丁次了么?”

  鸣人一想,自己居然都忘了丁次也是秋道族的人了。

  鹿丸:“那家伙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低着头,一副迷惘又愤怒的样子。我们都了解他,要说到善良,只怕没有人能和那个家伙比。如果是在以前,自己的后辈,自己的同伴被杀了,我们想当然的要去报仇的,因为那些人都是敌人。”

  鸣人清楚得很,丁次从前是很照顾俊和木叶丸的。

  鹿丸抽出一支烟:“鸣人啊,有时候我真怀念以前的日子,那时候,我自己是我所有认识的人当中最聪明的,只要怕麻烦就可以逃避的日子,更怀念自己的智慧只用于算计敌人的日子。”说着点燃了烟。

  鸣人爱莫能助,鸣人完全懂鹿丸的意思,自从鹿丸当上火影之后,鹿丸辗转于火之国大名和村子里各大家族之间,还要对外交一丝不苟,劳累倒在其次,鸣人只是能清楚的感觉到鹿丸当上火影之后,慢慢变了很多。

  鹿丸:“你听过那句话么鸣人?”吸一口烟:“和平年代不存在敌人,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的身边有敌人,那说明这个人实在是太不成熟了。”

  鸣人:“听过,火之国一位记者在采访我的时候对观众说过。”

  鹿丸:“怎么,你还见过那个记者!?”

  鸣人:“当然了,面对面采访啊。新时代需要记者,那个记者,只要好好奋斗,恐怕日后要成为这个行业的泰山呢。”

  鹿丸:“新时代新时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新时代可以成为几乎一切事情的理由了。”

  两人慢慢的走着,走到了一乐拉面,天不算太晚,街上还算得上热闹。

  “一乐大叔……几年前的免费券…………”鸣人弱弱的问到。

  “当然!鸣人的免费券永久有效!”一乐转过身来一脸热情的回答鸣人,并接过那两张灵魂画师版的免费券。

  看着鹿丸又点了一根烟,鸣人这才问到:“什么时候开始,你抽烟抽得这么频繁了。”

  “谁知道呢~”鹿丸说的时候轻轻一笑。

  “在野外勘察到的据点抓住的俘虏已经交给大蛇丸了,抱歉,我只能帮上这些了。”鸣人交代着自己唯一的战果。

  鹿丸一边玩弄着阿斯玛留下的打火机,一边慵懒的说着:“别这么说嘛,那几个他国叛忍其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果不是你和佐助一起行动,只怕连抓住他们都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和人力。”鹿丸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擦动了打火机的火星,小小的火苗出现在了打火机头上,鹿丸透过这小小的火苗,像是在凝视这一些什么东西:“鸣人啊,按照以往来说,我不是什么迷信的人,可是我在辗转于那些事情这么久以后,再遇到如今的情景,我难免又一些不好的预感。”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我和佐助,也永远会为木叶村去打败敌人。”鸣人说的很坚定。

  鹿丸一摆手:“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鸣人,你是否想过,随着我们的年华逝去,随着这个世界慢慢的改变,这世上是否会出现一些事情,是我们也无法改变的事情,就好像对于我而言,一个太过老辣的阴谋家,就好像对于你和佐助而言,一个太过不讲道理的强大对手?我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它也许不是一个人,也许并没有什么幕后黑手在主宰着这些事情,但是这世界上也许的确存在着某种力量,原本并不起眼,但却会在世界发生改变的时候突显狰狞。”

  鸣人:“额,这些事情的话,换做佐助,也许会懂的比我更多一些吧。”

  鹿丸:“不是我平白无故的担心,换做是你,你能料得到猿飞俊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孩子么?在几乎所有人看来,猿飞俊非但不是一个会和同伴一决生死的人,他甚至不会是一个在战斗中愿意弄脏自己的忍者,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的心里,他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

  “那是自然~”佐助撩起帘子走了进来。

  鸣人鹿丸和佐助简单的打了招呼,鹿丸和鸣人的两碗拉面正好端了上来。

  鹿丸:“这会儿不忙了么?黑夜不才正式暗部正式开始工作的时候么?”

  佐助:“我们也难免会有白天工作晚上睡觉的时候嘛,毕竟是多事之秋。”

  “刚刚你说的,是已经知道了猿飞俊的情况了么?”鸣人直接问了。

  佐助:“也并不全是,我一点一点说给你们吧。首先,最重要的,也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在猿飞秋道两方势力战斗的时候,猿飞俊在现场有一小段时间完全消失了,因为我已经在樱和卡卡西老师那里了解到了所有能知道的事情,所以就不和你们多说那些官方报告了。”

  一乐大叔的眼神短暂的留在了佐助身上一瞬间。

  佐助:“在战斗期间,曾有一位身份不明的老者挟持了猿飞俊,最后在卡卡西老师和樱的配合之下才解救出来。”

  一乐大叔转过头去煮面了。

  佐助:“据卡卡西老师说,那位老者所使用的术很奇特,不像是任何一个忍村的风格,因为其特殊性,所以在战斗过程中如果不能一击制胜,或者快速解决战斗,那么己方的战力是强是弱恐怕对他无法产生影响。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上忍级别以上的基础战斗能力,和上百次的战斗经验,最好不要和他交手。至于挟持猿飞俊的动机暂时不明。”

  鹿丸:“本来就够烦的了…………”

  佐助:“你们俩觉得只点两碗拉面合适么?”

  鹿丸:“这几年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要卸任的念头。”

  鸣人:“一乐大叔!麻烦给我一个空碗。”

  鹿丸重新整理了一下精神:“我本想把这些都留给明天的蓝天白云的,既然佐助也来了,我们不妨就在这里开个简单的会议吧。”

  鸣人把自己的面倒了一半进空碗里。

  鹿丸:“形势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有什么好的想法么?”

  佐助:“无论今后的形势怎样,猿飞始终是木叶村内最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这么多年回过头来一看,如果木叶村没有猿飞一族,会像鹰隼没有喙一样,虽然代代相传的猪鹿蝶,油***冢、日向,都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代替猿飞的潜力,但从整个全局来考虑,除了猿飞一族以外,即使放眼他国,我们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此人才济济,又如此全面的家族势力了,木叶的其他家族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优势,但在一切未知的困难和假想战场上,总能找到它们的短板,甚至是致命弱点,但猿飞就不同,如果以历史眼光来看的话,猿飞这一家族走出了几乎所有种类的人才,暗部,政治家,战地忍者,更别说像三代那样的‘忍术博士’了,再加上猿飞家人近年的频繁留学,不仅仅是交流学习带回其他忍村的新兴忍术和新晋战法,就连人脉关系都不可忽视,无论火影想怎么做决定,我想要说的事,我完全相信你不会因为家族关系就轻易偏袒秋道一族,但同时如果轻视了猿飞这一家族对整个木叶的影响力,那么我们所要付出的代价会比想象中要大上太多。”

  鹿丸:“这一点我完全赞同,可问题的关键是,猿飞一族的后辈,毕竟活了下来,死的是秋道一族的孩子,你明白么?”

  佐助:“两难问题就是这样啦,单独来看两个难处,都未必不能解决,当两个难处对立起来才显得那么难以决定,既然都已经是两难的事情了,就不要光去想难的部分了,或许简单的办法才更能解决好它。”

  鹿丸:“比如说?”

  佐助看了看正犹豫着要不要加点鸣门卷的鸣人,和鹿丸说了说自己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