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动乱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3217 2017-05-21 14:44:01

  “勇一!”秋道健次郎怎么也没想到,本该对勇一轻轻松松的中忍考试,却怎么出了这种事,健次郎也做了乱的一员,跟着跳到场地里去。

  被拦了许久的猿飞隼喙也早就冲进去了。

  我爱罗:“火影大人,此事不必拘于礼节,有需要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帮助。”

  黑土:“一样。”

  达鲁伊:“那也算我一个吧。”

  鹿丸赶紧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般说:“事情虽然紧急,但如果我连我木叶内部的事情都处理不了,那我这个火影还是趁早让位吧。”

  家族代表们也都明白,这个阵势看上去,似乎是要出乱子了,纷纷赶到场地跟前,随时准备着应对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对同村的同伴使用的忍术!?”健次郎还保持着随后一丝冷静,因为在观察过勇一的伤势过后,健次郎就明白,一个秋道一族的杰出后辈再也回不来了,就算命能保住,余生也都会是一个残废去拖累别人。

  “你这是在问责么?不过短短十几秒之前,对没有反抗能力的同伴围追堵截,绝人后路的又是谁!”隼喙气得不行。

  健次郎:“我秋道一族的一条命永远记在你们头上了。”

  隼喙的全身放松了一瞬间:“等就等你这句话了……”紧接着电光火石见冲到了健次郎的左侧方,三个苦无瞬间投出,几乎无缝衔接:“土遁土阵壁!”健次郎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形状奇怪的石壁,挡住了健次郎的所有退路。

  健次郎直接倍化了左手,一掌推回了那三只苦无。

  隼喙没想到连这种速度的攻势,对方都有时间用倍化术来解决,先调整了一下身位躲开被推回来的三支苦无,再接上:“风遁,裂空弹。”几发空气炮把健次郎的身体彻底推进了石壁包裹的方向里,又结下一个印:“火遁,土炮烙。”

  像山洞洞口形状一样的石壁,经由火遁忍术一灼烧,健次郎应该说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石壁本身就是一个小型山洞,洞口还有源源不断的火喷进来,看石壁被灼烧的颜色就能知道这个忍术为什么叫“土炮烙”了

  如果说刚才人们还有一点希望寄托在治安队和忍者们的身上的话,那么现在的场面可以说是彻底乱了套了,村民观众们都慌了,四散而逃,就连普通的忍者也不敢轻易插手这场两位家族首领之间的战斗,如果说还有哪件事是值得乐观的,那就是鸣人用了一对飞雷神苦无,把俊和勇一的身体都带离了会场,第一时间交给了樱。

  犬冢拓哉:“我的天呐…………”

  犬冢牙:“这种事……无论哪边都没脸和他们说‘冷静’啊。”

  日向宁次:“李!天天!这种时候家族势力是指望不上的,准备好了就上吧。”

  随着一声巨响,烧的火红的石壁像是火山喷发了一样,被倍化了的秋道健次郎撑开了,滚烫的石块炸裂开来在天空,落点都很难说,更别说石块的数量了。

  李:“拦……拦住他们是没问题,但是你们看那个。”指了指天上大大小小数十块的火石。

  宁次:“这麻烦可不小……”

  天天:“宁次,顶楼交给你了,各位影和大名的安全就看你的了。李!照常去干预战斗。”

  李、宁次:“上吧!”

  天天几步窜上了屋顶,再大力跃向空中,双手灵活的散落出诸多卷轴:“升龙百烈!”暴风骤雨般的忍具迎了上去,过大的石头就改变落点到无人的僻静地方,小而繁多的石头,就索性把它切得更碎,争取做到几乎不足以伤人。

  宁次站在屋顶转出了有生以来范围最大的一个回天,成功的保护了整栋楼,被遗漏的巨石都被回天弹开了。

  猿飞隼喙面对大自己数十倍的身体一点也不慌,掏出一支风魔手里剑,在上面镀了一层风遁查克拉向对方扔了过去,再追加了一个豪火球之术:“火遁,鬼斩!”即使是远远看去,半空中也是一道风火轮向着健次郎飞去了。

  健次郎随手拔了一颗树,就想要挥开那个棘手的复合忍术。

  但诡异的是半空中火就熄灭了,两边心里都诧异着呢,健次郎以为是这个术的诡诈之处,隼喙又以为健次郎是用了不知道什么方法化解了火遁的部分。

  紧接着手里剑的转速也急速下降,方向也被改为垂直落地了。

  倍化之后的健次郎依稀看见手里剑刚刚下落的位置有一个绿色紧身衣的身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记木叶冲击旋风正中自己的胸口,重心一下子就失衡了,本该踉跄几步,自己的脚下似乎又立刻中了一记贴地的木叶旋风,整个人一下子就和地面平行的浮在半空中,就等摔在地上了。

  隼喙虽然没弄懂怎么回事,但是追击一下还是很有兴趣的,只不过自己被一个没太看清的绿色身影从侧面绕了半圈抓住自己的胳膊,一把就被扔到反方向的废石堆里去了。

  李解决之后,原地第一时间解除第三门的效果,长舒了一口气。

  “健次郎!”

  “隼喙大人!”

  不知道从哪里聚集过来的各自家族的族人都凑了过来,靠拢到各自首领的身边,加起来一共有四十余人,其中最起码有十个人是上忍级别。

  鹿丸拧着眉毛:“丢脸可丢大了。”转过身来:“火影直属队听命!”

  凭空现身五人,因为面具看不出身份:“在!”

  “阻止冲突,双方家族首领须保证毫发无损,必要的时候可以对上忍以下级别的忍者采取非致命手段,给秋道族首领传达我的原话:‘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去吧!”

  “了解。”五人立刻出动。

  台下的战事有十余名上忍参战,很快进入白热化的战斗阶段,且不说秋道一族这边的一排巨人,猿飞家七八个上忍的组合火、风忍术一出手就毁天灭地,让秋道家的人一点冲上去战斗的打算都没有。

  会场的边缘,一个不起眼的老人爬到了高处,俯瞰着这一切。

  和木叶村不同立场的人们就显得很尴尬,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包括我爱罗在内的几个人都可以出手,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这场战斗已经有点不对劲了,中忍考试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说意外损失了一名或者两名优秀的下忍的话,在从前那个时代也不见得就算什么值得震惊的大事,但是这似乎一转眼间就转变成了两个强势家族之间的激烈矛盾,不清楚木叶内部的政治生态环境,我爱罗也不方便随意插手。

  四位影在台上看了一阵子,渐渐看出,在人数基本持平的情况下,秋道一族慢慢落了下风,猿飞一族的忍者以火遁风遁见长,基础战斗能力似乎没有短板,如果不是有五位火影直属队和李洛克的干预,恐怕此时秋道一族的忍者至少该伤四五人了。

  老人走到跟前,像是完全不忌惮春野樱的实力。

  樱:“村民疏散通道在另一边。”

  老人挥手扔掉斗笠,一下子把春野樱的身体扳过来,樱也在一瞬间觉察到了这个老人不对劲,但潜意识上仍然不想伤害老人,姑且准备顺着力道把对方抛投出去。

  老人的身体被樱扔了很远,因为落点不是天台上的视野能看到的,樱就跟了过去,看看对方到底搞什么鬼。

  但散落着碎石的地面上什么也没有,更别说老人的踪迹了。樱一回头,看见昏迷的猿飞俊正被那个奇怪的老人背在身上,老人看起来也算是个忍者身手的人,正在建筑间跳跃逃离。

  樱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樱的速度不一会儿就追上了,但在适当的进攻之后,樱自责的发现,这是一个普通分身。而刚刚被自己抛投出去的老人,恐怕也是分身术和替身术的组合。樱看不见任何人的踪迹,自己被耍了。

  老人背着俊在逃:“小家伙儿,等我们到了地方你就没事了。”

  赶路赶了有一阵子,本来该风平浪静的时间里,几个手里剑飞了过来,老人不管怎么说,挡住这几个手里剑还是能做得到的。

  他暂时停下,看了看这木叶村外的树林:“到了今天,还有不肯轻易现身的忍者存在啊,令我欣慰。”

  树丛里窜出一个人来:“那可多亏了我晚点出来,不然就听不到这样的夸奖了。

  老人:“你是旗木卡卡西吧?”

  卡卡西:“你居然还认识我,我本以为名声这种东西会随着时间慢慢消散呢。”

  老人:“我认得你倒也不是因为人们津津乐道的野故事,如果不是因为你上年纪了,我说不定会找你做我的接班人。”

  卡卡西挠挠头:“喂喂喂,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了‘接班人’这三个字?”

  老人:“咯咯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你尚且年少的时候,那时我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还远没有领悟忍道的深远。”

  卡卡西:“嘛,我也算是个尊重老人家的人,你玩什么鬼把戏我是没兴趣,但是呢……”卡卡西右手的雷光闪烁了起来:“猿飞家的薪火我可是不能就这么让你拐走了。”

  老人不说话。

  卡卡西也就不管那么多了,一个雷切直贯左胸。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出的老人声音;“有时候真是羡慕日斩啊,有那么多好孩子出自他的教导,就连死都死的那么让人钦佩。”

  卡卡西渐渐严肃了起来,在加上老人提起三代时的语气,这人的身份开始神秘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