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站在这里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5910 2017-04-29 23:40:39

  可以说,这一个半月以来,俊不是靠着自己坚持过来的,春野樱每一天严格的训练,俊每一次筋疲力尽,都被耳边的几声轻语唤醒。

  “中忍考试最后阶段!木叶猿飞俊,对!木叶,秋道勇一!”

  看台上的好多女生已经开始有点按耐不住了,当然了,这不是因为俊。

  “勇一!勇一!勇一!!!”

  从前的俊,在这种时候该苦恼自己的女人缘不好了,想到这里,俊自己都想轻轻笑一下。秋道一族好不容易出了一位不用蓝蝶化就蛮帅的后生,女生们都期待着这场战斗里能不能见到勇一的蓝蝶。

  “开始!”监督上忍喊了一声。

  勇一属于先发制人的类型:“部分倍化术!”勇一充满肌肉的右臂径直冲着俊打了过来。

  俊连自己都觉得奇妙,面对强敌,似乎自己的心思并不在这里。俊一边躲着,一边看着四周看台上的观众们,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然而当俊离所有人都足够远的时候,似乎每个人的样子看起来都差不多,俊感到眼皮比往日沉重了一些,俊想找苍辉,想找木叶丸,想找父亲,但是隔着那么远,会场那么大,俊几乎看不清每一个人,俊甚至分不清,那些看台上的人们,都是在为谁加油,俊能听到的,只是一片吵闹。

  俊没有也很难躲开勇一暴风骤雨般的所有进攻,终于,一记重拳打在了俊的身体上,俊的整个身体恐怕还没有勇一的拳峰大。

  俊感到眼前一阵黑,缓过神来才知道自己被击出了十几米。

  鸣人:“这…………!”

  鹿丸吩咐工作人员:“随时准备停止。”

  我爱罗:“额……”

  佐助:“这种力道~~~”

  苍辉:“不!!”

  木叶丸:“俊!!!!!”

  俊艰难的站起来。

  勇一:“弃权吧,同是木叶忍者,高下立判的话,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意义了,你还有机会变得更强,而不是死在这里。”

  也许连勇一自己都没注意到,看台上的山中由美对他笑了一下。

  勇一看到俊不肯弃权,摇了摇头,助跑了几步:“倍化术之木叶旋风!”勇一的腿像一个灵敏的巨人对着俊横扫过来,挥动起来卷动的空气把台上的观众都吹得睁不开眼,俊知道,是时候了。

  俊几乎是匍匐着躲开了这一脚,尽量向前移动了一些距离,起身冲刺的一瞬间双手结印:“幻术,炎息之术。”

  勇一匪夷所思,一瞬间仿佛置身于一座即将喷发的活火山,岩浆浪就在不远处拍打着礁石,一呼一吸都闷热无比。勇一感到自己不能再放水了,有必要一击结束战斗。

  俊继续结印:“火遁,灰积烧!”易燃烟雾很快就漫布开来,已经沾染到勇一的全身了,勇一心想不急在这一时,先避过这片灰积烧的范围再说。

  烟雾不长不短的时间就很浓了,勇一隐约觉得不太对劲,俊似乎根本不急着去点燃这些烟雾,但自己又犹豫着不敢就这么冲到眼前灰积烧烟雾的范围中去,勇一这才惊觉俊使用灰积烧的用意,俊知道自己虽然厉害,但是进攻方式逃不开秋道一族的秘术,和李洛克在咆哮武馆所公开教授的体术,也就是说,除了几乎无法对俊的身手造成伤害的基础忍具投掷以外的所有进攻方式,都要依赖于肢体接触,这样一来,就算勇一壮士断腕硬顶着俊的火遁忍术进攻,俊的火遁忍术是众人皆知的,自己所受的伤也不会比俊少太多。这无形的烟雾,笼罩在有形的体术进攻上,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俊一直在等,在等勇一的耐心。

  勇一看俊似乎也在等着自己做出决断,不如先趁着这个僵持的机会解开这让人难受的幻术,勇一闭上眼睛,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甚至连五感都暂时停止了,勇一运转着体内的查克拉,梳理着查克拉经络。

  俊的心跳加快,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瞬身之术。”这种基础忍术有着比较迟钝的施法时间,如果不是以其他限制类忍术配合使用的话,在实战中用于脱身和突袭的机会并不大,但凡有点水平的战斗中,这个忍术会显得非常鸡肋。

  俊出现在勇一侧面的一瞬间,自己也捏了一把冷汗,努力稳定住自己,把自己所剩五分之三的查克拉全部凝结在手周围,对着勇一的右臂打了下去。

  就在看台上的人还在讶异,俊为什么要主动靠近勇一的时候,勇一已经感觉到胜负的天平被狠狠扳了一手。勇一赶紧从精神状态中撤出来,一记侧踢赶快击退俊。

  俊虽然遭受到勇一近距离的一次重击,但这次计划总算是成功了。

  …………………………樱:时间紧迫,虽然体术和幻术的训练是你需要的,但会场随时会重建好,你随时会面临夸张的强敌,谁也不知道你能有多少的时间拿来训练新的术,也许一个月,也许一个星期,也许只有一天,所以为了接下来的胜利,你最应该做的其实是把你的长处精益求精,我不算了解你,你自己认为,你的长处是什么呢…………………………

  …………………………俊:“那我的长处是~~~~”…………………………………………

  就在看台上的人还在思考的时候,鸣人就直接问到了樱:“那孩子,在做什么?”

  樱:“原来是这样吗~~~虽然娇气了些,但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呢。”

  鸣人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樱:“这么说吧,秋道勇一刚刚遭到了九倍于自己全部查克拉储备的查克拉手术刀的攻击。”

  勇一的整个右臂和肩膀忽然间像是没有了,等缓过神来,上半身右半部的查克拉经络已经全断了,查克拉经络是错综复杂的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面积小则已,一旦部分被影响的查克拉经络面积过大,剩下的部分也会受到较小的影响。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管台上的加油鼓劲多热闹,大部分人都已经看出来,这场战斗的局势开始变得不明朗了。

  俊的体力和查克拉储备也不乐观了,但是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俊不管怎么说是不能在这里半途而废的,对方的右手已经不能倍化了,左手也一定已经受到了波及,接下来………………

  勇一的耐心已经消耗完了,换了左手:“倍化术超推手!”虽然体积不小,但是这一掌的力道已经远不如从前了。

  “火遁豪火球之术!”俊放出的火遁直接击退了勇一的推掌,勇一遭到豪火球的抵抗,脚下不由得踉跄了几步。还没等勇一站稳,俊就逼到了勇一的面前,俊的身位可谓咫尺之遥,就在一瞬间,俊的结印速度快的令人印象深刻:“火遁火炮!”

  近在咫尺的一记火炮(俊的独创火遁忍术,杀伤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破坏力和力道却是一流的)把勇一狠狠地推了出去,勇一的身体几乎是平行于地面的在半空中滑翔,狠狠地砸到了会场的墙壁上,整个人的身体都嵌了进去,这火遁忍术没有给勇一多大的伤害,倒是撞到墙上让勇一感觉蛮疼的。

  这一次交锋中,勇一明白了自己双手的倍化术可以说是不能再用了,而如果只靠体术就想打败俊的话,鬼又知道俊的查克拉还剩下多少,一个能铺天盖地的挥洒着灰积烧烟雾的下忍,从心理上来讲,没法说服自己上去和他火拼。

  “真热………………”勇一一直没机会解开这个幻术,也不敢再分神。

  进行到这一步,俊感到自己已经稍稍占有优势了,自己甚至可以开始主动出击了,俊打算直接进行战术的最后一步:“火遁凤仙火之术。”威力零散的小火球,俊只图勇一改用腿部倍化术来弥补攻守。

  随着一声巨响,一阵大风把灰积烧的烟雾和威力可怜的小火球都吹散了,风的中心站着的是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的秋道勇一,勇一胸前口袋里的三色药丸,少了一颗法炼丸。

  俊的心态很难接受了:“怎么……会,什么跟什么啊。”

  勇一打通了全身的查克拉经络,幻术解除了,手术刀的伤害也稍稍得到了弥补。

  “不得不说,你是蛮有一套的。”勇一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来结束这场在自己看来是意料之外的闹剧:“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勇一倍化了腿部,极大的增强了脚力,只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超推手!”倍化的手掌大的完全可以一把握住俊。

  俊感觉像是被一座石山砸中了,自己的体力终于宣告崩溃了,趴在被击飞的位置上。

  勇一不下杀手,看了看会场里的监督上忍,虽然不说话,但是摊摊手向他表示该选宣布自己赢了,但是看了半天,那个上忍一脸茫然,扬扬下巴冲着俊的方向。

  勇一这才看见俊勉强的坐了起来,手搭在重伤的部位,正缓缓施展着治愈术,还在挣扎。

  俊喘息着,俊从没觉得一步步迈向胜利是一件那样让人欢喜的事情,从没感觉到自己对胜利竟然如此渴望,就在刚刚,就在俊一步一步的完成着自己的计划的时候,那感觉,就像亲手增减着胜负天平的砝码之间一样,一点点靠近,一点点让胜利的光芒照进自己的视野里。

  可好像,这些都被那个小玻璃罐里的一个药丸葬送了。

  俊的反应越来越慢了,这让勇一的动作在俊的眼里看起来更加的迅速,更加的不可预判。俊面对勇一迎面而来的进攻,俊几乎放弃了防守,完全转过头去向后跑,力求脱离勇一的追击。

  这不管怎么说都不好看啊。

  台上依稀能听见一些唏嘘声,一些纯粹的外行观众开始抱怨自己的票钱打水漂了。

  樱:“这样一来,之前的战略就都白费了…………”

  鸣人:“隐约能感觉到这孩子之前的做法是有一些明确目的的呢,你知道他的战术么?”

  樱点头:“嗯,俊专门为了秋道勇一准备了一个忍术,如果用得出来的话,是有希望的。”

  鸣人一笑:“量身定做么?从预选赛时我就感觉这孩子有股发明创造的劲儿。”

  樱:“是知己知彼的劲头啦!”

  鸣人:“啊嘞?”

  樱:“俊明知道对手是强敌,光靠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无法单靠修炼缩短差距,所以他特意了解了对方的习惯,然后制定了一个专门为了秋道勇一而准备的忍术。不过现在看来,执行力实在是不够了。”

  俊还在跑,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体力?精力?查克拉?这些俊所剩的都不多了,但俊不想输,要说有什么还在支撑着俊的脚步,也只剩下意志了。

  但俊受到的攻击越来越多,包括俊自己在内,大家心惊胆战之余,也惊讶于俊的身体居然能撑这么久,然而话虽如此,俊的状态几乎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俊的移动都已经很困难了,有了第一次占据优势的经验教训,勇一这一次好像不会再给俊任何的机会了。

  治安队的人被谁在身后推了一把,刚想回过头去凶那人,这才看见是惹不起的猿飞家族长。

  猿飞隼喙气的脸通红,眉毛拧成一结,迈着沉重的步子往会场内闯,大有一副“挡我者死”的劲头。

  “隼喙!”油女志乃企图喊住猿飞隼喙。

  但看样子这位猿飞家族长的耳朵可能已经在他的心里没有一席之地了,此时他的心里就只连着他的眼睛,他只能看见自己的儿子在场上被同样是木叶的忍者打到几乎要丧命。

  有时候事情的发生,或者说想法、念头的产生就在一瞬间。俊受到一记下砸拳的打击,视线不自主的看到了秋道勇一系在腰间的那瓶只剩两颗的三色药丸。

  就在勇一想要继续攻击的时候,那动作刚开始的时候勇一还以为那是一种为了躲避攻击的下意识动作,毕竟这动作很诡异,看上去似乎还带着三分反击的意思,反击?别逗了,勇一才不可能相信这样的一个人还能有反击的能力和意志。

  俊俯下身去,把重心尽量向前倾斜,让自己的身体倒向前方,再伴随着下伏的动作,心里想着,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一来勇一没有防备,二来俊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孤注一掷的赌了一次。俊伸手一把抓过来了那药瓶,就连常规的前翻滚的倒地动作俊也做不出来了,一点力气也没有,愣是整个脸怼到了地上。

  俊没有爬起来或是回头看,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不起眼的小药丸,俊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起来,拨开瓶盖,吞下了第二个格子的药丸。

  自信的勇一在这几秒里根本想都没想过俊刚才偷了自己的东西,勇一以为俊倒地了,如果起不来的话,上忍应该就会宣布胜负了。

  俊的身体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首先难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即使是有了抢瓶子的鬼主意之前,俊也早就听说秋道一族有一种秘药,虽然效果良好,但是吃了会对身体有很大的负担。接下来的,自然也就是自己所期待的那样,查克拉和体力不可思议的喷涌出来了,俊受的伤虽然没有办法了,但是对于俊的战斗来说,查克拉就是一切。

  俊赶快站起来,和还在自己身后的勇一再多拉开一些距离,紧接着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俊的身体发生了有点可怕的一幕。

  “呜呜~~额啊啊啊…………!”俊身上的肉像是被抽干了水似的,一下子变得干巴巴的,像是个衰老的老人才会有的样子,虽然依稀能辨别的出来这并不是真正的衰老,但是即使只是看着他,人们都能想象得到当事人所感受到的痛苦。

  俊在一瞬间瘦了一大圈。

  俊跪倒在地上,喘着粗气,感觉像是摆放在烤架上的羊排,被火和油煎烤掉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点水分,俊只感觉到渴,无比的渴,就在那一瞬间,什么中忍考试,什么猿飞家,什么木叶,变得都不重要了,此时只要天上肯掉下来一滴水,俊就能把它当成神的恩惠,俊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什么都不求了,俊心里虔诚又哀怨的祈求这:“我什么都不求了,我什么都不要了,请给一滴水吧。。。。。”俊的脑袋里有一片大海,一片远离火焰的大海,俊望眼欲穿,就渴望那片大海能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不行!”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必须马上停止了!!!”

  鸣人:“但是这样一来…………他遭受的痛苦不就白白葬送了。”

  “你懂什么!他体内的水分刚刚被榨干了不知多少!秋道一族的秘药就是以榨干脂肪的方式大量增强查克拉和体力的,俊没有秋道族人那么夸张的脂肪或蛋白质,秘药的药效就自动用水分代替了!”樱呵斥鸣人。

  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之后,鸣人立刻出发去联系医疗班的人来配合应急治疗,这种情况区区急救组是完全处理不了的。

  俊失落的,从看天变成了看人,俊看见一个好像是认识又好像不认识的脸,似乎刚刚就见过,那人就在离俊不远的地方,他看起来好像很惊讶,也有些惊恐。俊此时的脑子就是一碗浆糊,有点记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了,俊只记得这个人不久前和自己一样,也吃了那种药丸,但他看上去好像没事。

  “又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看台上,就连这几天变了好多的木叶丸也震惊于眼前的场景:“俊………………”

  地狱的腥红烈火,好像烧的全身都是,只不过受着酷刑的只有自己。

  勇一的心里也犯嘀咕了,不知还该不该进攻。

  看台上的山中由美不再从容了,笑意全无的她,灵魂出窍直接依附在了勇一的身上,勇一的眼睛短暂的闭上了一会儿,睁开之后,那个战役充沛的勇一似乎就回来了。

  面对着向自己跑过来的秋道勇一,俊心里明白,这个人如果不是为了伤害自己的话,是绝不会像眼前这样奔跑着的,下一击,没什么疑问就是自己的末日了。

  勇一的灵魂昏睡着,但仍跑向俊,准备给他最后一击。

  俊:“但是凭什么…………?”

  勇一:“木叶烈风!”

  监督人员终于也是决定了,冲到场上:“住手!”

  猿飞隼喙:“不是都说了让你滚开了么!!!”

  俊:“火遁·烬……”伴随着俊肌肉纤维之间发亮的查克拉的聚集,一种几乎看不出到底是液体还是固体又或者是气体的模糊东西朝着勇一飞速的发射了过去。

  这个新身体还并没有那么适应,再加上忍术的速度的确快,也就没躲开。

  这东西打在身上好像没什么事儿,刚刚那股奇怪的东西撞在身上之后就消散开了,但就在下一刻,包括消散开的那一小部分在内,勇一身体的这个右半边都燃烧了起来,准确的说并不是有火在燃烧,而像是勇一的肉体被变成了木炭一样,半个身躯都像是被烧得火红火红又无比明亮的木炭一样,直发着光,让人不敢相信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

  观众席上的一声惨叫发了出来:“呃啊哈!!”山中由美没料到会有这么一手,剧烈的疼痛让她滚下了座位,但混乱中,大家要么没注意,要么以为这是一个小姑娘被吓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