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娇气少爷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2892 2017-03-19 20:50:42

  “你还差得远呢!”樱的语气不是很满意,毕竟这位猿飞家少爷营养充沛的练了一个上午都没见什么进步。

  俊心里才是不爽得很,本来拜师没有找到鸣人或者佐助中的任何一人就已经很郁闷了,结果这个阿姨脾气还挺不好。

  俊按照樱说的做,正在做体术训练。

  这明明就是欺负人嘛。俊小声嘀咕着:“这怎么可能做到呢?”

  樱:“什么?”

  俊:“你早就是超过上忍的实力了,我怎么可能撼动你的怪力呢。”

  “你这是在发牢骚吗?”

  俊嘟嘴。

  樱:“战斗中没有人能时时刻刻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援护让自己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智者不见得有时间思考策略,忍术专家不见得有合适的位置释放强力忍术,忍具专家也可能受忍具储备的限制,唯独体术不一样,体术是一切战斗的根本,是不容易被人抓住短板而击败的一项,然而你却是一个几乎不会体术的娇气少爷。我让你恶补体术难道有错么。”

  俊不说话,继续向樱跑过去,挥着软绵绵的拳头,俊怎么也想象不了自己怎么样才能打得到樱,所以久而久之,俊的出招也越来越没气势了。

  樱:“如今体制变了,中忍考试的平均年龄都是十二到十六岁之间,当年一个十六岁的出色忍者,已经是上忍了。你也已经看到外面世界的人的强大了,你的查克拉储备还不足以让你在战斗中一点体术也不会。”

  俊还是不说话。

  过了好久,樱忽然想起了当年卡卡西老师的铃铛。

  樱灵机一动:“停。”

  俊停手,呆呆的看着樱。

  樱拿出了一个香囊系在腰间:“规则很简单,不许用忍术和忍具,活动范围只限这片训练场,天黑之前,抢到它。”

  结果真的天黑了,俊还是没抢到,除了多挨几个怪力的拳头以外,俊似乎什么也没得到。俊觉得整个训练的目标似乎根本就没什么用,因为樱居然在过程中会主动向自己发起攻击,俊几乎所有的的体力都用在了逃离樱的进攻上。

  晚上回家路上,还路过了残破的中忍考试会场,看着会场残破的样子,俊的脑子里满是那天的电闪雷鸣,还有传说中的尾兽被击败倒地时的巨响,据说修复考场至少也要一个月了,俊打包了两份一乐的味增面去医院看木叶丸,两个人好像觉得区区一个星期之间,好多事都变了,连预选都没通过的木叶丸不再是大家心目中的最强下忍了,中忍在大家心里的印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甚太,一直以来连同伴们都觉得强的不可思议又神秘的他,也终于露出了自己弱势的一面

  到了医院里,俊几乎和木叶丸一样倒在一个病床上,一点也不比木叶丸精神多少。

  医院也静悄悄的了,值班的人恐怕现在也在打瞌睡了。

  突然病房门被推开了。俊直觉的以为是医院的值班医生或者护士,就赶紧跳到窗外,扒着窗沿躲避医生的视线。

  门缓缓打开了,俊看不见人,但透过风声隐约听清了木叶丸的称呼:“鸣人哥……”

  鸣人轻轻的关上门,看了看病床旁边两碗打包的一乐拉面,鸣人心里大概有数了。

  “我刚刚执行完任务,听说了点不太乐观的事情,就回来看看你了。”鸣人的语气听上去很温和。

  不用看也知道,木叶丸是说不出话来的。

  鸣人:“说真的,我一开始也并没有想到。”鸣人看了看木叶丸的反应,就算木叶丸在鸣人那里学了不少东西,木叶丸此刻脸上的耻辱也大于自己让鸣人失望的愧疚。鸣人提起精神来,像是想要木叶丸也跟着自己学,一起提起精神似的:“这个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人的话也不用那么在意,变强的道路是没有终点的,只要你不断的…………”

  “所以这条没有终点的路上,走在我前面的人,才有那么多的人是远的不像话的吧…………”木叶丸的语气并不激烈。

  这在鸣人听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耳光,那本是拿来激励木叶丸的一句话,而且这句话也并不是专门为此而编造出来的,鸣人也一直深信这一点,鸣人一直都认为,无论什么样的挫折,都不能阻挡人们继续向前,毕竟变强的道路没有终点。但此时此刻木叶丸说出的话,一时间鸣人也无以言对。

  鸣人也不知道,木叶丸和自己相比,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木叶丸有更好的营养,更好的师父,甚至是更好的悟性,木叶丸也的确做到了自己十五岁时没做到的许多事情,但木叶丸今时今日的成绩,难道真的只是命运的捉弄么,鸣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自己能做的都做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接下来的事,两个人也只是说些有的没的,像是不欢而散。鸣人:“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或许你们在一起聊聊会更好。”

  俊听到鸣人这样说也就不藏了,从窗外跳了进来,简单的和鸣人问了个好,于是问好和道别就连在一起了。

  鸣人离开了,俊和木叶丸两个人都没什么话,只是不冷不热的吃着拉面,这样倒也好,木叶丸和俊本就不是那种不说话会尴尬的客套朋友,更何况,俊现在连自己的心情都整理不好,更别谈安慰木叶丸了。

  俊认为是命运在可怜自己,给了自己额外的时间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晚上俊怎么躺着也睡不着,和新的师父关系很尴尬,所以训练起来总是没法全身心投入,其实这本算不了什么,俊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自从里奈死后,俊的心里就失去了根基,俊总希望能从谁那里找到一点类似于依靠之类的东西,俊自己也是半个男人,哪好意思像谁表达自己需要依靠这样的意思?但是俊有的时候,真的希望父亲可以更加体谅自己一些,俊不是不知道,父亲被猿飞家这样庞大而又复杂的家族压得喘不过起来,家族里每一个小家庭的人的分量都要考虑到,都要照顾到,出了矛盾,吃亏的永远是父亲,永远是父亲牺牲一点利益平息族人的摩擦,所以也许很难拿出一颗平静安详的心来悉心栽培自己,母亲倒是疼爱俊,但母亲是个典型的家庭妇女,绝少涉及忍者事务,政治斗争什么的就更别提了,母亲所了解的仅限于常识,既不能给俊力量,也不能给俊启迪,如今的俊,区区安慰,已经不够了。

  要说今天晚上有谁最没有睡意的,那一定是木叶丸,守鹤被击败的场景历历在目,木叶丸有时会用这来安慰自己,连守鹤都能打败的人,自己输给他又有什么可羞耻的的呢,但木叶丸越是这样想就越是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耻辱,自己是怎么从木叶最强下忍变成一个需要靠理由来走出失败阴影的人的呢。怎样对待才最好呢,木叶丸想了想,其实只要等中忍考试的热度一过去,小茉莉和乌冬自然都通不过考试,到时候大家还是三人一起执行任务,很快这件事就会过去的,但是那样不就相当于躲在快乐中安乐死一样么,木叶丸就算年纪不大也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了,嘴上说着什么为了村子而战,其实只是常年执行着C级到A级之间的任务,穿着忍者服混吃等死的人而已,木叶丸能想象,像那样的人年轻时尚好,到中年以后,就会逐渐开始沉迷喝酒和赌博,修行会荒废的越来越厉害,没有家庭倒还好,如果有妻儿的话,还会给木叶村的监狱添砖加瓦。

  木叶丸越想越烦闷,甚至一度生出了些很负面的想法,直到木叶丸想起那天那个雷隐忍者在正式考试时对战砂隐人柱力的一句话。

  ……………………………我并非比你强大,我只是比你坚韧…………………………

  这话看起来很像是彰显坚韧的重要性,木叶丸相信自己如果把这句话复述给别人的话,大多数人也都会这样说的,说坚韧有多么重要。

  但亲手与之交手过的木叶丸不这么觉得,木叶丸总觉得,这样的一句话,从这样的一个人嘴里说出来,似乎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个意思。

  木叶丸想了很久,自然也就很晚,虽然不至于天亮,但确实也想了很久了,知道木叶丸完全参透了这句话,木叶丸才能安稳的睡上一觉,木叶丸也才知道,从今后的每一个早上醒来之后,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了。

布里茨4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