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老变态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2391 2016-05-21 12:08:25

  鸣人和佐助已经在路上了,鸣人和佐助一边走一边说。

鸣人:“继续说吧,你了解的有多少?”

佐助:“霁川家那个已故的元老似乎早年间和一些邪教走得很近,根据暗部的调查,应该是他掌握着一些和那个邪教有重要联系的东西,可能是某种信息,也可能是某种宝物或武器。”

鸣人:“看来暗部活着回来的人并不多啊~~~”

佐助:“那不如你直接说说看?”

鸣人:“飞段…………!”

佐助:“嗯??”

鸣人:“也许你听说过,但你没和他亲自交手过,这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忍术上的造诣,是凭着一种不可思议的不死之身才跻身当年‘晓’的队伍里的。”

佐助:“邪神教?我想起来了。”

鸣人:“当时这个人是由鹿丸打败,并亲自把他身体的碎片埋葬在有鹿群居的土地下面的,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他的身体碎片被某些人找到了。”

佐助:“那是十多年的事了吧。”

鸣人:“没错,大家过得安逸了,有些事居然都被忘了。将近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事了,尤其是像邪教那种难以理解的事情,根本不是我们能揣测的了的,不死之身的尸体学会独自蠕动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佐助:“这样看来,有些事情就说得通了……”

鸣人:“怎么说?”

佐助:“我刚刚靠着直觉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我把那个霁川家的遗子交代给我爱罗了,我感觉暂时不应该让他留在木叶。”

鸣人咯咯笑着:“是啊,你的直觉永远是比小樱更准的。”

佐助懒得翻白眼。

鸣人:“好!我们重新理一遍我们知道的事。霁川家的长老早年从事邪教的祭祀活动,或是了解让人变成不死之身的方法,或是手上有赋予人不死之身的器物。接下来,霁川家遇害,宝物或是信息是否泄露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霁川家活下来的孩子,霁川和彦,身体已经显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异常,根据小樱的诊断初步可以断定是接受了某种邪教祭祀仪式,获得了不完全的不死之身,但霁川和彦本人却对此没有记忆。”

佐助:“差不多了吧。”

鸣人:“鹿丸关于霁川家事情的第一手资料你一定也看过吧,那三个叛忍。”

佐助想了想:“就算实力再强,仅凭三个人就做到一系列那么有组织的活动,怎么想,也都还是不现实,我总觉得那几个叛忍都只是几只爪牙,虎头还不知道藏在哪里呢。”

这件事告一段落,鸣人又提起了中忍考试的事:“一周后,中忍考试的最后阶段就要开始了。”

佐助:“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会突然提起来这个。”

鸣人:“都说这届的孩子们是史无前例的强的。”

佐助:“也是史无前例的惨的,除去特别批准的名额以外,木叶只有两个晋级的名额。”

鸣人:“怎么会!?我还想尽办法抽了时间回去看了一眼呢!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佐助:“哼~~~木叶孩子再强,也不能阻挡别人村子的孩子人才辈出啊。”

鸣人:“真让人惊讶……”

佐助:“刚刚小樱来道别的时候,你见过的那个孩子就是其中一个。”

鸣人:“那个……我记得你说那是猿飞家的少爷!?那剩下的那个……!”

佐助:“很遗憾,不是木叶丸。是李的学生。”

鸣人惊讶的停下了脚步:“怎么会这样。虽然说木叶最强也许是有些自满,但是木叶丸的实力早就不是下忍这个名衔能衡量的了。”

佐助:“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看了一眼中忍考试的成绩单,木叶丸的对手是一个叫伊姆斯的雷隐忍者,其他的事情就没有留意了。”

鸣人虽然觉得可惜,但是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能做些什么。

鸣人和佐助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天还没亮就赶到鸣人所说的据点了。

佐助看了看据点的样子,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呵,还真是偏僻的可以呢。”

鸣人:“你能认出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么?”

佐助:“前田泰辅……唯一一个有照片资料的人,怎么会忘呢。”

看了看,据点集会中,六七个忍者都围着篝火坐着,其中就有一个人,看他们的座位就能看出来,那是剩下几个人的领导者。

佐助没有多说什么:“有把握么?”

鸣人却觉得有点不妥:“解决这几个人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就动手真的好么?毕竟其他人的身份还不能确定,如果就这样出击打草惊蛇的话,说不定会让接下来的调查更困难。”

佐助:“有把握就好,上把。”佐助没有等鸣人的回应,从鸣人身上抽走一个特质苦无就冲上去了,鸣人怎么也想不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居然轮到自己劝佐助冷静了。

佐助趁着那些人没有防备,仅仅只用手里剑就结果了四个人,剩下的前田泰辅和两个人感觉到自己摊上麻烦了,泰辅:“不要松懈!”这句话给那两个人提了提神。

佐助根本不管那两个人,而是在路过的时候,拔下了从鸣人身上拿来的那只苦无,再向前扔过去,那两个人对苦无的轨迹谨慎的很,认认真真的挡开了苦无,然而鸣人发动飞雷神之术,一瞬间出现在了那两个人的面前,手里握着在树林里就已经准备好了的螺旋丸干掉了那两个人。

另一边的不远处,佐助拿着手里剑已经逼到了前田泰辅的脖子上,不过处于直觉的,佐助微微一笑,马上松开了前田泰辅的身体,而是转身像五十度角的后方高处看去:“写轮眼,月读。”

原处前田泰辅的身体下一刻就显现成了木桩,而前田泰辅的真身就躲在佐助看过去的方向,泰辅还因为惊魂未定而打算回头看一眼那两个人有没有跟过来,却没想到就和佐助的眼睛对视上了。

泰辅一瞬间感觉天空变成了血红色,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都有无数只恶狠狠的眼睛盯着自己,那种恐惧是来自心底的,和以死亡相威胁的事情不能相提并论。

泰辅被吓傻了,从树枝上摔到了地上,等缓过神来的时候,身上关键的查克拉穴位上已经被各自插了一支苦无,泰辅看清了佐助的脸,再看看另一边弄着篝火的鸣人,沉默了半晌之后竟忍不住大笑起来了:“我认了!被木叶的冰火极光联手打败,传出去也不丢人!”

佐助见多了这种为了名声可以付出一切的人:“是啊,整个过程大概有三秒,你们还真是难啃的骨头哈?”

佐助在解开月读之前就从泰辅的嘴里问出了其他几个人的身份,都是些无足轻重的普通上忍,什么信息也不知道。“可以了鸣人,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木叶吧。”佐助说着扛起前田泰辅的身体:“剩下的就是那个老变态的活儿了。”

鸣人听这话菊花一紧,脑子里浮现出大蛇丸那个老变态的样子,鸣人不知道佐助和大蛇丸相想对这个人的身体做什么,鸣人也就不多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