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正式预选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5411 2016-04-24 15:26:28

  “今年的孩子们是不是有点强的过分了?”

“时代不同了嘛,忍者学校的教育已经今非昔比了,下忍也有越来越多可以积累实战经验的机会,再加上制度的改革,这群孩子也比当时我们晋级中忍的时候大好几岁了。在我们那个时候,如果是这个年龄的话,出色的同龄人已经都是上忍了。”

监督上忍在简单的和高层交流过之后,就回来念出了下一场对战忍者的名字:“木叶 猿飞俊,对 雷隐 萨姆。”

俊的感觉怪怪的,感觉像是有点害怕,俊走上场,看着迎面走来带着同班忍者的加油的对手走过来时,俊的感觉很像是在害怕,那感觉和小时候的经历很像,俊虽然记不清细节了,但是小时候那种由三四个人组成的小团伙的样子却是历历在目,俊从小的时候没少打架,但那都是迫于三人一伙,五人一帮的小“帮派”的压力,而且那时候俊因为都是自己独来独往,偶尔遇到的援军也只有木叶丸一个,所以俊小时候打的架,大多都是输了的。

那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团伙的人一样,黝黑的皮肤也就算了,更多的还是得益于他们低俗的谈吐让俊回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或许那两名队友的加油并没有给俊的对手带来多少士气,反倒是提醒了俊,俊自己其实是孤独一人的。

俊和萨姆面对面,监督上忍确认过之后就宣布开始了。

萨姆显得很放松,根本没有什么先发制人或是试探的动机,但是俊还是向后跳开了大概六个身位的距离。

萨姆显得不屑一顾:“哈?这么紧张可不好啊。”一边说一边打开裤线处的忍具带,上面整齐地挂着大概十多副手里剑,双腿两侧加在一起,就是二十多副了,萨姆走动的时候,忍具带就在两腿边那么甩来甩去的:“你是喜欢打防守反击的么?那我就先下手了。”

台上的队友看不过去了:“哈!?让萨姆先动手?”

“那小子十有八九是不了解萨姆的战法,要不就是个白痴。”

“你看看他的样子,身上连个忍具都没有,也不带卷轴,他是来旅游的么?”

“也不像是体术见长的忍者,你看他手上细皮嫩肉的。”

萨姆搓着一对精巧的手里剑,向俊扔了过去,两只手里剑在空中的轨迹碰撞了一下互相弹开了,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从俊的前后两处飞过来,萨姆自己疾步跟了上去。俊本能的侧身躲开两只手里剑,萨姆就抓住俊的动作落点,再掏出一对手里剑像俊扔过去,虽然这次没有什么刁钻的轨迹,但是萨姆似乎根本不管手里剑是否命中,扔出手里剑之后,直接结下了一个印:“忍法·雷引。”

萨姆的雷属性查克拉在四只手里剑之间连接了起来,本应该是被俊躲开的先前两只手里剑就向着剩下两只手里剑的方向再次飞了过去。带着雷属性的引导,手里剑的力度比人投掷的力度大得多了。

因为第二次攻势的手里剑速度太快,容不得俊思考,只能下意识的消耗查克拉用忍术抵挡:“火遁·炎炮。”一发颇有破坏力但杀伤力不足的火球砸向了迎面而来的四只手里剑,撞击的瞬间,火球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力,把那四只手里剑吹了回去,俊趁着火焰挡住了萨姆的视野,抓住这个机会继续展开攻势:“火遁·豪火球之术。”

本以为是为了挡回自己的特质手里剑的余火,但是当豪火球迎到萨姆面前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萨姆使出手腕的全部力气,向远处扔出了一个特制手里剑,就在豪火球砸到自己的身上的一瞬间:“雷遁·逆流。”萨姆和远处的手里剑交换了位置,俊很快也就发现了他的位置。

日向宁次默默的走进了会场,毫不引人注意,看着萨姆的忍术自言自语着:“真是方便的忍术呢。”

萨姆单凭温度就能感觉得到,豪火球之术虽然不算什么太厉害的火遁忍术,但刚刚那一下如果轻易挨到的话,可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仅仅是贴近自己的皮肤,萨姆就感到自己的脸上已经有少许灼伤了。不过没关系,机动性优势和主动权仍然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萨姆心里想着,虽然这个人的火遁忍术不容小觑,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讲,或许这对于萨姆来讲正是个好消息,如果眼前的这个木叶忍者的火遁忍术真的是首屈一指的话,那么或许,除了忍术以外,这个人别无所长?。萨姆不断地试探性进攻,越是试探,萨姆就越是相信自己的判断了,萨姆自己是一个难以被贴上标签的忍者,说萨姆是靠忍术的么?萨姆的雷遁忍术的确是罕见的秘术,可这套忍术却又和忍具紧密相连,没有忍具的配合,忍术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如果说萨姆是靠着忍具的忍者?但是萨姆真正的优势又是电光火石搬的体术和剑术以及与之相配合的白打流幻术(一种不追求完全用幻术控制对手,以一个又一个的细微幻术令对手在持续的近身战当中破绽百出的幻术流派或幻术新思路),可以这样说,萨姆这个忍者,是一个几乎全能型的忍者。

渐渐地,俊开始不再用火遁忍术防御或是镇压萨姆,改为持续的闪躲,这样的表现,台上的人却有些看不过去了。天绪嘀咕了一句:“他怎么了?忽然就开始躲闪了,我记得他不是身手见长的人啊。”

“查克拉……”宁次说:“是在保存查克拉。”。

宁次一说话,天绪才发现宁次也来了:“哦,哦~~~可是,对方也在持续的使用忍术,无论是查克拉量还是忍术强度,俊都不会输给对方啊,相反,这是俊唯一的优势,如果不用忍术的强度取胜的话,对手似乎各方面都比俊强出很多呢。”

宁次:“这一点俊当然知道,不过我想俊应该已经发现了……”

天绪:“发现什么?”

宁次:“对方的忍术,应该是不会,或者说几乎不会消耗查克拉的。”

关于这一点,不止天绪,甚太和真纪也都吓了一跳:“哪有不用查克拉就能释放的忍术?”

李回来了,见到宁次简单的和宁次打了招呼,也从大家那里了解到了刚刚的进展和宁次的分析。

宁次继续说:“李,你看见雷隐身上的忍具了么。”

李看了一眼:“有什么问题么?”

“你记不记得,猿飞阿斯玛前辈曾经使用过的查克拉刀?”

李:“你是说?”

宁次:“就是和那同一类的材料。对方的雷遁忍术并非不消耗查克拉,只是非常少而已,甚至如果控制得当的话,可以在战斗过程中通过保持体力就恢复过来,这全是得益于忍具材料,因为忍具性质对查克拉很敏感,所以即使只发动很少的查克拉,依然可以做到不输于标准水平的忍术。”

天绪:“这………就没有一点点作弊的嫌疑么?”

李:“虽然这确实在实力之外的方面给对方带来了很大的优势,但是毕竟根据规定,忍具的材料从来就没有被限制过,甚至像忍犬这类的东西也依然是被允许的,相比之下,特殊材料的忍具也就不算什么了。”

俊也注意到这一点了,岁然俊没有日向的白眼洞察对手体内的查克拉储备,但是一方面俊是猿飞家的人,听说过阿斯玛的查克拉刀这一类事情,另一方面,对手的忍术本就很特殊,在忍术强度对攻的情况下,俊渐渐觉察到了对手似乎毫不疲惫,且毫不吝啬查克拉,虽然没有在意识中明确的得出结论,但是俊明白自己不能再消耗查克拉了。

萨姆就仅仅只是用手里剑的把戏就追打了俊好一阵子,就在俊找到了一次合适的机会的时候:“火遁·凤仙火之术。”找准萨姆的手里剑飞过来的轨迹,俊在这一瞬间用凤仙火挡住了大多数手里剑的来路,为自己的正面进攻打开了很大的空间,萨姆原先通过手里剑的轨迹来封锁自己的行动范围的战术就失败了,想到或许这是给对手重创的一次机会,俊再次调动起查克拉:“火遁·火龙炎弹!”

这一次的火龙炎弹的排场可比豪火球之术吓人多了,情况的转变有些突然,萨姆一时之间也感觉想要靠身手避开不见得来得及,就在这一瞬间里,一个漂亮的念头在萨姆的脑子里成型了,索性一口气扔出了所有的手里剑,但这次情急之下手里剑却没有明确目的性的被投掷出去,只是在半空中散落着,凌乱的手里剑在空中像是开花一样的散开,萨姆也赶紧结印:“雷遁·万雷天牢引。”所有的手里剑在半空中被雷属性查克拉连在了一起,他们的的位置似乎突然就有了规律,每一个手里剑都有它的位置。

也就是下一秒,萨姆确确实实的被俊的忍术打中了,但同时,那个奇怪的雷遁结界上面的所有手里剑都插进了俊的身体里,嵌的很深,还伴随着持续不断的雷击。

我爱罗在看台上:“是个很有战斗经验的孩子,只不过…………。”

看上去的话,似乎还是俊吃的亏更大,俊的火龙炎弹在萨姆的雷属性结界中似乎威力有所削减,也不足以一击分出胜负,萨姆勉强站了起来,看着火和雷的战斗硝烟那一边俊的身影好像不是很对劲。

“绝招就是这个了吧?”另一侧传来俊的声音,萨姆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烟一会儿就散了,那边那个受着持续的电击的影分身支撑不住了,也就消失了。萨姆心里不是一般的不爽,自己的看家本事被暴露了不说,还被摆了一道,因为是危急时刻,萨姆没时间去注意俊影分身+替身术这种基础组合忍术,虽然在无法逃避对方重击时尽量选择让敌人也受到重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萨姆唯一错就错在太自信于自己的这个战术选择,萨姆甚至想好了日后别人夸奖起自己今天的明智选择时,自己该怎么回应,就是因为这过分的自信,萨姆没有觉察到俊这个简单的伎俩。

说真的,俊还有些纳闷儿呢,自己虽然用凤仙火打开了进攻的空间,但是自己冲上去的时候毕竟是暴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的,除了进攻意图以外,自己可以说是漏洞百出,自己留一个替身术也是很正常的,为什么对方会连这一点都察觉不到?这是战术博弈中非常简单的一个制约关系,难道雷隐的忍者学校里没有这一课?

萨姆几乎快气昏了头了,熟练地结印,弄出了四五个雷遁分身,又紧接着结一个不同的引:“雷遁·雷凯!”算上本体的五人身上闪烁着少许的雷遁火花,俊记得这个忍术,是雷隐忍者很棘手的一种忍术,甚至可以说是雷隐忍者之所以被称作雷隐忍者的忍术。

紧接着,就像俊所摩想的那样,萨姆和几个分身的身手成倍的变灵敏起来。

“不好玩儿了……”俊承认,自己其实根本看不清五个身影的动作意图,甚至还有一丝放弃的想法。

五个人的手上围绕着雷查克拉,吸引来了散落在地上的二十多副手里剑,每人手里有四把,四把手里剑被雷查克拉连接着,连成一种圆环形状的武器对俊开始展开攻势,在进攻过程中,萨姆五人手中的武器随时会变换形状手里剑和手里剑之间的组合方式非常自由,让俊根本没有防御的方法,俊刚刚抓住一个人的手腕,阻止了刚刚要划下来的环状手里剑,电链就好像断开一样,让四只手里剑变成竖直排列的形状,像是一把没有刀刃,只有刀尖的短刀,俊赶快推开这个不知道是本体还是分身的人,俊再下意识的转过身来防御自己的身后,两侧的人就又带着手里剑刺过来,俊用小臂上的铁丝护臂挡住了两侧的进攻,两边的人似乎马上就取消了手里剑之间的电链,右手边的人看上去似乎是本体,他重新开启电链,还没等俊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左手边的那四只手里剑就都被吸引过来了,插进了俊的左肋上。

这一下还是很疼的,俊明白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近身战本来就没有优势,他看上去还演练过影分身的组合战斗,近身战斗对俊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火遁·灰积烧。”俊也做好了觉悟,连同自己和萨姆及分身一起攻击,烟雾很快就弥漫开了,萨姆的动作再快,终究还是没快过风的速度,灰尘烟雾弥漫了半个会场,顷刻间化为一片火海。

可以这么说,这个忍术用过之后,之前两个人的所有优势和劣势都化为乌有了,现在场上剩下的只是两个疲惫不堪的人,作战能力都大不如前了。

萨姆慢慢站了起来,俊也站了起来,两个人远远的对视着,似乎谁都没有体力先展开攻势了。

俊已经很累了,呼吸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了,俊记得这种感觉,就像每次长跑一样,一开始的时候似乎跑多久都没问题,并不是自己过度自信,而是身体中那种体力充沛的感觉总是这样告诉他‘你跑多久都没问题’只是渐渐的,心肺功能逐渐显现出局限,那种胸腔里奇妙的感觉总是让俊感到害怕,害怕自己在长跑的时候会掉队,害怕那些自己所不熟识的人当中总有那么些人以嘲笑别人的失败为乐,俊既害怕自己倒下,又害怕那种感觉本身,如果自己不倒下的话,那种感觉恐怕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吧。

我为什么在这里?

萨姆似乎已经决定要做最后一搏了。

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萨姆也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个木叶忍者似乎整个过程中没有使用过火遁忍术以外的战斗方式,既然如此………………。

我为什么不就这么倒下算了?我为什么还站着?

萨姆拖着身体跑了几步,结印:“水遁 爆水冲波!”气势汹涌的水遁迎面扑了过来,那恐怕是萨姆剩下的所有的查克拉所发动的忍术了。

俊眼睛呆呆的看着前面,依稀能看见那个雷隐忍者的身影和表情,不知怎么的,俊一下子就想起了两件事,一件是开战前,对手和他的同班队友击掌鼓劲的时候,那种混混一样的言谈举止,另一件是,苍辉,里奈,两个人遍体鳞伤时的样子。

“火遁 幽兰戴尔!!!”俊眼睛瞪得吓人,一把由火焰绘成的巨剑出现在了半空中,火光照亮了整个会场,虽然会场本就有灯光,但灯光和火光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灯光照亮人们的眼睛,让人们选择他们所看到的,火光照亮人们的内心,让人们选择他们所相信的。就在那把火剑出现在半空中的时候,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还有一丝认为雷隐忍者会赢的想法。

水火碰撞,激出了大量的水蒸气,顷刻间会场内一片迷茫。

“死吧,死吧!!!”俊不停地榨干自己体内所剩的查克拉去支撑自己的忍术强度。

过了一阵子,监督上忍商议后才决定进入场地内鉴定情况,决定是否停止比赛。

好在监督上忍小队里有一名日向族的忍者,用白眼很快就发现了俊的位置,上忍跑过去向俊确认:“嘿,没事吧?你还好么?你能看见你的对手的位置么?”

俊处于半昏迷状态,连上忍几下摇晃都经不住,就昏倒了,上忍赶忙扛起他,把他带回了观众席上。

又过了一会儿,水雾也散开了,那个叫萨姆的也被发现了,他的躯干部位三分之二的部分已经消失了,心脏的位置也消失了,直接就可以确定是死亡了,尸体浑身充血,看上去是因为剑状火遁忍术插进身体的一瞬间因为高温所导致的。

虽然按照规定,昏倒或失去战斗能力的考生一般情况下都会被判为失败,或者平局,但考虑到在失去战斗能力之前完成了击杀,所以胜者依然被判为猿飞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