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你已经是中忍了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4349 2016-05-08 11:03:44

  俊才刚醒,就发现自己已经是在医院了,这样看来,似乎已经过去几天了吧,毕竟现在是上午。

考试时的画面一直萦绕在自己的脑海里,仔细想想俊自己都有些后怕,自己居然还有那么拼的时候。

犬冢牙推门进来了:“你比我想象的醒的早啊。”牙带了一篮子苹果,放在了病床旁边的桌子上,牙把窗户打开了,虽然有一点风,但是阳光很好,所以俊即使只穿一套病服也没那么冷。

“老师……”俊嘀咕着

牙:“不许抱怨,你难道还指望我给你带花过来?”

“不。”

“好了,吃点东西吧。”牙把一个苹果扔给俊,自己也拿起一个啃了一口:“吃什么都有可能错,但是吃苹果绝对不会错的。”

“我……”

牙:“你那个忍术可真是吓人一跳呢,隼喙还问起过我呢。”

俊:“考试……结束了么?”

牙:“嗯。你已经晋级了。”

俊没有胜利的感觉:“木叶同期的人,大家都成功晋级了么。”

牙放下苹果,表情阴沉了一点点:“其实晋级的人并不多,赤西甚太,秋道勇一,山中由美,还有你。”

俊一下子还有点摸不着头脑:“除了甚太以外,我好想都没见过…………”

会议室内

“那是自然的,秋道勇一和山中由美都是火影大人这次特批参加中忍考试的,他们之前并没有上过忍者学校,也自然没有机会成为下忍,所以在名单里找不到他们是很正常的。”静音在纲手开居酒屋之后就兼职做鹿丸的助理了。

“那么火影大人,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至少,可以向我们说明你特别批准他们参加考试的原因么?既然是被火影看中的孩子,想必总该有些过人之处的。”

鹿丸叹了叹气:“不是不告诉你,告诉你了你听的明白么…………”鹿丸的语气很无奈。

那位高层情绪受到了点刺激:“还是请火影公布吧,既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想木叶的其他高层们当然也都想知道。”

“先说山中家的那个孩子吧,她说起来比较简单。”鹿丸看上去好像要开始一翻解释了的样子,高层们纷纷整理坐姿,等着听鹿丸讲。

鹿丸:“山中由美的特点就是,没有人知道她的特点。”

高层感觉像是被耍了一样:“火影大人,您的意思是说,您特批的这个下忍资格完全是按照您的喜好么!?”

鹿丸的表情很无助:“静音……”

静音明白了鹿丸的意思,打开了会议室的放映机:“为了证明他们具备基本的下忍素质,也为了保证他们不至于在中忍考试中无意义的丧命,火影大人私下安排了对他们基本能力的检测,接下来是这两名考生接受测验的录像。”

高层也都不说话了,乖乖的看录像。

第一组录像看上一个去是有关那个秋道族的孩子的,虽然平淡,但是一个下忍该具备的素质他已经在考验中都证明了,确实是有资格和下忍们一起参加考试的,所谓特批也只是程序上的问题。

而第二组录像却让木叶高层都大跌眼镜,在这组录像中,接受检验的是一位体型纤细的少女,虽然女孩并不奇怪,但是在“陷阱洞察”“野境生存”和“单人对战”的项目当中,居然每一个环节都没有人为难她,陷阱洞察的项目中,所有负责管理陷阱的监督上忍们都一起睡着了,她虽然没有躲开每一个陷阱,但是因为没有人发动陷阱,她勉强算过关。如果说陷阱的问题是监督上忍们身上出的问题的话,那么单人对抗的时候,就更让人咋舌了,安排与这位少女对战的中忍,在开战前整个人还都是好好的,一到了开战的时候,那个人的眼神好像就发生了变化,中忍的反应给人感觉并不像是中了幻术,他的瞳孔仍然是有神的,只是那位中忍非常肯定的像监督上忍报告说自己要放弃对抗,自愿认输。大概是考虑到这位中忍可能有个人因素的时候,录像里接连换了好几位中忍,可视情况都一样,没有一个人愿意和这位少女战斗的。

知道录像接近结尾处的时候,大家看到了鹿丸的身影出现在了录像中,鹿丸站在那个叫做山中由美的少女面前,在录像里可以清楚的听到鹿丸对监控室里的人说:“就把我当做一个普通的监督上忍就可以。我已经准备好了。”

随着监督上忍宣布开始,鹿丸居然和之前的所有中忍呈现出了类似的情况,录像里鹿丸直接转过身来对其他人说:“我弃权,我感觉我打不过她。”

录像放映完了,但是静音先没有开灯,鹿丸站了起来对所有的木叶高层说:“你们能明白那种感受么?我想没有人能,即使是亲自体验过那种感觉的我,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鹿丸看了看刚刚那位大名的表情:“我并没有中幻术,山中由美的父母也都是山中族人,不存在特异瞳力的可能性,我只能说,在那几秒里,我的大脑自己告诉我,眼前这个人很强,不要试图打败她,她不是战略能打败的存在,如果动了伤害她的念头的话,自己一定会死的。很匪夷所思对吧,为什么我的脑袋里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念头。事后我们向参与考核的中忍们了解过,每个人的脑袋里都产生了不同的念头,有的认为这个女孩是幻影,根本打不到,有的认为这个女孩非常可爱,根本没办法动手,甚至有人说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妈妈或者自己的女儿之类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害她。”

看着高层们若有所思的样子,鹿丸坐下舒了口气:“所以,你们能理解这种情况么?我的特别批准,也是为了期待着能找到解开谜题的方法,无论这个孩子用了什么样的能力,这无疑是对忍者世界有着无限可能的能力。”

木叶病院内

牙:“所以说,虽然是同村的忍者,但胜负之外还是要当心他们为妙。”

俊:“老师,我…………”

牙:“嗯?”

俊:“我真的有进入正式选拔的能力么?我真的有资格么?”

牙:“这可不像是你啊,我从没见你说过这样的话。”

俊:“可能是我的确值得怀疑,我想我这次能打败对手,可能完全是一件意外。”

牙:“为什么?一向玩世不恭,连上忍都不放在眼里的猿飞族少当家的,为什么忽然就说出这种话了?”

俊:“‘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您还记得这句话么?”

牙蛮奇怪的,这和中忍考试能扯得上哪门子的关系:“宁次总把这话挂在嘴边,我当然记得,你想说什么?”

俊:“……我想说,如果只凭实力的话,或许我早就输了。”

牙叹了叹气:“听着,俊。”牙把吃了一半的苹果放下了:“我不知道你在担心着什么,但我记得我在第一天接管你们的时候就和你们说过,在忍者的世界里彼此的实力总有此消彼长的地方,赢了就是赢了,忍者的世界里没有偶然,能赢的那一方自然有那一方的道理。也许你在上一场战斗中感受到了自己在火遁忍术以外的方面的乏力,但在我看来,这正是我认为你强于其他人的地方。”

俊:“!?”

牙:“你知道么,我和同龄人比起来,和像佐助、鸣人那样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忍者比起来,我并不算是什么很强的人,但是我至少明白一件事,在忍者的世界里,每一个忍者都有着他自己的立足之道,就像每个普通人一样,也许你稍微接触了一点外面的世界,就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不足,被外面新奇的忍者们的亮光晃到了眼睛,但你所不知道的是,在很多时候,你对其他人来说,同样也是第一次见的奇怪的家伙,也有很多人在自己的忍村生活多年,刻苦磨炼技艺,终于有一天走出了家乡,在这些人看来,你也同样是神秘的、光鲜的、甚至是可怕的。就这一次而言,你的表现震惊了雨隐和雷隐,虽然其他方面较弱,但即使是在上忍的实战当中,也少有人能对火遁忍术有如此的天赋,再加上你是火之国忍村的孩子,许多报纸甚至用‘火之子’之类的标题来报道你的成绩。俊,你要明白,即便你有不如别人的地方,未来你会遇到很多很多的对手,有很多人体术会比你强,有些人幻术会比你精湛,甚至还可能出现在火遁忍术上也能胜过你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要输给他们,你这次打败那个雷隐的下忍或许有些吃力,但你始终有你赢的道理,有很多力量都是眼睛所看不见的,我相信,你之所以能赢下这场比赛,是凭着你心中那些看不见的力量,那种力量和忍术、体术和幻术都没有关联。就是这份看不见的力量,在以后的日子里将成为你的忍道,这是一种不能在一次战斗中体现出作用,却能在时代的河流中把一个稚嫩的孩子变成一个坚毅的、名副其实的忍者的力量。鸣人的故事我想不用我再说了吧。”

俊:“我不是很能理解,不过但愿您说的是对的。”

牙换个姿势坐在地上:“我们还是说些实际的吧。你毕竟该知道,这次中忍考试比往年都要凶险得很,除了木叶特别批准的两人以外,其他忍村入选的人都很不简单,我已经陆续了解到他们了。

蒂法,雷隐村下忍,据说非常擅长忍具的使用,也精通于个别的一些雷遁忍术,不过和在与天绪的对抗中优势太过明显,所以战斗中显露出的实力并不多。

伊姆斯,雷隐村下忍,和被你击败的那个叫萨姆的少年,三人是这次参加中忍考试的唯一一个雷隐班,不过和另两个人不同,伊姆斯被称为雷隐村的天才少年,十四岁的年纪,有传言说就已经被雷隐的暗部收编了,只不过对外身份仍然是下忍,从技术上来讲,几乎没有他不擅长的领域,除了幻术稍显不足以外,其他的领域里都无人能及,即使是放在历史当中来评价,天才这个称呼对他来说也绝不过分,和当年的蝎、佐助之类的天才少年比起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还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这个天才就连忍术流派也是别具一格的,相传这个孩子从小并不是在雷隐村被教导的,而是在一位甚至无法求证是否真实存在的忍术大师的教导下练习忍术的,由于受教育的不同,伊姆斯贯彻的是传统的古典忍道,精于隐匿,战斗风格很独特,不轻易展开攻势,在他的战斗中,敌人通常都是被一击毙命的,绝少出现缠斗的情况,是个需要格外小心的对手。

骸,雨隐村出了名的留级下忍,不过他之所以留级并不是因为无法毕业,而是因为不愿意毕业,相传他因为想要安心研究傀儡不愿意成为下忍出任务而在忍者学校逗留了大概十年,今年他已经21岁了,这是他忍者学校的最后一年,一毕业就被推荐参加了中忍考试,雨隐村没有合适的忍班,他独自一人参加,也是长十郎特意向鹿丸申请的。

嗯……北野左近,守鹤的新人柱力,这个人虽然棘手不过我想你已经见识过了,就不用我多说了。

本来还应该有一个人很强的,不过他意外的被甚太打败了,那个叫池谷龙二的人,其实本应该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刀法很精湛,年幼时曾在铁之国求学,只能说他倒霉,偏偏遇到了甚太。不过由此可见,甚太虽然是同村的忍者,但是也不得不防,必要的时候…………”

牙知道不该再说下去,现在俊的情绪难以捉摸,还是不要给他太多的外在引导比较好。

“你好好休息吧,我还要去看望苍辉,他的情况可比你坏多了。”牙说着就要走。

俊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情况并不严重,自己既然有机会了就应该去看望苍辉的:“老师!苍辉应该离得不远吧,是哪间病房,我也去!”

牙:“你想得还真是简单呢……”

俊:“!?”

牙:“苍辉不在医院,苍辉在实验室接受治疗。”

实验室,这冷冰冰的一个词好像把俊整个人都冻僵在那里了。牙回头看了看俊的样子:“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就好好休息就好,苍辉那边的事不是你能帮得上忙的,我会帮你带去问候的。”

俊:“我……”

牙:“走咯。”

俊:“真的有资格么……”俊心里拧了好久的心情终于拧不住了,哽咽了起来。

牙停下脚步:“我现在好像就能看见,无论你的对手是谁,无论你今年是否在中忍考试获胜,我都能看得见有一天,你成为不可替代的忍者的样子,作为和这些相比都不值一提的中忍考试,俊,对我来说,你已经是中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