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正式预选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3082 2015-12-25 15:22:27

  苍辉的伤势看上去并不清楚,再加上有油女族的忍者说明情况,苍辉一刻也不耽搁的就被送到急诊室了。

中忍考试的运作仍然继续

“第二场,木叶 赤西甚太 对 池谷龙二。”

甚太没有说什么就走上了考场,天绪一行人也都很信任甚太的力量,没有做太多的忠告。

“还是当心点吧,龙二,木叶……也没想的那么简单。”左近在另一个人的搀扶下对龙二说。

“没事的。”龙二应了一声,也上考场了。

监督上忍简单的重复了一下规则就离场了,但是甚太和龙二两个人却彼此都没有先动,这倒让上忍很尴尬。

“光看你的相貌就觉得你会是个很嚣张的家伙啊,那发色也一样。”龙二对甚太说。

“我想要说的话倒是被你抢去了呢,不管让谁来看的话,你才是相貌更凶狠的那个吧?在之前的战斗中,光是你这张脸,恐怕就吓退了不少的敌人吧?”甚太说。

“呵!也许吧,但只看相貌就会被吓退的人,要么是胆子小的不配做忍者的人,要么就是以貌取人的,迂腐的家伙,你说呢?”龙二说。

甚太一笑:“说的倒是不错。不过呢,我既不胆小,也不是迂腐的人,我可不打算看到你这张脸就放弃打败你的想法。你记不记得忍者学校里的老师说过一句话,在体术的战斗中,没有人可以虚张声势,你可以从对手的第一拳中知道你的对手体术造诣到底如何。”

“记得。那又怎么样呢。”

话音刚刚落,甚太的身体就向前微倾,打出了第一拳,龙二虽然因为甚太的动作太快多少有些措手不及,但至少还是拔开了刀鞘,用刀身挡下了甚太的这一拳,吃下这一拳力道的时候,龙二也难免担心这把刀会断掉。

“待会儿打起来你慢慢的就会了解了,我和你们砂隐班的那个带头的可不一样,我不是个喜欢废话的人,这一拳,是我给你的唯一警告。”

龙二也不甘心局势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以甚太的角度来看,龙二整个人几乎是消失了一样,自己觉察到龙二的气息在自己身后的时候,自己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浅浅的伤口了。

“居合 细雨。”龙二:“作为回礼,我也稍稍回应你一下好了,记住不要随便碰我的刀哦!”

甚太对于这个居合的速度还是很吃惊的。

看台上的李忍不住说:“今年果然是人才辈出的一年么,很多下忍的水平已经接近上忍的标准了。”

甚太很清楚,如果对方是一个用刀的忍者的话,那么如果对方的剑道足够精湛,每一刀就都有丧命的危险,作为以体术为主的忍者,自己跟得上他的速度是最起码的事情,而他的速度却很惊人。

“第一门 开门 开。第二门 休门 开。”甚太没有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两门是能明显提升体力进入更好的状态又在安全区以内的程度。

甚太这次跑了一个曲线冲过去,尝试着做出更有效地攻击。两拳一脚,甚太的体术节奏明显的紧凑了起来,龙二猝不及防的接下了甚太的前两拳,最后的那一记转身侧踢就实实在在的命中了,龙二被甚太那一脚的力道踢退了很长一段距离,而就在龙二的身体还在向后滑行的时候,甚太追上来的速度却比龙二后退的速度还快。

“魔闪·崩山!”甚太跟上去打的这一拳伴随了很浑厚的爆炸声,爆炸烟雾笼罩在两人的身边,瞬间过后龙二的身体就从烟雾中飞了出来,砸到了考场边缘的墙壁上,再回过头看甚太那边也从烟雾范围里跑了出来,仍然想再次追击败退额龙二。站在龙二的角度上来看,这个爆炸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那是忍术么?不结印只靠出拳就发动的忍术?怎么可能呢,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个普通的体术忍者,他的体术不单单是轻重那么简单,不能随便被他打到了。

甚太转眼间又冲到龙二的眼前了,龙二拇指推开刀鞘:“居合·三色堇。”同样的情况又出现了,龙二的身影几乎是凭空消失了,甚太在那一瞬间有着很不好的预感,即使是第二门的状态下,还是无法看清楚他的动作么?仅仅是不到半秒的时间里,甚太的身上就多出了两道刀伤,这比刚刚那一下“回敬”可要疼得多了,甚太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转过身来,从习惯上来讲,如果敌人消失了,甚太首先会怀疑,或者说首先会担心自己的背后,不过甚太没来得及转身,龙二的刀就刺进甚太的后背了,在大家惊讶的之中,龙二出现在甚太的身后,自己也背对着甚太,刀就从自己的腋下向后刺进了甚太的身体。

龙二收了刀,也转过身来,看着鲜血直流的甚太虽然没有倒下,但也算是收了不轻的伤。这样一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龙二已经胜券在握了,但龙二自己还是很清楚的,这样一来自己可以和甚太算是打平了,自己挨了甚太刚刚一拳一脚,虽然外伤并不严重,但自己的查克拉经络已经受了重创,因为那匪夷所思的爆炸让自己就连调动查克拉也成了有风险的事情,而自己的这一刀,龙二不认为甚太会因为仅仅一刀倒下,但至少他的行动应该没有刚刚那么灵活了。

“可还真不知道客气呢……”甚太的声音不大,像是自言自语:“这样下去的话……”

另一边的龙二看甚太的样子怪怪的也不知道是打算弃权还是在做什么盘算,但不管怎么说,甚太还没有转过身来,让龙二去攻击一个背对着自己的忍者,龙二总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生门 开!”甚太身上的肌肉开始充血变红,变得和自己头发的颜色之间不再有那么明显的反差,身体周围开始围绕着血红色的能量。

鸣人看到这一幕有点儿着急了:“那……那不是!?”李注意到鸣人的反映了:“血之蒸汽……”

“但是,那不是至少死门开启的时候才会有的景象么?”鸣人很担心。

李:“应该没事。”

甚太转过了身来,看了看龙二手里握着的刀,隐约看见上面有着像忍术卷轴的符咒一样的东西:“切……难怪啊。”

“什么难……!!!”龙二嘴里的‘怪’字还没说出来,甚太就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冲了过来,一拳已经打在龙二的肚子上了,另一只手夺过了龙二的刀,顺势扔到了身后,紧接着又打了颇有力道的一拳,把龙二震飞到了一边。 “影舞叶……!”甚太把龙二踢向了空中。

看台上天绪和真纪显得激动了一些:“出现了,要出现了!甚太的焦牙爆弹!!!”

“爆……弹??”鸣人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

李:“哈……其实也就是表莲华。”

“是这样么。”鸣人萌萌哒像是懂了一样。

甚太半蹲了下来,双腿蹬地时离开地面的力量把考场的地板踏坏了,电光火石之间,看台上的人就看到了龙二悬在空中的身体被一团像龙头一样的火焰猛烈的冲击到了,如果有人有机会离得近一点看的话,就可以看得到,这团火焰包裹着的就是甚太。“魔闪·恶龙!”甚太向上打的这一拳,使得龙二的身体飞上去砸碎了考场的天花板,整个人都不见了踪影。

甚太从空中落地的时间其实并不长,无非三四秒的功夫,但比起刚刚那精彩的一瞬间来说,这四秒显得太长太无聊了。

监督上忍也瞪大了眼睛,刚刚的这一击,如果是换了自己的话,很难说自己能不能还活命。

甚太在半空中的时候,四处张望了一会儿,找到了李,就对李摆了个胜利的手势。

大家慢慢的也都反应过来了,该欢呼的欢呼,该讨论的讨论,监督上忍也想起来了自己的职责:“第二场!胜者! 木叶 赤西甚太!!!”

“哇!!!”天绪很激动:“甚太居然真的把这一招练成了!不敢相信。”

真纪:“你见过!?你见过甚太的这一招?”

天绪:“甚太每天中午都去对着瀑布训练,说如果打升拳被瀑布顶了回来的话就罚自己做五百个俯卧撑。”

真纪:“…………………………”

大家都隐约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由于兴奋,谁都没想起来提这件事,这还是之后预选完成了一段时间,木叶村做考试统计的时候才发现的,赤西甚太打破了中忍考试以来的“最快获胜”的记录,虽然对于这份记录存在着很多争议,争议要不要把他们一开始聊天的那部分也算进去,整个过程中一共一分零三秒的时间,但如果除去先前他们聊天的时间,过程里就只有十九秒而已,这足以打破中忍考试对战预选的记录了,以一般的对战来看,十九秒是双方刚刚开始了解对方的水平的时候。

更值得一说的是,如果从甚太打开八门遁甲第三门生门开始算起的话,距离最后决出胜负只有四点五秒。而从甚太使用影舞叶到龙二被击穿天花板的时间,也就是距离胜负分明的时间是零点二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