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正式预选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3919 2015-11-30 15:24:20

  那天晚上宁次的话,俊无论如何也不能释怀,中忍考试的第一场都已经要开始了,俊还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趣,俊一点点精力也没有。

“第一场。油女苍辉,对,北野左近!”监督上忍公布了抽签结果。

不过毕竟接下来上场的是苍辉,俊不由得注意了一下。

苍辉缓缓走上场,仍然是穿着一身帽衫,因为帽子的原因,对面的那人几乎看不清苍辉的脸。

过了一会儿,两人就面对面站好了,苍辉甩下了帽子,开始向看台上东张西望了起来,再找什么一样,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俊。苍辉的表情很为难,俊也知道他和苍辉之间的关系自从里奈走后就大不如从前了,但这一切毕竟和苍辉没关系,再加上现在是中忍考试的重要时刻,俊尽自己的全力装出了一副有斗志的样子,冲着苍辉大喊:“加油!!!”

苍辉又不傻,俊也不擅长装,苍辉完全能看得出俊是在装,但恰恰是因为这样,苍辉也感觉到了俊背后的无力和悲哀,苍辉暗自下了决心,就算是为了俊也要赢这场对决。苍辉也冲着俊笑了笑。

考官开始说:“比赛没有固定规则,任何形式的忍具都可以使用,胜负由考官定夺,比赛到一方认输或考官喊停为止。还有一件事,虽然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说,而且长时间以来也没有发挥过作用,但是出于对考试正规性的尊重,我还是说一声,对决以三小时为限,超过三小时的,将以双方受伤程度判断输赢,明白么?”

“明白。”

“明白!”对面那人像是从懒洋洋的状态中刚刚认真起来的样子。

考官看两个人都没什么问题:“开始!”

一开始的时候,那个叫左近的人漫不经心的对苍辉扔着苦无,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没有想要命中的意思,苍辉虽然不懂他的用意,但毕竟是苦无,还是认真的躲避着,考场上一时间倒没有什么太引人瞩目的发展。

“喂……喂!”看台上其中一个忍者低声和同班的另一个忍者说。

“怎么?”

“你看那边!”示意着看台上另一边的方向。顺着看过去,鸣人刚刚走进会场,正靠在栅栏边看着考试的动态。

“那不就是木叶的……!”

“对啊!那个相传不可能被打败的忍者,四代火影的儿子,漩涡鸣人吧!”

“虽说为了纪念父亲才苦练了飞雷神之术,也戴上金色极光的称号,但是真的提起这个人的时候,还是没谁会用那样的称号叫他,还都是以名字相称。”

“呼~~~漩涡鸣人呐…………”那下忍语气里满是感叹。

“他怎么会来中忍考试的会场?就算不忙,那种参加过忍界大战的人物,怎么会对下忍的手段感兴趣呢?”

“我……我的天,正往那边走的那个人,是风影!?”

我爱罗缓缓走到鸣人旁边。

鸣人也发觉了:“我爱罗?”

“你也来中忍考试?”

鸣人难堪的笑着:“当然不是啊,我来看木叶丸的。”

“死亡森林的时候可是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呢,那个不属于下忍级别的忍术。”我爱罗委婉的提到。

“额,额哈哈……”鸣人转移话题:“话说回来,你没有事情要忙的么?砂隐村的事务可没少到允许风影乱跑的程度吧。”

“乱跑?我现在就是在处理砂隐村的事务。”

鸣人思考了半晌:“这应该还仅仅是预选环节啊,现在风影连预选也会出席了么?”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你看见现在场上的那个孩子了么?”

鸣人看了看,和苍辉对阵的,确实有个据说实力不俗的孩子,再一看他的护额:“那是你们村子的考生么?”

我爱罗:“不单单是这样,他就是我们砂隐村现在的人柱力。”

这多少也出乎鸣人的意料:“就是那个孩子,现在的体内封印了守鹤么?”

“嗯。”

“这也难怪啊,死亡森林阶段是第一个到达终点的呢,后好多年前的某个人很像呢。”

我爱罗也只能笑笑。

左近扔了七个苦无,被苍辉一一挡开,苍辉虽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看上去那些手里剑并没有什么玄机,从手里剑被挡掉后,落在地上的落点来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苍辉:“该不会是想用这样的攻击来打败我吧?”

左近:“怎么可能呢……是想等你先出手啊。”

俊在看台上越看那个叫左近的人越是心里不安,总觉得这个人的身上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俊和苍辉搭档了很久了,知道苍辉的战斗大概是什么样的,从以前和里奈的三人班就有明确的定位,里奈的白眼和苍辉的寄坏虫可以作为侦查的手段,而里奈则是班里的体术担当,而且在体术的水平上来讲,苍辉也算得上是出色的,大规模的忍术伤害则是由自己来做,而三人班的战术核心便是围绕着苍辉的寄坏虫展开的,在可近可远的忍术和贴身的体术都不落后的情况下,苍辉的寄坏虫会通过一切渠道在战斗中吸取敌人的查克拉,也因为苍辉的手段和策略非常多,所以才为这个忍班的战术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无论是面对比自己弱的敌人的快攻战术还是遇见比自己强的敌人的消耗战战术,俊都不担心,而就查克拉的消耗战这一点来说,苍辉自己一个人也是可以做得到的,换句话说,只要敌人使用忍术,苍辉就能从中找到突破口,但是今天的战斗,俊心里忍不住的为苍辉担心。

苍辉:“你的忍村是怎么教你们的,后出手的人难道会占到先机么?”

左近的表情很轻松:“那倒没有,不过我不喜欢先发制人。”

苍辉:“如你所愿。”苍辉结了一个简单的印:“寄坏虫·蚁后!”苍辉的衣服里爬出了一只拇指大的寄坏虫,随着苍辉手一挥,那只虫子振着翅膀漂浮在了空中,那只虫子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头很大,整个身子和头居然差不多大,飞在空中也显得很是勉强,样子很难看。

苍辉一放飞了那只虫子就冲向左近,速度不慢,靠着助跑的力量踢过去的第一脚,左近接下的时候就很困难。

鸣人:“哇,这个体术力道!真的是油女一族的孩子么?”

我爱罗:“怎么?”

鸣人:“不知道你还不记得,木叶的油女一族是以寄坏虫为武器的,是一个靠着阴诡手段著称的家族,几代人在体术上的造诣都不高。”

我爱罗想了一会儿:“是么……”

鸣人:“油女苍辉…………这孩子的担当上忍是谁来着?李么?好像不是啊……”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苍辉的又一个举动被看台上两个油女族人注意到了,苍辉在体术战的过程中,还不忘记在地面上留下寄坏虫,寄坏虫就从苍辉的衣服里一点一点的爬出来掉在地上。

虽然旁人不知道,但是在那两个油女族人看来,苍辉留在地上的是最低等的寄坏虫,像那样的虫子,如果除了咬人以外就没有别的作用了,从战术的角度上来讲的话,如果不把它们作为第一次放出就造成伤害的攻击,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它们几乎就没用了,而放在地上这种做法,他们着实不能理解。

不过苍辉也并不是傻子,那些寄坏虫就那么留在地上,但是那只头很大的寄坏虫慢慢的飞向地面,那地上所有的寄坏虫就像是神经受到了兴奋刺激一样,一起爬向那只“蚁后”

这时候,左近也是没有闲暇去注意那些虫子的动向的,因为苍辉的体术水平超出了左近的想象,一招一式都把左近的动作封的死死的,左近才一撤步俯身想要出一拳,肩膀处的位置就被苍辉推了一掌,那一拳所积蓄的几乎所有力道就都被卸下去了。

“这个……想必应该就是李老师在训练的时候常常使用的‘截式’吧?”甚太看了许久才说道。

“哈!?苍辉这家伙居然能领悟这种招式?”真纪的样子也是不敢相信。

俊的耳朵也不老实,听到了甚太一班人的议论,忍不住跑到了三个人的旁边:“打扰,你刚才说,‘截式’?”

天绪回过头一看:“是俊啊~~~什么嘛,原来你和苍辉是一班的,都不知道他修炼截式的事情么?”

“对不起,苍辉的体术一直不差,但是我并不知道截式是什么。”

这个问题天绪是回答不了的,真纪和天绪两个人一起把目光移到了甚太的身上。

“李老师常说,截式不是体术,而是武道。”甚太低声说。

“武道!?”俊开始觉得或许自己对身边的人了解的太少了。

甚太继续说:“截式是一种以攻为守的技巧,看似可以压制对手到很夸张的程度,但是如果只依靠截式的话,是不能打败对手的。”

俊:“什么意思?”

甚太:“李老师在对我们做实战训练的时候,因为怕伤到我们,所以经常使用这种技巧,这种技巧如果掌握的熟练的话,可以轻而易举的卸掉对手体术招式中的‘势’。”

天绪:“额……甚太你说的怎么连我也开始不懂了。”

甚太:“那是因为你几乎不把李老师的话当一回事!”甚太重新对俊说:“‘势’是体术的根本,每一拳每一脚都需要相应的距离做发力的准备,从身体的角度来讲,出拳时手臂的后拉就是‘势’的积蓄,距离越合适,拳头冲出去之后能打出的力道也就越大。”

俊:“这么说……苍辉的这截式,就是你教给他的么?”

甚太:“不,我并不能领悟截式的要领。”

天绪:“啊!?不可能吧,甚太都练不好的招式,却能被苍辉掌握?”俊也附和着:“对啊,这不是违背常理的么?”

身后的一个声音:“正是因为,截式并非体术招式,而是武道。”

天绪一回头:“哇~~~李老师!”

李洛克从楼梯处走了上来,缓缓走到四个人的旁边:“截式是一种无形的体术,没有固定的招式,既然没有招式也就无所谓练习,其实严格来讲,截式是智慧的产物,重在对‘势’的理解,而不拘泥于拳脚,从身体的角度上来讲,直到对方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之前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唯有身体接触的那一瞬间才是实,虚实的变换也正如日向一族的阴阳一样,截式的精髓就在于不断地引导对方的‘势’以至于对方身体中的‘势’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由阴转为阳的临界点。”

俊:“你们是哲学班么…………?”

甚太:“李老师,你是截式的创始人,苍辉的截式,就算不是您亲手交给他的,您也一定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吧。”

李:“很难说呢?其实,我有没有和你们说过,我对截式的领悟,就是在和日向一族的族人们不断交手当中领悟出来的?日向一族人的柔拳一直令我感到匪夷所思,除了封住对手的查克拉经络以外,至柔的拳法如何能战胜刚烈的体术呢?”

甚太:“这您倒没有说过。”

李轻轻一笑:“说不定,苍辉的截式,就是在和那位大名鼎鼎的日向里奈日复一日的配合中领悟出来的呢。”

俊这才想起了些什么似的,猛的看向了赛场上的苍辉,看着苍辉并不刚烈的截式体术,俊好像在恍惚间找到了里奈昔日里练习八卦拳的影子,只一瞬间,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俊好像看见了里奈,里奈好像就站在苍辉的身后,一招一式的指导着苍辉该如何应敌,那往日的面容,往日的身影,好像真真切切的就站在那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