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二十、你们给我等着!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2261 2015-05-29 16:31:41

  俊没什么食欲,但还是和家人一起吃了饭。

俊的父亲开了口:“考试的事情,我听说了。”

“啊~~~”俊不冷不热的回应。

母亲看着俊的样子除了心疼也没什么别的办法。父亲接着说:“有些事情我知道不该深说,不过你也不用掩饰…………如果你实在没有心情的话,正式预选不想去也没关系,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办的妥的。”

“不用了。”俊说的很直接。

母亲瞪了父亲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过了好一阵子,俊不紧不慢的吃着,一边说出了这句话:“这几天,有听说大名不太安分的么?”

两人听到俊用“安分”这个词来形容大名,都感觉怪怪的,毕竟这样不太尊敬。

“大的动作倒是没有,不过听说日向宁次已经好几次被召到大名的官邸去了。”父亲说

“葬礼的事情应该不会交给大名吧?”

“这种事天知道,还要看大名怎么决定。”

“…………………………”俊不说话,低着头一口一口的咽下饭团。

母亲忍不住了:“毕竟里奈是日向家的孩子,连成人礼都没举行,更别谈什么嫁了,说到底还不是和大名一点关系也没有,怎么可能让大名来操办葬礼呢!”

俊赶快多吃了几口,就马上起身要走:“会晚些回来。”

俊穿上鞋子,朝着日向分家的宅邸走。时间不早了,村子里的街道上只是零星的走过一两个人,本来这没什么的,但是看在俊的眼里,总是觉得凄凉。

刚一迈进大门,就有扫地的人问俊是谁,是来做什么的。

“猿飞家的,能见宁次大人吗?”俊回应。

那人继续扫地:“哎,宁次大人在守灵~~~恐怕,不想见什么人。”不过就算那人这么说,俊也总不能白来一趟,就直接奔着大堂去了。

俊敲了敲门,拉开了门就进,大堂里没点什么蜡烛,漆黑一片的,俊隐约看见一个梳着长辫子的男人跪坐在里奈的遗像前。

“猿飞▪俊?”那人开口了。

“啊。”俊不知怎么回应,说罢就关上了身后的门,走到宁次身后的一处,也跪坐了下来。

两人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在这段时间里屋子很静,如果仔细听的话,外面那么远的扫地声也依稀能听见一些。

“油女苍辉也来过了,早上来的。”宁次平静的说着。

“是么?”俊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宁次稍微抬了抬头,看着墙上里奈的遗像:“我们日向一族,一直都以为只要靠着白眼的曈力,就没有什么看不透的。”宁次点了三支香,插在遗像前的香炉上,又坐了回来:“可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盲人,什么也看不透,当年的父亲也好,现在的里奈也罢,我都没能看透。”

宁次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表情忽然间轻松了一点点:“今天油女苍辉来的时候,还和我说了一件让我蛮意外的事情,也就是那件事情,让我确定了你一定会来。”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俊对于这件事不再掩饰。

“很遗憾吧?”宁次说:“不单单是里奈永远离开我们这么简单,对于你来说,永远都没机会弄清楚里奈心里到底如何对你的了。”

俊还是不说话。

“猿飞俊,告诉我,如果以里奈一生都不会爱你为代价,就能让她活过来,你愿意那样做么,愿意付出这个代价么?”宁次深沉的问着。

俊说不出话来。

宁次忽然笑了:“这可比一命换一命的道理复杂太多了,你不必回答我。”

这前半句话可真是说到了俊的心里。

“不过,你能回答得了自己么?用余生回答这个问题?”宁次说完这话过了好久,又说到:“如果今天换了别人,换了你的父亲,或苍辉的父亲来,一定不会这样问你,一定都觉得你们还是小孩子,一定还觉得你们什么都不懂,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我可不这么想,我在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几乎没有亲人了,父亲一死,让我对叔父和宗家的妹妹都心存恨意,那段日子里我不断地想父亲的事,直到看到命运,仔细想来,那时候的我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同样的,你虽然今年还连十五岁的生日都没过,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俊终于说话了。

宁次点了点头,安静了下来。

“我听说了,大名已经召见你不止一次了。”俊说。

宁次:“是从你父亲那里听说的吧。”

“嗯。”

宁次拿起左手边桌子上的一杯茶:“我和你父亲不算熟人,但没听说却不可能的,猿飞隼喙,猿飞阿斯玛死后,再也没有人能比他更适合接管猿飞家了。”

“你知道我不是来听你夸他的。”

宁次先笑笑,再认真起来:“大名很生气,那些话说得……听起来就像是我杀了里奈一样………!”

“里奈是为什么会想要参加中忍考试的呢?按照大家的说法,既然已经成为未婚妻,就算她自己想要参加,日向家也不该同意的吧?”俊问。

“不急,夜长的很,我们慢慢说。”

宁次点燃了桌子上的一根蜡烛,这一小片的光,虽然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但如果唯独只照亮这一小片,倒也显得静谧。 这样一来,俊开始能看得清遗像了,也能看得清宁次的轮廓了。

“到底为什么?”俊再问。

“一开始……大家当然是不同意的,但是后来里奈跟我说,说她不甘心。”说到这里,宁次显得很遗憾。

“什么不甘心!?”

宁次看到俊已经着急了,就说:“里奈和我说过很多连我都没听说过的地方,搞不好甚至是从画册里看见的根本不存在的地方,但是里奈一直相信那些地方是存在的,所以她不愿意仅仅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度过一生,她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忍者,然后亲自去到那里。”

俊忍不住了:“既然是这样,为什么里奈还要甘愿做大名的未婚妻!明明都已经有那样的梦想了,明明都已经和我们一起参加中忍考试了,为什么还要决定走上那种路!!!!!”

“我不知道。”宁次表示很遗憾:“我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俊念头一转:“你们日向一族里也绝对会有那种人吧?为了分家的地位!不惜答应大名这样的事!不惜牺牲里奈!!!”

宁次的拳重重的锤着地:“里奈是自愿的!”这一拳震得俊愣了一下。等到俊缓过神来之后,俊感到自己的脑袋也好,心里也好,都已经变得空空如也。

从这一刻开始,俊的人生变了。像“名门骄子”这样的词,和俊再也不相衬了。

俊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大名,你给我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