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正式预选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4897 2015-12-02 16:15:05

  左近在大家的议论声中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转过身来:“喂!”

苍辉放松了一些。

“你在木叶的下忍里,算是最强的么?”

这是什么意思?苍辉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你的这个问题倒还真的问住我了,最强?我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自称为最强。”

左近:“死亡森林的时候,我遇到过很多你们木叶的人,其中也不乏战斗能力出色的,但是我还是毫发无伤的从死亡森林里走了出来,你既然能伤到我,在木叶的下忍中想必应该是数一数二的吧。”

苍辉好像想起了点什么:“是么,看来死在你手上的木叶忍者应该不在少数了。”

左近:“会么?我临走的时候通常也不会太在意那些人的伤会不会致死,只能说,我打败的木叶忍者不在少数。”

不管怎么说,听到这里苍辉很难冷静:“你见过日向一族的白眼吧?”

“白眼?那是什么?”

“说不定你打败某个日向一族忍者的深夜里,我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呢。”

“什么?”

“说起来你的忍术还真是厉害啊,随手就能杀一个落了单的女孩,你很享受这些么!”

左近:“我不觉得你所说的那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第一天白天就到达了死亡森林的终点,和那些不得已在死亡森林里过了夜的玩着忍者过家家游戏的人可不同。”

不过这一点倒是大家都有目共睹了的,北野左近之所以被大家所议论,也就是因为他第一天就到达了死亡森林终点,且毫发无损。

“果然也不是他啊……”苍辉低喃着。

左近一下子好像想起什么:“哦!对不起,我忘了,你也在死亡森林里过夜了啊。”

苍辉:“我自认不是什么最强的下忍,当然也不认为自己一无是处,在这个世界里,有我能做得到的事,自然也就有我做不到的事,面对每一个对手的时候,我只思考我还能做些什么,从不会想谁是不是什么最强忍者的事情来拖慢自己的反应。”

“呵哈哈!说得真好啊?”左近:“忍法 阴郁伤灭。”虽然不见什么太明显的效果,但是左近身上的伤口确实是以更快的速度愈合着:“不过呢!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做。”

“打败我么?”

左近皱着眉头:“也许是吧,仔细说起来,是我不能输给木叶忍者,毕竟我已经是砂隐里最强的下忍了嘛,想起来就头疼。我如果输给了木叶的下忍,会给砂隐村丢不少的脸面吧?就算风影不追究我,高层也会没完的。”

苍辉:“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起来了一些自己不能输的理由。”

“哦?”

“记得我刚刚被你称作无赖的那种体术么?那是我一位死去的同伴留给我的遗产。”

看台上的俊心里像是被悬了起来:“!”

“还有就是,我的另外一位同伴,他虽然很强,但是却每次都笨的很有创意,我必须通过这次考试,然后再通过日后的无数次考验,帮他一起去寻找死去的同伴的忍道,就是我的心愿了。”

俊:“……………………!”

苍辉重新戴上了衣服上的帽子:“这世上有我做得到的事情,和我做不到的事情,也许打败你真的是我做不到的事情,但是为此我可以尝试着以牺牲更多为代价来换取更多的可能性。”

油女族忍者甲:“那是!?”

油女族忍者乙:“切!这小子怎么,中忍考试考不过就明年再考好了,又没有人会怪他,志乃要是知道他这么做一定会马上替他弃权的!”

油女族忍者甲:“再怎么说也都已经占到优势了啊,真的要这样做么?”

“加油!!!!苍辉!”俊在看台上喊:“你不是最擅长讲大道理的么!不管你今天是输是赢,我们一起去找里奈的忍道,这一定是你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苍辉的嘴在帽子遮挡的阴影处低声了一句:“一定。”

左近:“呜哇哇哇,怎么忽然就觉得有点冷呢~~~你台上的同伴还真是热血啊。”

苍辉的身体上开始暴突出或大或小的毒瘤,慢慢的,随着毒瘤的数量多了起来,苍辉甚至不让蚁后轻举妄动。

苍辉:“寄坏虫秘术 毒沼皇子。”从苍辉的帽子里偶尔会喷溅出一些混杂着其他颜色液体的血。

看这样子,似乎是准备放手一搏了,左近这次不再像刚刚那么有风度,还要等苍辉亮出自己的招数和想法才反击,这一次,不管苍辉想要干什么,左近都不会再等他了。

“土遁 沙葬禁军。”像刚刚那样的石像士兵又多出了十具,随着左近的指挥,石像开始冲向苍辉,每一个石像的手里多了一把长剑或是长枪,石像提着石质的武器刺向苍辉,也就在苍辉即将被命中的那一刻,苍辉挥起拳头就打碎了那些石像的武器,挥起拳头的时候,被甩开的帽子也露出了苍辉的脸。

苍辉的脸上满是像伤口一样的红色毒瘤,毒瘤随着苍辉心脏的搏动的频率,也在不断的鼓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被刚刚赋予生命的腐烂死尸一样。

还来不及左近有任何惊讶的时间,苍辉就以一种常呼常理的速度跑到了左近的的面前,右拳直打在了左近的肚子上,跟着那一拳的力道,左近直接被打退到了会场的墙边,在墙上撞出一块裂纹。不难看出,苍辉的身体机能已经强化到了一个很夸张的程度,奔跑的速度也不是以前所能比的了。

“土遁 黄泉沼。”左近看到苍辉的速度太快,就算躲开了也还是可能继续被追打,就直接在来路上留下一个陷阱暂时困住苍辉。

苍辉踩在了半路的黄泉沼中,虽然苍辉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但是沼泽就是越用力想挣脱就越是会陷进去。

那两个油女族忍者已经按耐不住了,嘴里还一路议论着,就算术已经开启了,早些结束也能更好地减少副作用,一边说一边准备去和看台边的监督上忍请求停赛。

鸣人听到了那两个人的谈话,也忍不住提醒了他们一句:“你们现在出手的话,苍辉就会直接被判定为弃权,他所做的决心就都被你们枉费了。”

那两个油女族人看到说话的是鸣人,暂且停了下来:“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苍辉的这个术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寄坏虫释放在苍辉体内的血清当然可以让苍辉在一段时间内拥有超人的体魄,但是这种血清的毒性也会侵蚀人体的!”

鸣人:“说实话,我的确不了解那个术,我还从来没见过油女一族的人有谁用过这种术。”

油女忍者甲:“其实这个术刚刚创立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一种忍术,而是苍辉在医疗班帮忙的时候无意间见识到的一种特殊的病毒,医疗班没有办法为那位病人驱散病毒,最终那名忍者只能含恨而终,但是奇迹的是,在那人临死之前,陷入狂暴的他却能在没有任何帮助,不能调动任何查克拉的情况下,仅仅靠着肌肉力量就跳到匪夷所思的高度,并做了很多常人的身体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事后经过调查,死于同样病毒的忍者,每十个人当中只有一个或者一个都没有这种情况,苍辉逐渐对这种病毒产生了兴趣,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之后终于得出了结论,病毒在人体内的合成效果可以是良性的,而在良性的状态下,人体的机能就会得到很强的刺激,迸发出人体很大一部分的潜力,而把病毒合成为良性的方法也很快就找到了。”

鸣人:“虽然听上去很恐怖,但是如果可以控制这种病毒的话,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

油女族忍者甲:“正是因为这种病毒的不稳定才危险,合成为良性的方法虽然有,但是在战斗过程中,这种病毒仍然随时可能脱离控制,重新变为索命的剧毒。”

我爱罗:“果然令人头疼呢…………”

鸣人:“你们真的忍心阻止他么?”这样的问题倒是把那两个忍者问得一愣 “我说啊,苍辉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你们真的忍心阻止他么?”

两人虽然不甘心,但是也没什么好说的:“……切~~~”做放弃状。

蚁后助跑了一段距离,起跳之后在空中把陷入泥沼的苍辉拉了出来,左近看到蚁后在落地动作的一瞬间应该不会有防备。“水遁 水乱波。”确确实实的命中了蚁后。

蚁后:“太夸张了,对忍术的掌握早就达到上忍的级别了,虽然经验可能不足,但是在这样的忍术威力之下压力实在太大了。”

苍辉重新跑向左近,看样子同样的伎俩,苍辉应该是不会再中第二次了,左近也明白自己该把真本事拿出来了:“土遁 沙葬兵俑。”像竹子一样一根根立起来的石像士兵挡住了苍辉进攻的方向,如果苍辉硬闯进去的话,毕竟石像看上去是完全可以包围住苍辉的,如果从任何一个方向都有攻击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防御的。

左近的双手挥动起来,石像士兵就会相应的行动,先有三个士兵以三角夹击的方式向着苍辉攻了过去,但是好像苍辉连任何动作都没有,没有结印,甚至也没有像左近那样用双手指挥,一群寄坏虫好像就按照苍辉的意思解决了一具石像,蚁后再冲到苍辉旁边用爪子再劈开一具石像,苍辉向着正前方打了一拳,也打碎了正前方的石像。

蚁后:“要留意,那些石像由忍术发动,既然他的查克拉源源不断,这些石像也就无穷无尽,要尽快打倒本体。”

不过其实这些石像的用处并没有那么简单,紧接着又有两具石像朝着苍辉飞过去,因为两次攻击的间隔很短,第二次的两个石像苍辉没有防备,被它们一前一后的夹住了,剩下的石像也都靠近了苍辉,但却并没有像苍辉冲过去。

左近:“尘遁 尘地狱。”左近向石像使用了某种风遁忍术,石像被吹散成了沙子,风在那片区域内越刮越大,带起了尘土,在观众们看起来,就好像是一阵有沙子的龙卷风一直跟着苍辉一样。

在这个尘遁结界中确实很难受,虽然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视线一直都是模糊不清的,而且看上去,风遁和土遁的忍术在这个结界里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

“还真是顽强呢!”左近说:“至今为止和我交手的人都撑不了这么久的。”

萦绕在苍辉身体周围的寄坏虫群也都因为沙地狱的原因渐渐的在亏损,苍辉索性释放出了所有的寄坏虫,让它们以最直接的方式飞出结界攻击左近。

苍辉也试着以靠近左近,把左近也带入他自己的结界中,希望可以以此摆脱结界。

“你身上的那种奇异的生理反应,就算是丝毫不懂医术的人也该明白,战斗拖下去,你只会更加危险。”左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站位一边说。

苍辉还是只顾着贴近左近,尝试着肉搏战。

“提高这么大的肢体力量,相对应的代价,恐怕不会太小吧?”左近尝试的发问。

苍辉仍然不顾一切的冲着,终于,在一处落点的位置上,蚁后已经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因为落点的位置比较特殊,左近如果选择继续跑跳到下一处位置的话,蚁后的地面上的距离完全可以在空中猎捕到左近,如果向着和蚁后相反的方向跳开的话,又正好是苍辉冲来的方向,自从苍辉启动“毒沼皇子”之后,油女苍辉和蚁后这两边的威胁就都不小了。

左近心里想着,就算是为了你,我也要快些赢得胜利了,这样下去搞不好真的要输啊。

苍辉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间就从结界里跑了出来,猛的一拳打在左近的脸上,这一拳的冲击力直接就把左近打退了,最近的身体像冲锋一样的向着墙壁飞去,苍辉一挥手,寄坏虫群迅速跟到左近身后,在左近的后背上形成了一张由虫子组成的网,那力量硬是把左近又扔了回来,苍辉自己再冲几步,又迎上去猛踢了一脚,这两次攻击,把左近打的咳出了血。

左近:“沙葬禁军,断头台。”石像们三五个三五个的抱住苍辉的左右手,身后的几个石像也压住了苍辉的腿,把苍辉压得跪倒在地上。

石像的力量是和施术者的查克拉量成正比的,舍得用更多的查克拉,术的效果就越强,以左近投入的查克拉量来看,这一招换做独自战斗的上忍也未必有办法挣脱,苍辉竭尽全力的拉动自己的双臂,青筋暴起的苍辉终于用胳膊的力量扯断了右手边四个石像的肩膀。蚁后也赶快跟上,切断了压着苍辉后背的那两个石像,苍辉趁势站起来一拳打碎了左手边那些石像的头。

左近灵光一现:“我居然没有想到?”瞬身术到了蚁后的身边:“水遁 水牢之术。”水牢就把蚁后困在了球形的水牢中:“如果是常人想要挣脱这水牢之术倒也不见得有多难,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依赖着虫子拼接起来的躯体,就算再怎么像常人,也还是摆脱不了虫子的性质吧?如果你本体不来救你,你就只能待在里面,如果你自己硬闯的话,就算闯得出来,身体也会再次溃散。”

苍辉也意识到蚁后的情况不妙了。左近做了个简单的影分身术,让分身接过水牢。

“接下来,才算是真正你我战斗。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在的战力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左近说。

“或许吧。”苍辉失去了蚁后,再加上在沙地狱中的普通寄坏虫已经寥寥无几了,苍辉只能依赖着“毒沼皇子”的力量战斗,苍辉一个箭步飞向左近,左近抓紧他冲过来的这一小段时间在结印,看样子似乎是想要冒险。

“沙葬近卫……”

苍辉离得已经足够近了,能感觉到拳头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左近的身上。

“枯骨棺!”左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苍辉拳头下的左近在烟雾中只显出了一块木桩。

苍辉的双腿再次被从地里爬出来的石像抓住,四个石像从四个方向紧紧地贴着苍辉以限制住他,眨眼间,左近喷洒的奇怪液体就使石像几乎融化。

台上不知是谁在喊着:“苍辉!”

苍辉随着石质骨架越收越紧,意识也变得模糊了起来:“算了……”

“苍辉,你可以挣开!”

“我也累了。”

场上寂静了好一阵子,监督上忍才说出:“砂隐,北野左近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