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正式预选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4599 2015-11-30 23:27:43

  我爱罗收起砂之眼:“鸣人,用查克拉视觉看看那孩子。”

鸣人:“??怎么??”

“油女苍辉……呵!我记住这名字了。”我爱罗点点头。

鸣人仔细看,也还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鸣人体内的九尾开始忍不住了:“你是笨蛋么?油女族的小鬼释放了比蜜虫还要小的虫子在吃守鹤主人的查克拉!要不是守鹤一直为那小鬼提供查克拉,他早就筋疲力尽了。”

鸣人:“是……是么?你们怎么能看见的!”

九尾:“切!”

鸣人:“告诉我了啦~九喇嘛。”

九尾:“闭上眼睛,尽量提高眼球神经的查克拉流动量,不要用眼睛的视觉看,透过眼皮看清楚空中查克拉的形状自然就能看到人形了。”

鸣人试了试,的确如九尾所言。不过更重要的是,那些微小的像尘埃一样的东西,似乎也就是我爱罗所说的那些虫子。

就在苍辉用体术和左近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地上的低等寄坏虫已经像液体凝固一样,以“蚁后”为附着物,形成了一个和苍辉一模一样的虫分身了。

苍辉一察觉到蚁后已经形成了,就收起了手脚,一个撤步脱开身,几步跳到了蚁后的旁边。

“我总觉得这家伙怪怪的,已经这么久了,灰尘虫应该早就吸光了他的查克拉才对,查克拉再怎么充足,这个储量也太过分了!”苍辉在蚁后身旁小声说。

蚁后:“我看不清那是什么,但是他的体内有一股巨大的查克拉源,源源不断的为他供应他已经失去的查克拉,而且毫不吝啬,毫不疲惫。”

在常人看起来蚁后的样子似乎没什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分身而已,而看台上的人也听不见苍辉和蚁后之间的低声细语。

“蚁后完成了,苍辉已经赢了一半了。”俊显得放心了下来。

天绪看了许久:“不是只多了一个虫分身么?人家可是连本事都还没露出来呢。”

李:“俊,你以前见过苍辉放出那种虫子么?”

俊:“不经常,执行任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用过两次。”

真纪:“看上去就是普通的虫分身而已啊,有哪里厉害的么?”

俊信心十足地笑了起来:“要说看得见的厉害之处倒是有几个,不过蚁后真正厉害的地方,是那些看不见摸不到的地方。”

甚太:“说明白些。”

俊:“严格的说,蚁后根本就不是虫分身,蚁后是有着独立思想,有独立人格的一种思维体,只是因为没有肢体所以无法行动,俊发现这种虫子之后,就用最低等的寄坏虫互相拼合做成骨架、神经和血肉之类的组织,以便蚁后可以用人的方式行动和交流。”

天绪:“这都可以!?”

俊忍不住笑了出来:“苍辉刚告诉我蚁后的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说的,不过现在仔细想想,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李:“可是,模仿人的肉体,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做得到么?人体的复杂程度绝不是苍辉的知识所能理解的了的。”

俊:“苍辉当然理解不了,但是蚁后就不一样,寄坏虫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没有通过苍辉的指令来组成人体,而是通过蚁后释放的特殊气味所传给寄坏虫们的神经兴奋完成的,蚁后在苍辉的身体里呆了很长时间,清楚地感受到了人类生命之所以能够维持的奥秘,所以自然可以模仿人体的构造,蚁后的存在就像科幻电影里的那块珍贵的芯片一样,有了它,再低端的寄坏虫也可以凭着精密的组合方式被拼接成人体的器官。”

苍辉:“恐怕想靠查克拉消耗战取胜是不可能的了吧。”

蚁后:“不能说的这么绝对,首先在查克拉的消耗战上,我们总是不会吃亏的,区别只在于对方的擅长战法是否允许我们继续拖下去。”

苍辉:“说些简单易懂的吧,我该干些什么?”

蚁后:“尽量保留体力,查克拉可以再偷取来,但是体力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接下来的时间里要继续观察他的战斗方式,决定我们到底是要用以你为主的消耗战,还是以我为主的快攻战。”

苍辉:“明白是明白,可是他好像显得没有兴趣出手。”

场地的另一边,左近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到底被吸走了多少查克拉:“就只是这样?”

听到对手这样说,虽然心情不好,不过出于策略上的选择,苍辉没有任何动作。

左近:“那就该我了!”左近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才准备应战一样,左近不快不慢的向着苍辉跑了过去,手里还一边结了一个只有一个手势的印:“风遁 凛骨。”苍辉的头顶两米左右的位置出现了一块面积非常小的蓝色结界,紧接着下一个印:“水遁 急雨。”接着助跑的力道,左近翻身跳到了苍辉的头顶,整个人倒立在空中,降下了很多细小的雨丝,以很快的速度打向苍辉。

苍辉还在想,也许是他知道虫子会害怕水遁,想借此机会解决掉自己的虫分身,也抑制一下自己释放虫子的流畅度。

就在那一瞬间,蚁后冲到苍辉身旁:“趴下!”

天上的雨丝在透过了蓝色结界以后,直接变成了一根一根的冰针刺向苍辉,蚁后几乎是把苍辉按在了自己的身体下面,那些冰针全部都扎在了蚁后的身上,蚁后的肢体一点一点的瓦解了,溃散了的寄坏虫散落在地上,左近刚一着地,回过头来看看苍辉的样子,就已经看到蚁后在组织着那些小寄坏虫自我重组了,大概也就用了四秒的时间,蚁后再次完好无损的站在了苍辉的身边。

“你高估他了,他没那么聪明,什么水遁抑制虫子之类的事,他根本就没想,反倒是高估他的你,因为这样差点儿把自己陷入险境。”蚁后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语气。

“呼~!我的错喽。”苍辉说。

蚁后:“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该明白他的长处在哪里了,忍术是他得心应手的战术,随手就能使出风遁水遁的复合忍术。”

苍辉:“也许吧,那接下来怎么办?”

蚁后:“就算能吸取查克拉,在这样的忍术威胁下耗时间也太不明智了,接下来当然是靠我了,你要注意我的动向,仔细掩护我。”

苍辉:“明白,你放心去吧,‘摇篮’做好了么?”

蚁后:“放心吧,一开始就做好了。”

看台上大家都在为左近在电光火石间释放完的复合忍术所惊叹。

李想起俊对“蚁后”这种虫子的介绍却不由得担心了起来:“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反过来想,如果敌人的洞察力稍胜一筹的话,及早攻击蚁后的头部,毁掉蚁后的真身,那样不是很危险么?”

俊:“也许会吧,其实最危险的地方通常是最安全的地方,苍辉总归是要比敌人了解蚁后的弱点的,蚁后自己就更是这样了,蚁后在形成肢体的过程中就会自动的在透露的内部用寄坏虫最坚硬的四肢和一部分螳螂的前爪编织成一种很坚硬的外壳,用来包裹住蚁后,而且因为蚁后的脆弱,外壳内部还用低等寄坏虫的眼睛作为材料做成了一层防震层,在那么小的空间里,蚁后还把自己的真身和外壳边缘处用很多像神经组织一样的丝状物连接起来,不管外面的战斗多么激烈,蚁后在外壳里都几乎感觉不到震动。”

天绪:“想想都觉得恶心呢…………”

俊:“切!你懂什么,这就是蚁后厉害的地方,这种专门用来保护蚁后真身的外壳,就被苍辉叫做‘摇篮’。”

李:“摇篮么,很有意思的比喻。”

左近看到了蚁后的身体居然可以以这么快的速度重组,虽然没太惊讶,但是心里也留下了一个意识,不必太专注于那个虫分身,必须干掉苍辉本人,以虫分身的性质来看,舍身保护苍辉的战术也是完全可行的。

借着刚刚的那个蓝色结界还在,左近再次跳到空中,手里快速的接下了印:“水遁 破浪。”很多环状的水波涌了出来,透过那层寒冷结界以后,又变成了一道一道的冰刀飞向了苍辉,冰刀的长度很宽,也很多,苍辉一时间不可能全部躲开的,蚁后大喊了一声:“虎!”苍辉好像马上就心领神会了,手里配合着蚁后结了印。

蚁后脸和手臂就像蝴蝶撑破茧壳一样,撕破了皮肤,双臂突出了两把螳螂一样的爪子,脸也变得有些像老虎,下肢也渐渐显出了爬行动物的姿态,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螳螂和老虎的混合物种,站在苍辉的前面,用那双螳螂爪子一下一下的劈碎了那些冰刀。

左近看到这里也开始觉得这个虫分身并不简单了,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分神似乎比本体更具有威慑力。

“很疼嘛~~~死亡森林里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这招之下。”蚁后虽然是在感叹,但是蚁后的嘴却没办法说出有语气的话。

苍辉:“还可以么?”

蚁后:“没有大碍,不过你要用心留意他的冰刀,如果再来个两三次的话,我的爪子就要废了。”

苍辉:“看来还是不容乐观的,对么?”

蚁后:“你明白就好。从一开始的情况来看,体术应该是打败他的突破口,我会先攻上去,你找到机会就尽量封住他的反击机会。”

苍辉没有再说,只是直接冲了过去。

左近看到苍辉向自己冲过来的同时,蚁后的动作比苍辉要快得多,四脚着地的蚁后没有走直线距离,却跑在了走直线出过来的苍辉前面,简单的权衡一下哪个更危险之后,左近几乎是直觉的发动了又一个忍术:“土遁 土陵团子”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块朝着蚁后飞了过去,按石块的方向来看,蚁后还是不得不停下这一波攻势,暂且躲开了那石块。

苍辉却还是照常行动,先和左近交上手,再让蚁后趁机伤到他也是可以的。

才过了三招,左近又慢慢的发现苍辉的体术套路逐渐转向了“截式”的打法,不求伤到自己,只是摧毁掉了自己的每一次攻势,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的确是会很难办的,如果手被迫以体术应战,就没办法结印,这样一来制造会被蚁后找到破绽,蚁后自从改变了姿态以来,动作就凌厉了许多。

苍辉眼看着左近的双手想要合在一起做结印状,就赶快挥了一拳挡下了他的左手,左近的手被打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还击,但是反击的动机又被苍辉看穿,苍辉身体向前一靠,左近的整个身体就被向后顶出了一段距离,原本左近的那一记侧踢的力道就荡然无存了,搭在苍辉的肋边,一点也不觉得疼。

“切!这是什么无赖一样的体术。”左近也开始烦躁了起来,烦躁中也透着一点对“截式”的畏惧。

苍辉:“要说无赖,你肚子里的那个查克拉仓库才叫最无赖,如果没有它,开战十分钟,你就会倒下。”

左近当然不服气:“怎么可能!”左近速度非常快的发动了一次替身术,苍辉的下一拳打在了木桩上,左近在空中不远的地方出现,在空中的左近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结印:“土遁 沙葬近卫!”

地面的几双岩石一样的手牢牢地抓住了苍辉的双脚。

苍辉:“!!!!”

那些手拉着苍辉的腿往上面攀爬,很快就爬出了四个卫兵样貌的石像,眨眼间就抓住了苍辉的手脚。

左近:“凝遁 枯骨棺!”左近向下喷出了些奇怪的液体,液体喷洒到苍辉的脸上倒是没有任何反应,但是那四具石像兵的身体却像收缩了一样,被融化了之后,躯干上只剩一条一条的骨头的样子,那些骨头的轮廓牢牢地把苍辉锁在里面,越来越紧,苍辉承认自己的确是束手无策了:“蚁后!”

左近其实早就料到这个时候他也该求救了,只是蚁后在苍辉大喊之前就已经在行动了,在左近的正后方,蚁后的螳螂爪子狠狠的在左近的腰间划了一刀,血也跟着喷溅出来。

鸣人:“诶?就这样?你们忍村的那个孩子真的是守鹤的人柱力么?”

我爱罗:“嗯?”

鸣人:“我记得以前,守鹤还在我爱罗你的体内的时候,每当你受到威胁,守鹤都会自动形成绝对防御的啊。”

我爱罗:“不,那不完全是守鹤的功劳。在我还小的时候,很多人都对我说,我的保护,是妈妈留下来的遗志,后来,做了下忍,又开始觉得那其实就是守鹤在做的,其实当时我的防御形态是同时受这两者的影响才产生了的。”

鸣人:“额~~~我……大概明白吧……”

我爱罗:“守鹤的力量是渗透在人柱力的意识里的,儿时的我很希望可以得到欢乐和爱的同时,也在客观的条件下异常的想要保护自己,所以守鹤的力量会以明显的防御姿态出现,但是左近这个孩子的内心和我太不一样了,他是个随性的孩子,甚至有些不喜欢依赖人柱力的力量,之所以不喜欢依赖守鹤,其原因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打败对手,以便证明自己,但也正是这种强烈的想要变强,想要战胜对手的渴望,使得守鹤力量的形态变成了随时随地供应查克拉,说来也很讽刺,不想要守鹤帮忙的心越是强烈,守鹤就越是会给他更多的查克拉。”

鸣人:“是这样啊……”

场上,随着左近第一次被击中,苍辉身上的凝遁忍术就被缓解了,苍辉也趁着这股势头从里面挣脱了出来。

另一边,左近捂着伤口,头低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