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十六、摩斯密码!?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2373 2015-03-02 17:54:04

  风魔撤步,那只手臂看来对这个手里剑造成的伤还是没办法不在意的,手臂摔在地上,仍然在盲目的摸索着,看得出来,它一直都在尝试着够到小臂上的那支苦无,但是怎么可能呢,只靠一只手是绝对做不到拔出同一侧手臂上的苦无的,它开始不那么狂躁,慢慢变得谨慎了起来,但是可以从发达肌肉的清晰纹路上看出来,它没有丝毫放松警惕。

风魔脸上泛起不常有的坏笑。从身后抓出又一只苦无,向刚刚的苦无柄上扔了过去。

苦无不轻不重的把刚刚的那支苦无又钉进它的小臂一点点,它像是抽筋了一样,手腕似乎不再听自己使唤了一样,一个劲儿的向上翻。

风魔心想,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这虽然弄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是至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它并没有听觉和嗅觉,它明明只是一只不完全的手臂,但是却可以用不逊色于上忍体术水准的方式试图攻击,按常理来讲,它的战斗直觉也该是蛮出色的,像刚刚那样的明晃晃的一个苦无,就算没有视觉看不到,如果能听得到的话,也没有理由会命中。 风魔放下心来,掏出了身上所有一共四只苦无和七只手里剑计算好大概的力度,慢慢的,一个一个的有节奏的扔了出去。

随着一个又一个清脆的“叮”声,那只手臂小臂上的苦无完全被钉了进去,甚至苦无的刃尖已经穿过了它的小臂插进了地面。

风魔这才放心大胆的从远处走回去,捡起地上的两只苦无,找准了中指和手腕,狠狠地插了下去,那只手的抽筋似乎更严重了,甚至刚刚小臂上的那支苦无都快要被肌肉挤出来了,风魔赶紧站起身来一脚又把小臂上的苦无钉牢。 经过这一番折磨,手臂已经渗出了浅红的水珠。

风魔用手在那只手臂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一样节奏的敲击,起先还不太明显,但是慢慢地,那只手似乎开始明白了这段节奏中所加密的意思,也开始明白了自己正在被试图用摩斯密码交流。 不过真是难以想象,风魔很难想象这是手臂到底是被什么支配着的,它显然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从发现它懂得思考开始就知道,一个只有神经的东西是不会思考的,但是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稍微过了一会儿,手臂开始用食指慢慢的点地面,和风魔的节奏类似却又显然不一样。

风魔放松了下来,开始慢慢用摩斯密码来和它交流。

里奈心里一直放心不下,一路上从没遇到过敌人,越是这样里奈就越觉得接下来会马上爆发战斗。

“那个…………”里奈胆怯的说:“即便能安全到达终点,没有卷轴也还是没意义的吧?”

苍辉回:“我知道该怎么办。”

俊也示意里奈,听苍辉的准没错。

“但只是该加快速度了”苍辉说。

加快脚步的几人,没用太长时间就赶到了。

远远地,里奈就看见了那里有个人受了伤坐在树旁:“有人受伤了…………!”这话,完全是脱口而出的

猿飞俊一笑:“你真该听听你自己的语气,你难不成还想去救他?”

“对不起……”

苍辉听腻了这两个人的教导和被教导:“就是他了。”

苍辉有恃无恐的走了过去,简单的和风魔打了招呼:“我直接说重点的了吧……”苍辉掀下帽子:“你只剩下一个人了,如果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把卷轴交给我们的话,我想我们也没必要开战,你也可以留一条命回村子,毕竟…………这只是个考试嘛,明年也一样考不是么。”

风魔脸上换好被疼痛修饰着的爽朗的表情后就转过身来:“说的对啊…………!”风魔故意走起步子来还有些踉跄:“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可以么?”风魔一边交出卷轴一边问,卷轴递到苍辉面前,好像无论苍辉是否答应他,他都愿意交出卷轴似的。

苍辉接过卷轴,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请求?”

“嗯,啊,我的同伴已经都在争夺中倒下了,我想我已经不能顺利结束这次考试了,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还会被其他的队伍误杀,所以说……你们是木叶的忍者吧,能告诉我木叶的监考官在哪里巡视么,我想我该差不多要弃权了。”

苍辉没多想,只是觉得这无非也就是个实力平平的可怜虫而已,既然他想要弃权,自己就当救他一条命了吧:“啊,最近的一处,南边有条河,找到河以后沿着上游走,马上就会找到监督上忍了”

风魔痛快的道了谢,便马上朝着南边跑去,好像真的怕有其他忍者追上会杀了自己似的。

俊还不消停:“再快点吧,你跑的这么慢,说不定会碰到我们刚刚遇到的那支队伍哦!”

风魔:“多谢!”

不一会儿,风魔的身影就消失了。俊还在笑话他:“切!吊车尾就算了,居然胆子也小,说不定早点死在这里对他才是福气吧?”

“走吧,离终点还有一段路”苍辉说。

“喂!苍辉”一边喊,俊也马上跟着苍辉,里奈也一样。

俊才刚跟上在树枝之间跳跃的苍辉就问:“说真的,且不说其他村子的忍者,就我们自己木叶忍者来说,其他每一个班里都有各自的短板,六班有小茉莉,七班有真纪,八班就不用提了,三块短板放在一起就显不出来谁短了,向我们这样三人都不输战斗能力,又有团队作战经验,又有指挥人物的班,为什么要处处躲着人家,费这么大劲来找这个便宜啊?”

“世界比你想象的大得多。”苍辉说。

“切……是!是,我这专注于忍术修行的小学生,当然没有你见多识广啦”俊不太满意苍辉。

“我没其他意思,我只是觉得,人能做到的事和这世界比起来真的很少,如果是面对或不面对都没有什么区别的事情,能回避的尽量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苍辉希望俊听了这话能稍微舒服点,而且也不给俊再说什么的机会,转了话题:“天黑了,能集中注意力的话,还是尽量不要说话吧。”

天的确黑了,其实有时候比起视野上的问题,人在这时身体会处于疲惫的时段这件事还是更容易让人担心。

“我们真的还要走下去么?”里奈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在这么黑的四周。

俊也觉得似乎不是不可以留在这里:“苍辉,一路上都已经这么谨慎了,不如现在也不要冒险了,明早再走吧?”

“好……”苍辉停了下来,和三人围成一圈:“树林里到处都能藏身,但是暗号要定好。”

“嗯!”两人一起答应。

苍辉简单的想了想:“听好了。 你头发乱了——怎么可能,我刚刚扔掉发卡。 记住了么?”

“这么短,记不住才怪……”俊已经在回身去找合适睡觉的地方了。

“额,晚安,苍辉君……”里奈说

其实在死亡森林这种地方说“晚安”这个词,一点也不适合,但苍辉还是回应着里奈:“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