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八、理解?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2082 2012-11-02 10:45:32

  利索的解决掉拉面,回到鹿丸家里,将将棋桌上的鹿久赶走以后,鹿丸开始教鸣人下棋将棋。老实说,鸣人自己根本猜不到鹿丸在这种时候来教自己下将棋,到底是什么意图。

大约,40多分钟吧,鸣人才掌握将棋的规则和一些简单战术,勉强能和鹿丸简单下一会儿,然而,对弈期间,鸣人一局未胜。

一直下了好久,鹿丸开始说话了。

“鸣人~~~~你说,忍者是什么呢?”

鸣人听了这个问题,稍微愣了一下:“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老实说,鹿丸很失望。在听闻霁川家的事情之后 失望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仇恨永远也不能被消除,曾经,鹿丸亲眼见证过鸣人是如何和大家一起去教会这个世界的人如何去“理解”的,可是不管是多漂亮的结局,也总是不能拒绝下一个“序章”的到来,无论人们曾经多么相信彼此之间从此以后就可以互相理解,当下一份怨念降临时,之前的一切温暖就都好像是过眼云烟。 看看自己,看看鸣人,再想想大家,现在的大家好像都快要到了和阿斯玛老师他们差不多的年纪了,鹿丸有时也会想,当阿斯玛他们还是自己当初的那个年纪的时候,会不会他们也有过不亚于自己这一代的作为,只不过,可能只是被这个“时代”所淹没了吧。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那么,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又是在为了什么呢,阿斯玛他们,付出一切,保住了作为“玉将”的自己,让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成为撑起这个村子的人。 现在,自己又看着自己的后辈们,不断的成长着,希望能够把这个村子在以后的某一天托付给他们,做着和阿斯玛一样的事。

“玉”如今变成“银”,那么这“银”要守护的“玉”是不是也有一天终将和自己一样变为用来牺牲的“银”呢? 鹿丸当然有作为“银”的觉悟,只是,看着大家这样,为了守护有一天终将变成用来牺牲的东西时,鹿丸已经不能再去相信那些关于“玉”和“银”的故事了。

“如果要问忍者是什么的话,也许佐助会理解的更加深刻吧。”鸣人回答说。

听着这根本没有答案的回答,鹿丸也只是笑了一下。

“鸣人……前些天,霁川家的人,还是偶尔会来找我,向我讨要族人惨死的说法。我就说,鸣人正在调查,过些天就会有结果,他们也就稍微消停了一点。”不轻不重的将了军,鹿丸站了起来,走到屋子前的台阶处的柱子边,靠在柱子的一侧继续聊着:“那时候,我看着霁川家,总感觉像是马上就要开战了似的,那些人,个个都是穿着战斗时才穿的忍服来的。 如果再开战的话,你会怎么办呢?这里没人希望再有战争,你知道的,一旦战争开始,你所说的人们互相理解的时代,就再也不可能到来了。”

鹿丸身后响着鸣人收拾棋子的声音,但鸣人却没有说话。

鸣人收拾完棋子,径直向门口走去,路过鹿丸身边时,拍了拍鹿丸的肩膀:“好好休息吧,过几天把中忍考试办完是当务之急。”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让鹿丸向鹿久带好,就这样告别了。

。。。。。。。。 仇恨吗? 。。。。。。。

鸣人打算回家,脑子里却忍不住想鹿丸说的话。鹿丸说的很委婉,可鸣人听着却还是如此沉重。

“序章”的扉页已经翻开,可能新的时代真的到来了,新的仇恨也会一样吗?此时,鸣人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长门,想起当初长门愿意相信自己,尝试着把找到消除痛苦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鸣人总是想自嘲的笑一笑。

虽然并不清楚关于霁川家事件的细节,但鸣人却已经开始感到无力了,以前自己的那份不顾一切,现在看来,似乎有些遥不可及,现在的自己,跨越过一个时代的自己,终于看到“仇恨”是如何生出的。 也许时代的宿命就是不断的迎来仇恨、痛苦。 可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为何要这些向往着阳光的孩子们去承受一个时代的罪过。自己曾经自信满满的说过“要教会人们互相理解” 可现在看来,一切的豪言壮语,一切的坚毅,似乎都被淹没在了那个已经褪去了的时代里,现在的自己,若是被别人看到,或许不会有人能联想到当初那个“奇迹少年”

“鸣人哥!?”

鸣人这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木叶丸跑到鸣人身边:“鸣人哥哥怎么在这里呢?”

“啊~~~和火影大人议事,现在才结束。”看着天色已经很晚了,鸣人说着。

木叶丸一把抓住鸣人:“那就是说一会儿没事喽!”

鸣人似懂非懂的点头:“嗯~~~”

“那就和我们一起去提前庆祝中忍考试通过吧。”木叶丸说。鸣人这时才注意到路的另一边,小茉莉他们已经在纲手居酒屋门前等着了,用眼神邀请鸣人和他们一起庆祝。

倒也没什么理由拒绝,鸣人当然希望木叶丸顺利通过中忍考试,也就和他们一起去庆祝了。

木叶丸笑了,笑得很开心,随即将鸣人拉进了居酒屋,好像自己真的已经通过中忍考试了一样,只是鸣人~~~看着笑得如此开心的木叶丸,心里生出了逃避那些问题的念头。

居酒屋内

“哈?提前庆祝!?是不是都以为中忍考试是过家家啊?”纲手教训着。

“怎么会呢?我可是完全有信心通过这次中忍考试。”

“切~~狂妄的小子,要是你没通过,就来居酒屋给我刷一个月的盘子!!!怎么样啊?”

“可以啊,要是我通过了,山坡的五代火影岩像上就要多一个小丑鼻子,怎么样?”

纲手激动地敲着桌子:“一言为定!!!”

坐在一旁的小茉莉弱弱的说:“啊?~~~纲手婆婆还要赌啊……”

“不可以么。”

不去管这些人之间的争吵到底有没有意义,鸣人低头吃着,始终没有吭声。 可能,木叶丸在成为一名中忍之后,有些事情就是他必须面对的了,而这些,恰恰是这个时代的宿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