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四、暗中的树根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2153 2015-12-02 16:55:41

  “根”是木叶暗部整体的代称。相对“木叶”的叶,“根”是注定在黑暗之中为叶子吸取水分的部分。“根”的存在,给了叶子生存的条件。沐浴阳光的“叶”,在阳光之下摇曳,有着比根阳光的外貌,给人以希望,赋予了“根”存在的意义。

  漆黑的密室中,佐助不停地压制着和彦的行动,精湛的体术让和彦不得喘息。

  “算了吧,以后有的是时间。”佐助心里这样想到。

  佐助收手,向后方一翻,几个步子,又藏匿在了黑暗中。但这次不同。

  幽幽的黑暗中传来佐助的声音:“和彦!你以为忍者是什么!”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发问,倒是将和彦有些问懵了。

  “只会忍术、体术、幻术,的战争机器?”佐助的声音比起刚才较为严厉了一些。“你的战斗,将你的表情全都暴露给我了。慌乱、急切、疑虑,若是带着这些,再过三天也休想通过我的考试!”

  表情???和彦一时间不太能理解佐助在说什么。

  和彦站在原地,可是身后佐助的脚步声却响了起来。“砰,砰,砰~~~”清脆的脚步声节奏很慢,向和彦缓缓靠近。

  逐渐的,佐助的身影在黑暗中逐渐显露了出来:“和彦!你是有朝一日终将成为与我并肩甚至强过我的种子,也正是因为这样,你必须要知道,加入根,意味着什么?暗部,是什么?”

  和彦看到佐助已经现身,便不再有什么行动,静静地听着佐助说的话。

  “若是按你的听闻,暗部只是一个忍村最高阶层的直属忍者,抹杀感情,实力过人。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了,对吧。”

  因为自己的想法和佐助说的并没有太大出入,和彦仍是沉默不语。

  “先不说你的想法大错特错,就算这样的想法是正确的,你刚刚又做到多少?一遇到稍微强一点的对手就乱成那个样子,别以为大家夸你几句你就是天之骄子。”

  和彦的心情开始混乱了起来,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看得起自己,那又为什么要主动做自己的老师?又为什么把自己带来这个地方进行什么考试?

  “回答我,和彦! 你脑子里的忍者,到底是什么含义。”佐助追问道。

  和彦被佐助的追问,弄愣了一下,随即调整好情绪,冷静了下来,好好地思索着。 和彦是个聪明的人,他最起码会知道,佐助带自己来这里十有八九就是为了让自己明白这个问题的。可到底是什么呢?佐助对自己进行了不知多长时间的“考核”想要让自己明白的,到底是什么啊?

  “忍耐一切的人吗。。。。。。。”和彦试探性的回答着。

  佐助冷哼了一下:“我需要的是你真正感悟到忍者的意义,不是在这里玩文字游戏。如果我继续追问你‘如何忍耐、忍耐什么’你是不是就无话可说了。”佐助显然不满意。

  和彦硬着头皮想了许久,仍是不懂佐助的用意:“我真的不知道。”便惭愧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佐助眼神严肃的盯着和彦:“那……‘根’是什么,你总知道吧。”

  “嗯!我懂,‘护叶之根’,根的意义是为了保护木叶,独自揽下所有黑暗中的丑陋勾当,让空气中的叶子得以沐浴阳光。”和彦自信满满地回答。

  佐助淡淡一笑:“不错,根,是因为叶才存在的。”

  佐助在黑暗中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只能听见快速动作鼓动空气的声音,密室中忽然亮了起来,一瞬间,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捂着眼睛的和彦,适应了许久才睁开眼睛,看了看这间密室中的陈列。

  密室很大,地面好像是些特殊的石砖铺成的,墙壁上距地面5米左右的位置,放置了一排火把,显然,佐助刚刚的行为,只是点亮火把。密室为矩形房间,故而很容易看出房间的朝坐。正前方的墙壁上,距地面十多米的地方高高的悬挂着一个“忍”字,正面对“忍”字,左手边的墙壁上坐落着一个雕像,它静静地立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平静似水,好像外界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同样的,右手边也坐落着一个雕塑,与之不同的是,它的面目凶神恶煞满是因心境而拧出的皱褶,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正前方。

  不等和彦去想这陈列的含义,佐助又接着说了起来:“可是~~~~~~~既然如此,那么,作为‘根’的忍者,和作为木叶的忍者,为何两者会如此不同?已经明白根的含义的你,为何又要加入根这样的组织?”佐助问

  和彦又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根的忍者,就算有一天为了村子默默地死去,做一名无名英雄,也没人会记得他,就算有人知道,也会为他所做的肮脏行径感到不齿,没人会记得他们为村子所做的,就好像~~~~~在看着沐浴阳光的树叶的时候,也没有人会去想那正在为叶子吸取养分的树根所做的。”

  两个人稍微沉默了一会儿。

  。。。。。。。。。。 2分钟就在沉默中度过 。。。。。。。。。

  “看来你都知道啊~~~”佐助有意思自嘲的说着:“那也就是说,你已经对这样的命运有所觉悟了吗?”

  听着佐助这样问道,和彦脑中好几张昔日的温柔笑脸压不住的侵占着和彦的记忆。

  “不,我根本没有这样的觉悟…… 也无法接受,即使为村子付出生命也没人记得我这样的事。”根本不去注意佐助的变化,和彦自顾自的继续说着:“但是~~~我知道!没人能保证自己在什么样的事情面前都做好觉悟,所以,我会忍耐。修行的辛苦、战争的痛苦、失去的悲哀,和好多好多我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我会忍耐,直到我足以消除这一切痛苦的时候。”和彦坚定的说。

  佐助收起自己的表情,不快不慢的走到和彦跟前,手仿佛是在托付什么似的落在了和彦的肩膀上,比和彦高出一头的身高,使得佐助将嘴靠在和彦的耳边说:“考核~~~~~通过。”

  拿回搭在和彦肩膀上的手,佐助准备领着和彦离开这间密室。后者也紧随其后,即使是背对着和彦,也还是可以感到和彦因获得认可而生出的欣慰和欢喜。

  感受着身后和彦的心境,佐助心想“这孩子还来得及,可别像我那时一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