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六、新人们的备战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1965 2015-12-02 16:56:14

   木叶村 热血武道馆内

  “站起来!甚太!”李底气足足的喊着,微妙的是,语气中虽底气很足,却完全不见呵斥语气。旁边两人看着甚太受着李洛克如此剧烈的训练,不由得心里打着寒颤,这也难怪,李的训练方式的确让人感到触目惊心。三倍于体重的负重先不谈,还要在这样的负担下和李对抗!要知道,现在,自称是“二代目木叶苍蓝野兽”李洛克,其体术造诣早已超越了当时的凯,现在,李完全可以将八门遁甲开至第六门而毫发无损。

  “甚太!你的极限就只有这样吗!起来!让我能看见你的坚毅!!!”

  有着火红头发的少年,满身大汗的,艰难地站了起来,擦了擦汗,抬起头,用同样火红的眼睛盯着李洛克,眼神分毫未动:“极限?别笑死人了,凭你这双眼睛,也想要看到我的极限?。”

  李微咧开嘴,白的发亮的牙齿,让站在一旁的两人感到寒气逼人。

  “哈哈!!!这才是我‘苍蓝野兽’的学生!”说罢,拳头骨骼的吱吱声不绝于耳:“那么~来吧!!!甚太!”毫不令其喘息的向甚太冲了过去,又开始了残酷的体术训练。

  听着这武馆中震人的声音的路人不由得议论起来。走在路上的天天也弄不清是因为什么叹了叹气。

  日向家府内

  宁次静静的席地而坐,在宁次对面的,是个短头发的女孩,不过14岁的年纪。像这样的静坐已经持续了好几天,起初,女孩还并不理解宁次的用意,抱怨自己浪费了修行的时间,可是慢慢的,女孩发现,每天的静坐,虽起初难受,可是好像每天都有所感悟,却又不清楚自己到底感到什么。渐渐地,时间长了,女孩好像能在静坐中清楚地看到什么了,可是并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然而现在,女孩已经可以静下心来和宁次一起静坐,因为每次的静坐,女孩都有所收获。

  晚上凉爽的空气中,宁次和女孩两人静静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宁次睁开了眼睛:“今天就到这里吧。”

  女孩也睁开了眼睛,点了点头。宁次也是予以肯定的神情,之后正欲离开。

  “宁次哥!”女孩叫住了宁次。

  宁次回头等着她说些什么。

  “如果中忍考试~~~我还是没能晋级中忍,大家会不高兴吗……”

  宁次淡然一笑:“不必紧张,这是你自己的战斗,不必背负什么除自己之外的包袱,就算你输了,也没有人有资格怪你。 放下心去吧,里奈。 你要做的,不是为什么人争脸面,亦不是要通过什么考试,你要做的,只是证明自己而已。”

  夜晚的林间

  苍辉认真的感受着体内新虫子的变化,过了许久,虫子稳定了下来,苍辉的嘴角扬起不易察觉到弧度。

  “可以了么,苍辉?”志乃问到

  苍辉点了点头。如果把这种虫子也驯服的话,苍辉便可以算的上是油女一族多年难得的人才了。如今,苍辉体内的虫子数量,种类,都是出类拔萃的了,并且还有着用特殊的查克拉刺激虫子在短时间内孕育幼虫,并迅速催生幼虫的能力。真可谓是油女一族难得一见的人才。

  一乐拉面

  丁次正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看着丁次吃的如此放肆,井野却也没有说教什么,这些年来井野也明白,想让丁次节食减肥,根本是天方夜谭。

  本应该是“猪鹿蝶”三人久违的聚会,却因为鹿丸已经当上了火影,要处理的事情用一座山形容都算是客气的,所以,这次计划中完美的聚会只剩下井野和丁次两个人。当初阿斯玛送给这三个人没人一对耳环时,他们都觉得那时就要分开了,可现在,三人都在为各自的事情忙碌着的时候,井野才知道,现在才是真正分开的时候,就算同在一个村子里,也不能在像一个班的忍者那样了。

  “井野你,不吃么?”缓过神来,发现丁次和自己说了句话。

  “不了,你先吃吧。”井野刚刚因为回忆和鹿丸丁次两人从前的时光的温情的表情还没褪去。

  看着井野的这幅神情,丁次警惕了起来,低下头,眼睛却仍小心的注视着井野。

  井野看了一会儿窗外,又回过头来,一不下心看到了丁次的谨慎,心里马上后悔起了刚刚自己说那句话时附带的神情。 看着丁次如此小心,井野心想‘丁次这家伙一定以为我会对他~~~~’想着想着,井野额头边上的青筋开始有胀裂的迹象。

  丁次还是在小心的看着生气的井野,心想是不是和井野相处的时间长了,所以她就对我~~~~

  两人现在正隔着一张窗户纸,丁次不敢捅破,井野在公共场合不好意思发飙,两个人也都认为自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看着丁次越发惭愧的表情,井野终于忍不住。

  啪!!!!!! 一以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丁次的脸上。紧接着响起的却是井野的训斥声:“你个笨蛋!!!”

  “干嘛啦!我什么都没干啊。”丁次解释着。

  紧接着井野仍不甘心,怒气抑不住的冒出来,只想着痛扁丁次一顿,丁次见形势不妙,赶紧开溜,井野哪里肯放过在精神上冒犯自己的人,一路追着丁次施以暴力。

  在晚上热闹的木叶村里,一个角落,井野训斥着丁次高估了他自己。

  口水战过了许久,两个人忽然间愣住,似是在记忆里寻找着和自己现在所作的相似的画面。

  “哈哈哈!”井野率先笑了出来。随后,丁次也是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

  笑了好久,两人终于稍作平静,可脸上刚刚笑过的残留表情却还没褪去。”两人相视。

  “以前的话,你追杀我的时候,鹿丸一定会拦住你的呢~~~”

  井野静静的回忆了一下:“是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