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雨里洗过的木叶

三、霁川家的子嗣

雨里洗过的木叶 布里茨404 3315 2012-11-02 10:45:31

  根的本部

“停!考核通过!”考官大喝一声,以免这位考生要了暗部考官的命。

那名考生听到了台上的考官已经喊出了结果,很不甘心的收了手,面对着看台单膝跪地等待着佐助的说辞。

佐助看着眼前的这个即将成为暗部一员的忍者,或者更准确些说,是一个孩子。脑子里全都是刚刚这个孩子在战斗时候的眼神。冰冷、怨念这些词汇在这个孩子的眼神中得到了很好地诠释。

“再报一次你的名字。”佐助毫无表情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孩子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佐助,缓过神来之后很麻利的回答了一句:“霁川 和彦。”

佐助注视着这个孩子,一种有一丝亲切,却又有些自嘲的心情,冲破压抑涌了上来。

。。。。。。我的存在,只为了一个人。。。。。。

。。。。。。我不会动手,我想杀的,只有一个人。。。。。。

。。。。。。现在的我,能够看破你那双眼睛的幻术。。。。。。

佐助淡然一笑,这难得的一笑倒是让许多站在旁边的根的高管人员看在眼里,好奇的心情在大家的心里发了芽。

从看台上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佐助猛地一跳,落在台下和彦的面前。这样的动作,也让和彦自己有些不安分。

“霁川 和彦 我来做你的老师吧,怎么样。”佐助说

周围的人们也都带着惊奇和赞赏的语气开始纷纷议论了起来。

“嗯?”和彦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回答:“是!”

这次的暗部人员选拔,似乎因为和彦的表现与佐助难得的欣赏,而使其他考生的表现都显得黯然失色了,接下来的考核也大多都是平淡如水的比试,不强不弱的新人们,再没有一个获得别人的欣赏了。

漫长的暗部新人选拔就这样以平淡无奇的尾声收尾了。

根光线并不充足的会场内,在选拔结束后就只剩下佐助和和彦两人了。

佐助像和彦的方向看了一眼:“跟我来。”

和彦也只是乖乖的跟在佐助的身后,没多问什么,一直尾随着佐助走到了佐助自己的专人修炼密室。密室中,比会场里还要阴暗的多的光线,不,应该说是近乎没有什么光线了,这让和彦开始感到了不适,但不管怎样,和彦还是不敢轻易对这位捉摸不透的“佐助大人”提什么要求。

佐助忽然站住:“就是这里了。”

听到佐助的话之后,和彦这才习惯性的环顾起四周,却发现黯淡的光线根本就看不清什么,和这里比起来,刚刚的会场简直就可以算的上是阳光明媚了。

“这里~~好暗。”和彦试探着说

“我知道,就是这样,才会在这里进行考试。”佐助依然是用冷冷的语气说。

和彦忽然改变了态度:“什么?考试!?”

“对!考试,现在就开始。”

“等等,我应该已经通过暗部的选拔考试了。”还未等和彦得到满意地回答,一支苦无就已经从佐助的手里扔了出来。和彦虽然身手颇为出众,但忽然间在这黑暗的环境中,和彦不大可能通过视觉判断苦无袭来的方向,视觉判断无效,和彦慌乱的被苦无划中了小腿。

和彦低吟一声,随即直觉般的站起身来,向远处跳了过去,开始试图离开佐助的攻击范围。

黑暗中,佐助又一次难得的笑脸没被任何人看到,迅速地追赶起逃跑的和彦,安静的密室中,跳跃的脚步声格外响亮,只要长了耳朵就可以大概判断对方的位置,让和彦心惊的是,整个密室中,只能听得到自己的脚步声,完全听不见第二个人的脚步声,而刚刚,在佐助开始追赶和彦的时候,佐助动身的那一瞬间,和彦还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佐助的查克拉忽然向想自己的方向跟了过来,很快的,佐助的查克拉就被隐藏了,现在的和彦,什么也感觉不到。

和彦开始有些恐惧了,无论多么身经百战,也无法消除对未知的恐惧,现在的和彦,站在这间漆黑一片的密室里,竭尽全力感受着佐助有可能放出的一丝查克拉,并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水遁·水鲛弹。”和彦的8点钟方向,响起这样一个声音,毫无疑问,是佐助。

和彦转过身来,视线里满是硕大的鲨鱼型水遁忍术,数不清的数量向自己淹了过来。和彦马上重整了情绪,抓住佐助为了支撑忍术而不得不释放查克拉的时机,准确的找到了佐助的位置。 随即向一旁跳开,悬在空中的短短的时间里,结下了不知名的印。

“风遁·流刃。”颇为凌厉的风遁忍术将佐助的水鲛弹暂时挡住了。另一边,佐助并没有继续施加压力,而是在等着这个新人会有什么举动。

和彦几乎没等,风遁忍术使出之后,立即麻利的结了另一个印,和彦自信满满的面对着正和风遁纠结在一起的水遁忍术,念出:“火遁·火龙弹!”

气势浩大的火球朝着刚刚的忍术还未平息的地方冲去。和纠结在一起的忍术激烈的碰撞。结合着风遁忍术的火龙弹,威力不凡,并不费力地将佐助的水鲛弹蒸干,随后气势稍减的火球还施加给佐助一点压力,虽然,这对佐助而言,不过是一个步伐的问题而已。

刚刚佐助不得已而释放出来的查克拉,此时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刚找到一点念头的和彦又无从下手了,望了望这不见天日的黑暗,和彦忍不住埋怨一句:“可恶!”

“呼呼~扑~哧……”颇有节奏的几声手里剑扎进地面的声音响起。佐助又在提醒和彦了。后者也很是敏捷的躲开了。和彦又再次转移了位置向其他地方跑去,企图让佐助的攻击方式改变,以便再一次抓住佐助的位置,摆脱被动。

一直从刚才开始,佐助一直在暗中向和彦掷出苦无,并且仍然不肯现身。和彦想不通,自己也像佐助一样隐藏了查克拉,为什么…… 和彦没有想下去,因为一边逃跑的和彦此时才想起,整个密室中,只有自己发出了脚步声,无奈这黑暗的密室,和彦实在没有办法在从没有练习过的情况下,在这种质地颇为特殊的地面上悄无声息的行走,况且,和彦第一次来这间密室,根本不了解房间的构造,无法利用密室的特点营造出对自己有利的局面。而在面对像佐助这样的强敌的时候,想要以放弃移动来隐秘自己的位置,这种做法,在心理上也是不可能克服这种心理障碍的。看来,自己的行动是无法隐蔽了。

和彦心里还是忍不住在想,佐助到底是想让自己通过什么样的考试?是要击败佐助?或是生还一定的时间?亦或是找到逃脱途径?和彦想不明白。另一方面,无论是什么样的考试,和彦以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希望赢得了木叶的“零度火焰”想从佐助手底下逃脱根式天方夜谭,可别忘了,这个漆黑的密室和质地特殊的地面,都是对佐助有利的因素,目前,无论实力、条件,亦或是战斗经验,和彦没有一样能和佐助相提并论的。

和彦尝试着发问:“你都不说明一下是什么样的考试么?

然而,不出和彦所料,佐助根本不会回答他。密室中,只有和彦自己的发问声在回荡着,无奈形势,慢慢缓和下来心情的和彦只得原地不动伺机而动,因为若是此时和彦采取行动,情况还会和刚刚一样,让自己处于不利的境地,若是现在改为和佐助拼耐心的话,也许会有一点希望吧。

和彦太天真了。耐心?? 现在的佐助最不差这个。

。。。。。。。。。。。。。30分钟过去了。。。。。。。。。。。

。。。。。。。。。。。。。3个小时过去了。。。。。。。。。。。

和彦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天真,这三个小时里,和彦自己有时都在怀疑,佐助到底还在不在这间密室里?

实在没有办法继续等下去了,和彦心中的小聪明又开始转动了起来。

和彦趴在地上,耳朵紧紧的靠在那质地特殊的地面上,右手轻轻地,节奏不快的在地面上敲着。

“咔,咔咔~~。”清脆的敲击声响起。

另一边,隐秘在黑暗里的佐助,听着这微弱的敲击声,似笑非笑的嘟囔一句:“这孩子~~~有点意思。”然而佐助没有动,还是在这里静静地听着和彦的敲击声,等待他的下一个举动。 作为考试,也许时间是长了一些,但佐助完全有这个耐心,也认为完全有这个必要。“差不多了。”

不知是如何移动到上空的佐助,在和彦的正上方,向他袭去。佐助结了一个简单的印:“千鸟流。”

措不及防的和彦一时间也束手无策,很显然,佐助的移动方式和能力,没有被和彦考虑到。

散开的电流,想一个铁网一样罩住和彦,随即,收网,拉紧!

“额啊啊啊!”和彦在佐助精湛的千鸟面前,毫无抵抗能力,像一个已经战败的腐儒正在受刑一样。这些也自然都看在佐助眼里。

既然忍术造诣只是这样,佐助也就不多在忍术上做什么文章了。随即切断查克拉的释放,向和彦冲了过去。

右脚向和彦的头部一记重踢。后者亦吃力的接下。随后左拳又向和彦的腹部招呼着。慢慢的体术的拉锯战就展开了。佐助一边用体术向和彦施加压力,一边心里盘算着:“不会错的。一定是他霁川 和彦,可到底他的潜力在哪里呢?”

身为暗部首脑的佐助,对霁川家半数以上的族人死于非命的事情也有大致了解,就是因为这样,佐助才费尽心机的找寻着和彦身体里隐藏着的什么东西,值得那些人不惜惹上一个忍村,也要接近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