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二章 【太子暴毙】

燕王朱棣 弋央 2138 2016-08-09 10:41:43

  太子回宫的第二日,依着朱标的意思,洪武皇帝朱元璋当即便将秦王朱樉放归了西安。朱元璋看着精神也好了许多,朝会也就此恢复,只是无论早朝还是午朝,却议的都是同一件事,那便是迁都。

迁都本是朱标此番西巡最要紧的差事,朱标也不负朱元璋所托,将秦晋之地的山川地形、各处布防、现有的殿宇,甚至于民风、古迹、气候都一一记录了下来,十分的详尽。如今将这些案卷送呈朱元璋,太子似乎也是拿定了主意的,那便是决意迁都西安府,立志要重归汉唐气象。

朱元璋已经年迈,迁都又是国家一等一的大事,筹划起来没有个三五年是不成的了。要统筹这样的事,原本李善长是最合适的人选,只可惜李善长早已经被灭了满门了。没有像样的人选,这件事要滴水不漏地办下来,恐怕要比登天还难。

朱元璋与太子朱标历经那一夜的真情坦露,父子间早没了隔阂,既然朱标迁都的意志如此强烈,身为父亲的朱元璋也不得不考虑趁着自己身子骨还支撑得起,帮他完成了这件大事、难事。否则一旦自己去了,这些千头万绪、牵扯各方利益的事,太子能否弹压得住,实在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因而连日来,朱元璋早将自己六十五圣寿的事忘得九霄云外,日日夜夜思虑的都是如何将迁都这件事办得妥当。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条,朱元璋却始终按捺着没有说——那就是自己的孝陵是在应天府的钟山,如今马皇后也先行入葬了的。自己百年之后,自然也是要安葬在应天。这是当年刘基等人为自己寻龙点穴多年方定的陵寝之地,成北斗七星状,以孙权墓守护神道,风水极佳的地方。就算迁都,这皇陵是不能随意更改的。

所以,如若当真迁都西安府,那自己百年之后是免不了要受长途跋涉之苦,运回应天安葬的。可这些事,也不知太子朱标想到没想到,但自己是断然不会说的。如今朱元璋心里想着的、心里最怕的,就是这段日子总是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可如今自己年迈,却富有四海、天下臣服,能发生的大事,除了自己命数已到、要去见佛祖了,还能有什么呢?兴许要不了多久自己也将去见马皇后,那自己现在的忧虑也只是多余,反倒是太子能不能接下这副担子、震慑住天下臣民,才是事关大明江山千百年的当务之急。

可正所谓天命自有归处,半点不由人。洪武皇帝朱元璋如此一番苦心,等来的却是太子朱标忽然重病不起的消息。

朱元璋原以为只是朱标数月奔波劳累,加之体弱,因而染了风寒,心中虽急,却并不太担心,连夜便派了太医院太医去诊治。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太医回禀的脉象竟是四个字——命悬一线。至次日正午,朱标便已昏迷,十几名太医又是针灸又是推拿却没有丝毫效用。待至第二日的寅时初刻,做了大明王朝二十四年太子的朱标竟就此撒手人寰,年仅三十有七而已。说来令人嘘唏,此时恰好便到了冬至,洪武皇帝朱元璋的六十五圣寿。

眼看着各地藩王、封疆大吏们送来给自己贺寿的贺表和贺礼堆如山积,朱元璋越发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戏弄似的,不禁悲痛欲绝。原本老迈的一世枭雄,仿佛就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须发都白了,连背也直不起来了。只见他眼泡水肿、显然不知哭过多少次了,目光呆滞地坐在柔仪殿太子床榻边,只是不言声儿。里里外外的宫女太监们又是悲伤又是恐惧,躲在自己的位置,石雕似的连动都不敢动一动。更别提那些见惯了朱元璋狠辣手腕的群臣了,谁敢这个时候贴上去,那不是找死么?

因而偌大一个柔仪殿,能进进出出,陪着朱元璋的,只有一个太子的长子、皇长孙朱允炆。此时的朱允炆已经十五岁,面貌像极了母妃吕氏,加之身材修长,看去十分的端庄俊秀。朱允炆也跟他的父亲一般,独尊儒学,讲究圣人之学、君子之道,因而气宇与朱标有些相似,却又比之朱标多了几分恢弘博大,想来是因为生在天家、自幼受宠的缘故。

朱允炆骤闻父亲薨逝的噩耗,就如天塌一般也哭得泪人儿也似的。可待见到自幼将自己带在身边的洪武皇帝神情木然地独坐柔仪殿后,朱允炆却反而止了哭声,收拾心绪里里外外给朱元璋打水洗面、端茶送饭,要么便是小心劝慰自己的皇爷爷。朱元璋一代雄主,遭此大变竟要一位少年开解,又是好笑又是欣慰,可一想起太子朱标已经去了,又免不了落下老泪来。自己一直以为近日心绪不宁,是有大祸临到自己头上的征兆、恐命不久矣,却不想竟是降临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这世间事,真不知是如何说法。

若要说朱元璋为何如此感伤,其实不仅仅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更多的怕是对朱标的心存愧疚。早些年,朱元璋实是看不得太子仁弱的性子,于帝王的权霸之术更是一窍不通,想着要将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交给他,也是不放心,因而也动了换太子的念头。那些年里头,也没少对朱标言辞斥责,甚至棍棒相加,让他这个太子没了面子、失了体面。

待至后来绝了换太子的心,朱元璋便一心要给朱标铺路、为皇权立威,因而诛杀了不少功臣,杀孽造得重了一点,却不想惹得一心“仁人君子治天下”的太子不满,也没少与自己争执。可这事在洪武皇帝看来,却心怪太子愚昧,看不懂自己的一番苦心,更没给他好脸色。

直至此番西巡,洪武皇帝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去了,自己越觉得心神不宁,还以为是自己的大限快到了,这才对太子生出骨肉血亲的思念来。等朱标西巡回了宫,父子二人平生第一次如此的坦诚相见,数十年的隔阂一夜尽消。原想着可以好好用自己剩余不多的日子辅佐这位太子君临天下,继承大明江山了,谁曾想,便在这个时候,太子竟就这么一病不起、驾鹤西归了。朱元璋又怎能不悲?怎能不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