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一章 【坦诚相见】

燕王朱棣 弋央 2132 2016-08-09 10:40:23

  朱标夤夜赶去西暖阁见朱元璋,才发觉自己的父亲竟已老迈到了这一地步,不禁哽咽着噗通一声跪倒请安:“父……父皇,儿臣回来了——”,说着已是落下泪来。

洪武皇帝听见声儿,微微抬头看了看,似乎看奏章太久、眼睛有点花,一时间竟没有认出来。只见朱元璋缓缓起身,饶过案头踱了过来,一边躬着身子打量朱标:“是……是太子?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不知朱元璋是看了低泣的太子有些感伤,还是确实数月不见有些思念,皇帝的声音竟有些发颤,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便是马皇后薨逝时,众人也只见他有些黯然沉郁,却也没见他感伤,更别说露出儿女情怀了。

朱元璋伸出手扶起朱标,朱标这才发现皇帝的手已然如此消瘦了,见他步子有些不稳,忙也一把扶住他。父子二人互相搀扶,四目相对,一时间都没有言语,可眼中却都闪出了泪光。这天家骨肉,直至此时方终于见了父子亲情,也不禁令人唏嘘。

二人在西侧的瓷墩上坐了,朱标方缓缓进言:“父皇,听太监说您到现在都还没进膳?这可如何使得?您还要熬夜看那么多的折子,身子骨儿可如何支撑得住?”

朱元璋目光有些迟钝,叹了口气,却有些答非所问:“哎……今天下了朝,我又见了见秦王。秦王呢,听过他不少荒唐事,也不知是真是假。此番把他召回京,他看着倒还老实,也孝顺。这不,说是朕的六十五岁生日快到了,要张罗着去弄一个什么普天同庆呢。哎,朕瞧着啊,有些铺张。这天底下还不知有多少人吃不饱饭呢,我们怎么可以去花那些粉饰太平的钱?朕便说了他几句,可他呢,满嘴歌功颂德,还说要率捐银子十万两,为百官立一楷模。”

说着朱元璋似乎又来了气,手都微微发颤:“哼,他真是以为朕老迈昏聩了。几句颂圣的话就想把朕糊弄过去。朕还在想先前那么多折子参劾他会不会是冤了他,如今看来,只怕他并没那么干净,否则他哪儿来那么大手笔,出手就是十万两?朕瞧着他才是昏聩了呢,竟想搞以金抵罪的那一套,他以为这是大元朝呢。他心虚到了这地步,还不知私底下干过什么事儿呢?他啊,他……他忘了他姓朱,他忘了这天下是我们朱家的天下,他只以为这是朕的天下,是你的天下。咳咳咳……”

眼见朱元璋越说越气,不住咳嗽起来,朱标心里欢喜,却不敢表露,慌忙起身轻轻在他背上锤了捶,还要温言劝道:“父皇何必生气呢?二弟如此做,不正说明他对父皇孝顺么?父皇有子如此,就算二弟行事有些出格,也是可以原宥的,不是么?”

朱元璋渐渐止了咳,抬眼看了看朱标:“哎,你且说说,你去西安府,可查出他什么混账事儿?”

“这个……”,朱标不禁犹豫。此时就算没有真凭实据,只要朱标愿意,便是随意捏造几件过分的事奏了上去,秦王也是翻不了身了的。可是……这就违背了原定的主意,当时谁也没想到,回到京师,洪武皇帝会是这副做派啊。

“嗯?”朱元璋声音悠然变高,目光灼灼地看着朱标。只有此时,才会让人想起他是那位令人生畏的雄主来。

朱标心里也是一激灵,忙道:“秦王在西安……违制的事倒是有一些,其余的……其余的却没什么。”

“只是违制吗?”朱元璋鬼火一眼的眼睛盯着朱标。

朱标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背脊上都渗出细汗来,犹豫了一下,忽然想起秦王偏妃邓玉芝临走时看自己的那对鬼魅一样的眸子,咬了咬细牙,下定决心沉声道:“儿臣在西安府月余,确是只查出秦王违制,并无他罪。”

朱元璋似乎没想到朱标会如此回答,也是一愣,旋即古怪地笑了笑,悠然叹了口气:“哎……你素来都是这个性子。便由着你吧。只是……你还是要小心些才好。对你,我总是有些不放心。早些年也替你着急,更替我大明江山着急,所以,免不了训斥于你。哼,可笑外间就传出那许多闲话来。”

朱标不想今夜洪武皇帝朱元璋会如此地坦诚相见,不禁诧异地瞥了瞥侃侃而谈的皇帝——老态而惆怅,断不是诓哄自己的。

“父皇今夜这是怎么了?说这些做什么?”朱标神色黯然,又落下泪来,趋步到案头端了茶,又用手在杯沿试了试,觉得还是温的,便递给了朱元璋:“其实只怪儿臣不争气,父皇忧心儿臣担负不起大明江山的重担并不奇怪。其实儿臣何尝不是战战兢兢呢?这江山父皇打下来是多么不易,儿臣可都是瞧见了的。”

“你能如此想,很好,甚慰朕心啊”,朱元璋赞许地看了看书生气十足的太子:“这其实也怪不得你,你的性子便是如此,也没什么不好。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这一条,朕还是知道的。只是你若过于执拗圣人之道,而不知世间险恶,难免会误事的,这一条,你可知道?”

见朱标点了点头,朱元璋方继续道:“其实自皇后薨逝,朕便不再强迫去改你的性子了。只是朕要趁着还在人世,替你把路铺好。嘿嘿嘿,天下能人异士极多,便是朝堂里头,也有很多人是你弹压不住的。这些人,朕还在时,他们自然安分,不敢表露什么不恭。可一旦朕撒了手,哼哼,你就看看吧,他们只怕闹奉天殿的心都是有的。所以……朕这几年做了不少世人眼中的恶事。哎……佛祖曾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今朕也是一般的心啊,杀人的事朕这辈子干得太多了,并不忌讳再做一些。只希望能留给你一个太平世界,让你去施行你的圣人之道。如今……朕也老了……不知什么时候就要去了。前些日子你去了巡视,朕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事儿似的。如今看你平安回来,朕也就放心了——”

说着,石雕般冷峻的朱元璋竟也落下了几滴老泪来。

太子朱标自此终于明白了洪武皇帝的用心之苦,再也按捺不住,如孩童般“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倒在朱元璋的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