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章 【夤夜陛见】

燕王朱棣 弋央 2113 2016-08-09 10:39:27

  太子朱标趁着宫门没有落锁夤夜入宫觐见洪武皇帝朱元璋,不想在午门外遇见值夜的太监头庆童,才知跟随朱元璋数十年的贴身大太监赵成已于前夜已经殁了,心下也是吃了一惊,讷讷许久,竟有些说不上话来。

其实打心底里朱标并不在意一个老太监的死活,只是这几年皇帝身边的老人儿一个接一个地去了,任谁也会打心底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凉来。更何况这些亲近的人接连离开人世,日渐老迈的朱元璋心底里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是英雄迟暮的感伤?还是对权位的恋恋不舍?亦或是其他常人难以揣测的什么心思?自己身为太子,皇帝身边最近的人,也是要接替他掌管天下的人,该如何与他相处呢?

庆童跪在一旁,偷眼瞟了瞟呆立的朱标,蠕了蠕嘴唇想说什么,又觉在这个并不待见自己的太子跟前多言不妥。说得不好,要受责骂。说得好吧,又何必便宜这么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呢?因而素来多言开朗的庆童便守定了谨言慎行的宗旨,哪怕急得扣地缝儿,嘴上却一句话也不说。

“酉时一刻,上灯咯——”

许久,宫内点灯的唤声悠然传来,这才将朱标从思绪中惊醒,挪了挪步子要走,瞥眼看见跪着的庆童,又停住了,诧异地问:“既然赵成已经殁了,怎么不是你在父皇身边侍候啊?内宫的宫人太监都归谁管啊?”

庆童苦笑了一下:“自打赵成去了,虽没明发旨意,可宫里的事儿都是掌印太监梁民在张罗,侍候万岁的事儿,也都在他的身上。嘿嘿嘿,想来,这内宫大太监的职分儿是要指给梁民的了。”

朱标听庆童言语间透着一股酸味儿,心里暗暗冷笑。这内宫十二监,共有十二位太监头儿。十二个太监头里面,又有四位名声较好。掌督皇城司仪的庆童便是其中之一,与尚膳监的而聂,尚宝监的陈景,以及掌印太监梁民被称为“四小太监”。这四个人,也是被认为最可能接任内宫大太监赵成的四个太监。四个人都很年轻,也都挺得皇帝信任,只是性格却是迥异:庆童机敏伶俐,八面玲珑,最吃得开;而聂俊秀诚恳,和善可人;陈景低调寡言,谨言慎行;梁民博闻强记,最有能耐。四个人各有各的本事,可其实眼里都盯着内宫大太监的位置,私底下耍弄心机争宠的事也不少。如今赵成殁了,洪武皇帝却将宫里的职分指给了梁民,其余三个自然心生醋意。

在朱标看来,太监都是下贱的小人,信不得,近不得,圣人所谓“唯君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说的就是此理。此时见这些人兀自窝里炮,争这些不相干的东西,又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恶,便闪了庆童一眼,也不愿多说,冷冷问道:“皇上现在何处?”

庆童正自心里拿着醋意,听朱标的话冷如刀刃,也是一激灵,忙道:“万岁今日在奉天殿议事直至申时,后来又召见了秦王殿下,接着就听说万岁身体有些不适,已是移步到西暖阁去了。”

朱标稍一沉吟,不再多话,快步赶往西暖阁。

西暖阁位于三大殿以西,紧挨着西花园,是个十分僻静的去处。从午门过去,穿过奉天殿,也只有一条狭长的斜廊直通这里。也不知什么缘故,晚年的朱元璋多喜欢偏居此处,白日里阳光明媚也不乱走,只在斜廊里嗮暖儿,夜里更是哪儿也不去,就在西暖阁里批阅奏章办事。

宫里曾有谣言说西暖阁附近是被锦衣卫严密护卫的地方,依着假山怪石,最是易守难攻。说是洪武皇帝晚年杀人太多,为防着飞贼复仇,这才选在西暖阁里见人办事。朱标听了谣言也只当笑话,这内宫里是什么地方?除了皇帝、太子以及未成年的皇子,怎么还会留其他人在里头?更别说将西暖阁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全部交给锦衣卫了。

想着心事,朱标迤逦来到西暖阁外。远远地就见几个明黄的灯笼下站着一位年轻沉稳的太监,似乎正在戍卫。就着灯光仔细看去,那人果然是掌印太监梁民。梁民不到三十的年纪,看着有些讷言,一对眸子却透着沉稳,远远地已然瞧见踱过来一个人,却并不轻易出言喝止。待来人走近了,才见是西巡回来的太子朱标,忙跪了下去,并不多话,只依着礼仪请安道:“下官梁民,参见太子殿下千岁。”

“父皇在里面吗?可歇息了?”朱标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

梁民仍旧面无表情,一板一眼地回道:“万岁自下了午朝,就在西暖阁里看折子,到现在连晚膳都还没用。”

朱标一愣,洪武皇帝素来晚膳用得早,到夜间便不再进食、只是喝水,如今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没有用膳呢?

“你去禀一声,就说儿臣朱标西巡回来了,特来请见”

“是”

梁民应了一声便起身入内,须臾便匆匆赶了出来,躬身道:“殿下,万岁请您进去”,说着已是让开了一条道儿。

朱标微一点头,又理了理身上的袍服,这才迈着沉稳的八字步进了西暖阁。西暖阁内摆着几个炭盆,烘得里面暖意融融,倒跟“西暖阁”的名头有几分相称。暖阁内的上首有一张红木桌案,案后垫着加绒坐垫,案头上却摆满了章奏。洪武皇帝正拿着一本奏章,就着灯笼眯眼细看,背已微驼,须发也都已白了一大半了。原本刚毅果决、盛气凌人的气势早已不在,更多的一股英雄迟暮、却仍忧心天下的辛劳惆怅之气。

这还是朱标第一次如此细致地打量自己的父亲——那位让天下人闻名丧胆的马上英雄,也是让自己爱恨交织、却要继承他打下的天下的那位皇帝。曾几何时他们一度争吵不休、甚至水火不容,也一度传出他要废掉自己这个太子的传闻。可如今呢,朱标才发现自己的父皇竟已经老迈到了这个地步,看着不禁有些心疼。

看着,想着,朱标已是有些哽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父……父皇,儿臣回来了——”,说着便再也克制不住,已是落下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