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十五章 【贪墨真相】

燕王朱棣 弋央 2381 2016-08-07 13:52:48

  道衍听说来人居然是这段日子里处于风口浪尖的北平布政使李彧,也是暗暗吃了一惊,心下想,人人都在找你,却原来到这大庆寿寺里躲清静来了。虽如此,道衍一时却拿不准这个即将被锦衣卫抓捕入京的李彧来找自己的原由,故而装作诧异的模样儿,挑着不紧要的事问道:“哦?哦.。。。。。原来是李大人,贫僧眼拙,还请恕罪才是”,说着躬身合十念了一声佛,心下却千回百转地揣度着李彧的来意。

李彧一把扶住道衍:“大师乃是当世高人,何必多礼?在下如何敢当?”

道衍定了定身子,打量着李彧的气色,却还沉着,只是眉眼间有些黯然和落寞:“李大人,方才您说有事要请贫僧帮忙?不知我这方外之人能为大人做什么呢?而且.。。。。。贫僧今天应该是与大人初次见面吧?请恕贫僧愚钝了,却不知大人又是从何处知晓了贫僧的法号的呢?”

“哦”,李彧不置可否地应道,许久又叹了口气:“哎,昔日里在下常与魏国公闲聊,魏国公曾言及他与大师秉烛夜聊之事,说大师见识超群、智谋深远,实乃是不世出的高人。说起来,大师的法号,也可谓如雷贯耳了。”

原来是刚刚故去的魏国公徐达说起自己的。道衍这才想起,徐达出征北平前,自己曾夜探魏国公府,与这位燕王的岳丈、天下第一战将说起了北平之事,并设谋迁流民于燕山、调近人掌管北平布政,这才有了后来魏国公请旨迁李彧到了北平,掌管北征后勤军需的事。只是如今魏国公无端暴毙,而这位布政使李彧也不日将被押解入京、生死难料,世间事真可谓变化莫测。

想到魏国公徐达,道衍不禁满脸肃穆:“阿弥陀佛,魏国公贤德之人,得其谬赞,贫僧也是三生有幸了。”

“嗯。。。。。。哎。。。。。。”

因说起徐达,气氛顿时就僵住了。道衍觑着一脸悲苦之色的李彧,忽然问:“李大人,贫僧虽是方外之人,可最近也听到了一些流言,不知.。。。。。大人知道与否?”

李彧没料到道衍都知晓了自己被举发之事,也是一愣,许久方沉郁地点了点头:“在下正是因为此事,才来此寻大师帮忙的。”

道衍原本撵着佛珠的手不禁停了下来,一对三角眼闪着精光,不住在李彧脸上扫视:“莫非.。。。。。李大人是要贫僧来帮您脱此劫难?”

李彧眉毛一挑,忽然似笑非笑起来:“嗯?嗯.。。。。。大师果然高人,在下来此正是想请大师给我出出主意,看能否逃出生天呢?”

道衍嘴角吊着笑,并不十分信得及李彧的话:“嘿嘿,李大人太高看贫僧了,贫僧只是高人,又不是神人。如今皇上派来拿人的锦衣卫都已经在路上了,贫僧.。。。。。。也是无计可施啊。”

“哦”,李彧似乎对道衍的回答并不意外,继续笑问:“嘿嘿,看来在下是免不了要去京师走上一走了,哎.。。。。。不过依着大师看,在下这一趟京师之行,吉凶如何?”

“阿弥陀佛”,道衍并不拐弯抹角:“李大人此行恐凶多吉少!”

“哦?”李彧一愣,旋即却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单凭此断语,大师便担得高人这一断语”。

见李彧这副置生死于度外的豪气,道衍又是诧异又是赞赏:“李大人参透生死,真是令人称羡,也令贫僧折服。不过.。。。。。贫僧还是想冒昧问一句——传言御史余敏和丁廷举告发大人伙同提刑按察使赵全德、户部侍郎郭桓等相互勾结吞盗官粮,不知是真是假?”

李彧又是一愣,暗想这胖和尚说话也太直来直去、不弄玄虚了一些吧,可如今事态紧急,也确是不愿多费唇舌打马虎眼,故而也豪气地一笑,无所谓地点了点头:“确有此事!在下自洪武十六年起便有贪墨之事。余敏和丁廷举虽然都是宵小之辈,可他们上的这份奏章,却并无半点虚言!”

“什么?大人你。。。。。。”,此时就连道衍都吃惊不小。这些事原以为只是秦晋二王故意支使,背后诬陷罢了。却不想这李彧竟真的做了贪墨不法的事儿。这个情由,只怕燕王也是不曾想到的。

“不错”,李彧似乎看透了道衍心中所想,神情间却竟还不无得意:“其实自洪武十四年起,在下就发现不少官员偷偷在做盗用官粮官银之事,户部侍郎郭恒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在下几次三番搜罗证据想要参劾,不想魏国公却忽然保举在下到了这北平做布政使。嘿嘿,北平要用兵,粮草自然最为紧要,追查贪墨的事在下就停了下来。到洪武十六年,北平用兵大胜,魏国公也被皇上调回京师养病。在下瞧着局势.。。。。。嘿嘿,与其继续追查这个案子,不如要挟郭恒等人,也分一杯羹来得实在一些。”

“什么?大人这是。。。。。。”,道衍不禁愕然:这李彧原是要追查参劾郭恒等人,怎得到了最后又变成要挟郭恒、伙同贪墨了呢?这事儿透着稀奇,饶道衍智谋过人,也只是隐隐觉得李彧如此做法定有深意罢了,可个中情由,只怕李彧自己才能知晓。

李彧忽然笑了笑,神情间有些凄楚,又有些得意:“嘿嘿,大师定是觉得在下若不是疯了,便是魏国公看走了眼,在下实是个虚伪贪财的无骨小人,是也不是?”

道衍神情肃然,眼中冒着鬼火一样的光亮,动也不动地紧盯着李彧,似乎要从他脸上看透他的用心,猜透他的用意似的。

“大师不用猜了”,李彧笑着摆了摆手,眼中却含着泪光:“在下宦海沉浮数十年,几经起落,早知人心的险恶,更知朝局的机关。哼,魏国公被调回京师,在下就料到他会凶多吉少了。魏国公于在下有救命之恩,更有知遇之情,在下苟延残喘,还愿意在这官场厮混,全是为报魏国公恩情,不愿让他失望罢了。哼哼,魏国公一去,在下这个北平布政使也是做不久的,也做不了什么事儿了。我知魏国公对燕王殿下的良苦用心,嘿嘿,这一条,想来大师也是知道的吧?”

道衍听他话中深意,竟然知道了不少底细,心下也有些骇然,暗暗庆幸此人将被押解入京,离死不远,也就少了活口。

李彧却不理会道衍,继续说道:“哼,说得不恭敬些,魏国公调入京师时,在下便料到了他的今日。当今万岁是何等样人?岂会容得下他这么一个功勋盖世、威望滔天的人?哎.。。。。。魏国公若去了,在下也自当追随,不会苟活的。所以。。。。。。在下想。。。。。。与其去弹劾郭恒等人,撞个鱼死网破,不如趁着如今还掌着北平布政,为燕王殿下积蓄些许粮草,也算是报魏国公的恩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