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五章 【暴雨前夕】

燕王朱棣 弋央 2069 2016-08-07 13:43:03

  说到道衍入北平的遭遇,朱棣暗悔自己在应天时没有安排妥当,让道衍吃了闭门羹,忙一拉马缰,停了下来,急问:“如今道衍大师安置在了何处?”

见朱棣担心,邱福忙笑道:“殿下不需担心,卑职已在燕王府后花园收拾了一处厢房让大师住了进去,是个十分僻静的去处,府里的下人未得允许是不能靠近的。大师日常的事儿,如今都由卑职几人侍候着呢。”

朱棣至此方才知道他们几个为何会忽然齐聚燕王府了,心下感动,一边往里走一边吩咐道:“以后这些事你们就不要坐了。侍候道衍大师的事儿,便交给郑和吧。”

说话间朱棣已是下了马,也不及歇息,便由邱福引路,匆匆赶去后花园见道衍和尚。

道衍因是出家人,屋内十分简单,一桌一塌一蒲团便足矣,若说有什么其他的,那便是书了。朱棣轻轻踱进去时,道衍正在打坐,朱棣也不言声儿,轻轻靠在桌案旁坐了下去。便在此时,道衍已是微微睁开了眸子,见是朱棣,颜色为之一变,一笑起身道:“我道是谁要来与贫僧一处参佛呢,却原来是燕王殿下回来了。”

“本王刚刚回来,听说大师到北平受了委屈,特来请罪来的。不想又扰了大师清修,真是罪上加罪”,朱棣半认真半说笑着搀了道衍落座。

道衍微微笑着摆了摆手:“出家人四大皆空,何来委屈一说。倒是殿下,在应天遇了什么事儿吧?”

“大师何处此言呢?”朱棣诧异道。

“哼哼,殿下年未及而立,怎的突然就立了世子呢?要不是在应天遇上了什么事儿,怎会忽然就来了这一个‘平地雷’呢?”

“哦?哦,大师如何就知晓这件事儿了?”

“朝廷邸报已经明发,天下都已知晓了的”,道衍若无其事地给朱棣倒了一杯清水,递了过去。

却原来这个道衍到了北平之后,日日不出房门,只是在屋里研读邸报啊。朱棣想着应天的事,不无失望地叹了口气:“这是父皇的旨意,本王也只是尊旨罢了”,说着便将洪武皇帝忽然大摆宴席庆寿,太子与皇帝同坐了主座,朱高炽又是如何与朱允炆嬉戏,从而有了皇帝钦点世子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道衍听得很仔细,抚额沉思了半响方长吁了一口气:“皇后薨逝,万岁怕是也觉得他的那一日也不远了,所以已经无意、也没那个精力去更换太子了,这是要给太子立威铺路呢。只是。。。。。。万岁这一招,怕会将秦王逼入死角,狗急。。。。。。。”,道衍原想说狗急跳墙,又想起秦王与朱棣乃是兄弟,如此说法倒不太合适了,便又改了口:“只怕,秦王逼急了,会做些什么惊人的事儿啊。”

朱棣原也只是有些失望罢了,倒并没有去想秦王会狗急跳墙、做出出格的事儿来,此时经道衍点拨,也觉得这是极可能的事,不无忧虑起来。

道衍沉吟了半响,忽然又说道:“近日朝廷邸报还有一条,殿下怕还不知道吧?!万岁新设了一处名叫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的衙门,令杨宪为检校,将万岁信得及的一些侍卫纠集一处,独立于六部之外,统归万岁亲自提调,有刑狱、巡查、缉捕之权啊。哼哼,真是了不得的一个衙门——万岁的帝王心术,真是冠绝古人啊。”

朱棣听得一知半解,也不明白皇帝为什么要在三法司之外另立这么一个衙门,沉吟着问:“这。。。。。。这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有何特别之处么?父皇设这么一个衙门,却不知有什么深意?”

“哼哼,当年鄱阳湖水战,陈友谅鏖战数月围攻当今万岁行舟。可万岁竟然毫发未伤,最后以弱胜强,一箭射死了一代枭雄陈友谅。靠的什么?还不是万岁有一支忠心耿耿、武艺高强的“亲军”吗?这些亲军,由万岁最信得及的赖汉臣所创,专一收罗天下能人,重金收买,无不以一挡百、忠心不二”,道衍一双三角眼闪着鬼火一样的光亮,神情有些得意、又有些阴沉:“如今天下已定,万岁却越来越信不过当年的那些功臣旧部,更信不过拿着朝廷俸禄的六部官员,所以,万岁又想起了当年的亲军,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叫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罢了。万岁是要重新用这支亲军,做一些想做的事儿了。”

“做一些想做的事?”朱棣看着道衍和尚阴沉诡异的神情,不禁心里无端觉得有些瘆人:“父皇如今是天下共主,还有什么事不是他老人家想做又不能做的?”

道衍头往椅背上一仰,淡淡一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万岁掌有天下,可也要顾及天下人心向背,要顾及世俗忠孝礼治。若是有些事儿。。。。。。”

道衍说到这儿便住了口,因为朱棣毕竟是皇子,在他面前说洪武皇帝要做违背忠义之事,总是不恭敬,甚至有些悖逆。但朱棣心思灵动,岂有不知之理?愣愣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许久方才冷冷问道:“大师觉得,这是要对谁下手?”

道衍咬着牙冷冷一笑:“谁可能阻了太子将来亲政,谁可能危害大明江山,谁可能伤害朱家子孙,哼哼,万岁就对谁下手。万岁总要在这段日子里,将家业、将江山都打理停当了,把恶人都自己做了,方才能安心啊。这份护犊之情,只怕世上没有几人能看得懂的。孤家寡人,孤家寡人,哼哼,万岁又怎能不寂寞呢?”

朱棣被说得有些发冷,心里不住思索着哪些朝臣可能要成为皇帝清除的对象,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赫然便是自己的岳丈、军功赫赫的魏国公徐达。

偏在此时,道衍长吁了一口气:“哎,万岁要清除异己为太子铺路,秦王眼见大位无望也免不了要放手一搏,魏国公此时被调回京师,只怕危如累卵啊。如今的朝局看似太平,实际上,已是暴雨来临前最后的一点的安宁了。殿下不可不早做准备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