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三章 【纪纲奏事】

燕王朱棣 弋央 2263 2016-08-04 23:18:55

  东安门外的燕王府自朱棣就藩之后就遣散了家丁奴仆,平日里也无人打理,彻底闲置了下来。这是道衍和尚的主意,说是为了避开嫌疑。其实暗地里,都是由纪纲在派人看护着。此番朱棣回京奔丧,行脚匆忙,便分成了三拨:先由郑和在前面打点,留下王妃徐仪华以及长子朱高炽由朱能护卫着乘舟走水路缓缓而下,自己则骑马日夜兼程赶回应天。

先行的郑和一到应天,纪纲就与他接上了头。纪纲如今暗地里掌握着极大地势力,应天府但有一些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因而早预备了一批信得过的丫鬟、婢女,只等郑和一回来便送进了燕王府,帮着整肃内外。因而当朱棣到府时,燕王府早已经归置得十分干净齐整。

朱棣匆匆入内,由丫鬟们伺候着成汤沐浴,洗去了风尘,又换上了白白的孝服,这才趋步到了书房见早在里面等候的纪纲。纪纲也是许久没见燕王,此时见一身白服的朱棣进来,慌忙拜了下去:“纪纲拜见殿下千岁!”

朱棣从郑和手里接过清茶,呷了一口,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这才摆了摆手,淡淡地叫起:“纪纲,你起来吧”。言语间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魄,惊得纪纲也是一个激灵,暗叹这位年轻王爷的气宇越发的迫人了。

纪纲随着朱棣的话爬了起来,想说些讨好机巧的话,舔着舌头要说,却觉得在这位燕王面前心底有些无端的慌乱,便又生生地咽了回去,只是垂首侍立,却还是忍不住拿眼偷偷觑着朱棣的脸色。

只见朱棣的脸庞黝黑、消瘦了不少,也还没续须,一对卧蚕眉下的凤目炯炯有神,内里却藏着冷酷,寒意逼人。

朱棣端端正正地坐在太师椅上,比之从前的沉稳更多了些许冷静和无畏,却也正拿眼打量纪纲,仍旧是那副英俊潇洒的模样儿,只是外里少了以前的机巧,多了一些深谋远虑似的气度。想来是因为掌了这偌大权利的缘故。一个人掌权久了,久而久之就会深沉一些,这是谁都避不了。

朱棣远在北平时,其实常常会担忧这位轻浮的花花公子,一朝掌权之后会不会横生枝节、多出许多变故,亦或者另投他人,又或者自立门户?他如今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而且他知道的秘密也着实不少,他真的可靠吗?朱棣并不十分地有把握,因而暗地里几次三番给道衍和张玉留意此人行迹。因道衍回复均是此人可信,朱棣也这才渐渐就放下心来。

如今见纪纲恭敬的模样儿,朱棣算是彻底放心了,不禁十分齐和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好你个纪纲,敢这么瞧本王的,可没几个人啊。看来当初本王并没有走眼,你果然是个胆壮的汉子,全没有那些小人辈的猥琐与瑟缩。好!好啊——”

纪纲也不料燕王不仅不怪罪自己的失礼,反而夸奖自己,不禁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朱棣放下茶杯,起身踱了两步,抬起了双手,郑和会意、连忙上前替他整理衣裳。朱棣闭目沉吟,一边说道:“本王得赶紧进宫为皇后守孝,恐怕得有一阵子不能回来了。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儿,或是觉得有什么该让本王知道的事,捡着重要地说了吧。”

纪纲掌握着天下耳目,钳制了数以百计的官员,他所能收罗到的明里、暗里的信息是最多的,也是最全的。此时听朱棣相问,忙蹙眉沉吟了一下,将要紧的事捋了一捋,也不多废话,直接说事儿道:“嗯,前些日子,永嘉侯朱亮祖被万岁召入京,与其长子朱暹两个,被万岁下令鞭死了。朱暹还被剥了皮!”

“什么?”朱棣原本闭着的眸子猛地睁开,这个消息太骇人了,永嘉侯朱亮祖那可是灭陈友谅、绞张士诚,随廖永忠平两广的老功臣了,怎么说杀就杀了呢?而且还是被鞭死,长子还被剥了皮,这得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才能落得如此下场啊?胡惟庸试图谋逆都没有受此毒刑。

“是什么缘故?”

“听说是在广东时朱亮祖受人贿赂,帮助当地恶霸危害乡里,被知县道同弹劾。朱亮祖得信后也上折子弹劾道同。由于朱亮祖用的是军马加急递送进京,他的奏折就先于道同被送至京师。万岁看到朱亮祖奏折后,因朱亮祖乃是老臣,觉得信得过,便命人斩杀了道同。哪里知道道同的奏章随后也送了进来,万岁至此方才知道了事情真相,便解了朱亮祖兵权并召回京师,鞭杀在了午门外。”

朱棣听罢不禁呆了呆,若论起事情来,这朱亮祖被杀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洪武皇帝年轻时可是受了不少恶霸、官军的作践,因而最容不得欺负百姓之人,会鞭杀朱亮祖,也是情理中的事。当年就藩时,在山阳秦王朱樉的行舟上朱棣也曾见过这个朱亮祖,此人骄横跋扈,当时就已见的。只是,当时自己硬闯秦王的行舟方才撞见了偷偷与秦王相见的朱亮祖,否则至死也不会想到这个一个功臣也会依附于秦王的。所以,知道底细的,似乎只有当时行舟上的几个人。那些人里头,山阳县令徐旺已经被自己一刀杀了,其余人都是秦王府的宾客。如今朱亮祖被弹劾,进而被杀,秦王会不会因此怀疑是自己偷偷做的手脚呢?毕竟,帮太子朱标嫌疑的人是自己,破了栖霞山秦王私邸的人也是自己啊。

想着朱棣也不禁皱眉,沉吟着问:“秦王可曾回京?”

“秦王是和晋王一道儿回京的,已经回来三天了!”纪纲拿捏着回道,仰脸见朱棣无话,便又接着说:“还有一件事儿,殿下可能还不知道——”

朱棣正沉吟着如何与秦晋二王相见,听了不禁一愣,抬眼问道:“何事?”

“上次与我一同去山阳县逼问茹太素的那位大理寺丞徐贲,已经被秦王杀了!”

朱棣顿时一惊,推开一旁正给自己整理衣裳的郑和,踱了过去:“什么?徐贲被杀了?他不是去了广西做参议么?秦王为什么杀他?可有什么说法?”

纪纲虽并不喜欢徐贲此人,可也知道徐贲与朱棣的交情,此时见朱棣变了脸色,忽然觉得心慌,讷讷回道:“说。。。。。。说是徐贲负责转运秦晋两地军粮时,督促不力,致使守军断粮三日,便把他杀了,以定军心!”

“砰”的一声,朱棣一拳击在了桌案上,面目变得有些可怕:“欲加之罪,欲加之罪。。。。。。这哪里是冲徐贲去的,分明是冲着本王来到的。只可惜,哼哼,徐贲做了刀下冤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