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一章 【北征大捷】

燕王朱棣 弋央 2098 2016-08-04 23:17:00

  洪武十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朝北征大军分东西两路,分别迎战屯兵金山的纳哈怵和屯兵灰山以西的朵儿不花。大将军徐达带领北平都指挥使陈亨、布北平布政使李彧坐镇北平,专一接应、提调各处大军,转运军粮。原本掌控北平、燕山军事的指挥使陈亨如今算是完全被束之高阁,没了实权。陈亨虽觉得窝囊,却也无可奈何,只是终日托病不出,等着看北征大军的笑话。

可事却不如陈亨所料。东路大军以颍川侯傅友德为先锋,联合了驻守辽阳的叶大旺,共计八万人马在灰山大败元将朵儿不花,俘获元军人畜无数。取胜后的叶大旺分守辽阳、灰山两处要地,傅友德则依着徐达事前的安排,带领本部人马直入元军腹地,到西辽河再遇元兵,北元军不战而逃,傅友德轻骑追击,擒获北元平章别里不花、太史文通等,大胜而回。

西路军则又分成两路:西平侯沐英领南征军十万,出白羊口;信国公汤和领五万人马,联合昌平守将柳升一万人马,出延庆。两路人马谨守徐达战前的布置,只是阵战,并不奇袭,只是缓战,并可急战。一副要与驻守金山的纳哈怵搏命决战的架势。几次交锋,双方互有胜负。却在这时纳哈怵接到朵儿不花军情急报,这才觉得自己上当,便连夜留下灯火通明的空营,却偷偷地领军东进,要去驰援朵儿不花。

岂料汤和和沐英的十五万人马在身后不足五里的地方紧追不舍,纳哈怵几次觉得人困马疲,回身要放手一战时,汤和和沐英的追兵又莫名其妙地缓了下来,似乎也是气力不济。可等纳哈怵想要埋锅造饭、安营歇息时,追兵却又追了上来,哪里还容得下自己休息?说起来,汤和和沐英的十五万追兵就像一贴狗皮膏药一样,始终贴在纳哈怵后面,甩也甩不掉,避也避不开。纳哈怵只觉得来气,却又束手无策,只得一咬牙,下令全军不得下马,务求尽快与朵儿不花会合一处,想着到时候再回过头来收拾汤和和沐英也是不迟。

眼见着纳哈怵二十万人人困马乏,急匆匆地赶往永平,待到了涂平时,却忽然从古北口杀出一群人马来。这群人马共分成了十队,人人骑着快马,队队整齐划一,冲入纳哈怵军营左冲右突,也不缴辎重,只是见人就杀。纳哈怵的军中原本人多,不易指挥,人困马疲时见来了这一群奇兵,早就乱了阵脚,四下溃散,践踏死伤者无数。可是漏屋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原本在身后不紧不慢跟着的十五万追兵也不知哪儿来的劲儿,一窝蜂地也从西边冲杀了过来,转眼间纳哈怵的二十万人马就十去其七八。主帅纳哈怵慌不择路,只往深山老林里逃去。余下人马死的死、降的降,纳哈怵整整二十万的军马在半日不到的时间里竟然就近乎全军覆没。

东西两路大捷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北平,至七月十一日,东西两路军马都班师回到了牛栏山的营地。汤和、沐英、傅友德,及一众裨将,个个都有斩获,喜滋滋地回来向大将军徐达复命,只等奏报了洪武皇帝,另有一番封赏自不必说。可偏偏只有燕王朱棣所领的密云奇兵不见消息。

待问与朱棣合围纳哈怵的汤和和沐英时,二位老将都言密云奇兵功高,瞬间就将纳哈怵的人马杀得大溃,这才有了密云大捷。可至于密云奇兵去了何处,二人只说战事将尽时,密云人马呼啸着追杀敌军主帅纳哈怵去了,不知所踪。

战场抢功是常有的事,何况这么一场大战,彼此不能顾及也是合情合理,因而徐达虽然忧心如焚,却也不能多说,只是下令燕山一带留下的守军多派轻骑侦察,务求寻得朱棣下落,说起来,徐达心下其实有些懊丧起来。

燕王朱棣并没有去别处,只因初次领兵,杀气正盛,想着纳哈怵军马人多势大,绝不能与之阵战。至密云时朱棣就将下辖的五万人马分为了十队,分由自己、朱能、邱福、火真、华云龙、李彬、陈珪、房胜、张武、以及总兵马云率领。十队人马除朱棣外,互相不相统属,各自为战。待纳哈怵到了涂平时,朱棣、朱能、邱福、火真便帅了自己所辖的骑兵直冲中军,将二十万人马斩为两截。待纳哈怵的前军回身要来救时,华云龙、李彬、陈珪又杀了出来,再将前军冲为两截。纳哈怵后军要来救时,房胜、张武、马云的奇兵却又冲杀了出来,将后军也截为两段。这么一番冲杀,二十万军马竟被断为四截,加之朱棣所领的十队骑兵不住地往返冲杀,纳哈怵的军马岂能不乱?

眼见战事待尽,朱棣只觉得余犹未尽,便当先而行,又领着十队人马呼啸着直奔大漠腹地去了。这一支人马闪电似的横扫元军老巢,竟一路攻了高州、松州、全宁,又过胪朐河,生生地俘虏了北元知院李宣的两万部众、马匹无数。朱棣原要继续突进大漠,朱能、邱福等一干裨将哪里肯依?好说歹说,方将这么一个杀性已起的燕王劝了回去。

待朱棣一行密云奇兵回到牛栏山时,已是七月二十六日。

眼见着朱棣等人俘获如此多的军马,占了这许多元军老巢的地面,众将都为之骇然,就连沐英、汤和、傅友德这些征战半生的老将都为之大惊失色,暗暗佩服这位皇子的胆气和谋略。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龙子凤孙,在战场上厮杀起来竟然如此出色呢?光是这么一次闪电一般的奇袭,只怕就足以与汉之霍去病相媲美了。若说北平、燕山一带的文武官员原先是碍于徐达的面子,对这位燕王毕恭毕敬的话,那如今他们对这位藩王算是彻底地钦服了。

饶是北平都指挥使陈亨,也暗地里觉得这位燕王确是要比其他的皇子好了不知多少倍。若说起来,这位燕王竟与唐之太宗皇帝有些神似。想到唐太宗的玄武门之变,陈亨又不禁对自己的女婿、晋王朱棡多了几分忧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