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五章 【燕王哭灵】

燕王朱棣 弋央 2361 2016-08-04 23:21:20

  朱棣听李希颜数落自己少年时的事儿,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却半句也不敢顶嘴。

岂料李希颜沉吟了一会,又接着说:“不过燕王殿下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你呀,虽然书没读好,但是。。。。。。但是呢,也算是诸皇子里头,有出息的一个了,是个好样儿的,名声嘛,也是很好的。不像。。。。。。不像有的。。。。。。有的。。。。。。”。

说到这儿,李希颜似乎有些生气,又似乎有些忌讳,便住了口,只是蠕动了一下嘴唇,干咳了一声:“咳——,不过燕王殿下有出息,我自然欢喜。但是我还是得说说你。殿下如今已经是北平的藩王,管着一方百姓,光靠马上功夫怎么能行呢?治理地方当以百姓为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但是如何治理地方,善待百姓呢?这些书上都写着有,你呀,还是得去读读书,明白吗?对有的人,我也不抱什么期望了,只希望他不要作恶、为害一方就好了。但是对燕王殿下,我还是有些期望的,想看着你呀,把我大明的北边治理出一个模样儿来,我也就九泉之下瞑目了。”

朱棣听着心下感动,万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个最不争气的学生,如今居然最合了李希颜这位老学究的意,可他口中的“有些人”又是指谁呢?秦王?晋王?或者是太子?

一边想着,朱棣扶着李希颜就要往里走,岂料李希颜一到坤宁宫正殿门口却停住了脚步,喃喃说道:“殿下你快进去吧,我。。。。。。我在外头。。。。。。清净一会儿子。你。。。。。。你去吧。。。。。。你再最后见见皇后娘娘——”,说着竟抹了一把泪,悄然走开了。

马皇后的梓棺早已经盖上了盖儿,也都封好了,想见上一面是不能的了。朱棣缓缓地踱了进去,原本呜呜咽咽的大殿立时就静了下来,只余下木鱼声和和尚的诵经声在死寂的大殿内回荡。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都看向了这位刚刚在北边战场扬名立万、却姗姗来迟的四皇子,似乎第一次认识他似的。

朱棣也没料到自己会如此醒目,原本酝酿好的悲伤竟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在原地顿了顿方觉得自己这么干巴巴地站着更加不妥,便一咬牙,也顾不得脸面,一路就哀嚎起来:“母后啊,老四来迟了,您生前儿就不懂事,没尽什么孝道,不想临了连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啊,呜——”,朱棣一边哭一边扑倒在了梓棺旁,越哭朱棣便越是来劲儿,竟不自觉地用头“砰砰砰”地去撞马皇后梓棺。原本沉静的大殿被朱棣这么一搅闹,其他人原本止了哭的便又跟着哭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朱棣都觉哭得嗓子都哑了,亏得这时过来两个人一把将自己搀扶起来,梗咽着说:“四弟快快起来吧,这么哭是要哭坏身子的。母后泉下有知,也是不依的!来来来,起来吧”,说话间另有一人弯腰替自己揉了揉跪得有些发麻的膝盖,朱棣看去,原来是自己的同胞弟弟、五皇子吴王朱橚。

朱橚自幼被马皇后抚养,因年纪最幼,也最得疼爱。前两年朱橚就藩时,马皇后深知朱橚性格放诞不羁,容易闯祸,因而极不放心于他,几经思量,在朱橚临行时,皇后竟然派出贵妃江氏随行督责,并解下身上旧衣批在江氏身上,又另赐江氏木杖一根,嘱咐曰“此子但有过错,尔可披衣杖责之。若敢违抗,疾驰报于朝廷”。有这么一个悬在头上的“尚方宝剑”看着,朱橚就藩之后虽也常有些胡闹,却并无大过,才至平安至今。

如今马皇后薨逝,朱橚思及前事,早哭得泪人似的。见兄长朱棣忽然闯了进来,径自痛哭,却无人上前抚慰,朱橚胆小,始终有些犹豫,及至见太子朱标上前搀扶,这才忙跟了上去。

朱棣由着朱标和朱橚扶着起身,这才转脸看见秦王朱樉、晋王朱棡跪在朱标的下首,正冷冷地盯着自己。因这样的场合不便见礼,朱棣朝秦、晋二王微一点头:“哦,二哥,三哥,许久不见了”,算是打了招呼。岂料秦王朱樉嘴角吊着冷笑,只“哼”了一声别转过脸去,晋王朱棡却只仰着头,对从自己身前擦肩而过的朱棣视而不见。朱棣心中光火,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依着年纪次序,拿捏着小心地跪在朱棡的身后,紧挨着胞弟朱橚。自此,大殿里总算是又恢复了原先呜呜咽咽的平静。

朱棣哭灵、头撞梓棺、太子相劝,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那就是洪武皇帝朱元璋。因马皇后临终前曾万般嘱咐,她死之后朝务一日不可偏废,朱元璋虽对皇后的薨逝悲痛不已,却不敢违拗,所以每日里都在紧邻着坤宁宫的交泰宫处理朝务、接见大臣,事情办完了就来坤宁宫守灵。

今日朱元璋正在交泰宫召见曹国功李文忠、西平侯沐英二人商议南边军事,却忽然听得灵堂那边哭闹声一片,心下觉得奇怪,便悄悄从侧门踱了过去,挑起帘幕看了看,才知道是在北征一役中立下奇功的燕王回来奔丧了。

朱棣在北征中的智谋胆略,朱元璋早听沐英细细地讲过,心下又是吃惊又是喜悦,对这位四皇子越发的刮目相看起来。如今见他头撞梓棺、哭得昏天黑地,竟还是个至诚仁孝之人,朱元璋越发地对他多了几分喜爱。李文忠和沐英都是极机敏聪慧之人,瞧着朱元璋的脸色,隐约可以猜到皇帝一丝半点的心思,可都紧紧地住了口,只是跟在皇帝身后,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问。

李文忠和沐英二人,却还有些不同。李文忠与朱元璋本是舅甥关系。朱元璋还在郭子兴手下做偏将时,少年时的李文忠就随父亲李贞投奔了朱元璋,很得皇帝和皇后的钟爱。洪武元年,李文忠跟随常遇春出塞北伐,与常遇春一道儿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二人乃是莫逆之交。而后常遇春暴卒,李文忠痛心疾首,领命统帅常遇春原先步卒十万,继续北伐,方成就了偌大的功业。常遇春死后,洪武皇帝将常遇春长女常氏许给了太子朱标,是为太子妃。因而李文忠与太子朱标一家走得极近,乃是为数不多拥护太子的老功臣。

沐英则是小心谨慎之人,从不卷入皇子间的争斗。及至此次北伐,与燕王朱棣一处围剿纳哈怵二十万人马,一站下来,早对朱棣心生好感。

但经过前两年栖霞私邸案和汪广洋案,通天下的人都知道燕王朱棣乃是个十足的太子派。秦、晋二王私底下常将朱棣喻作太子朱标身边的一条狗。

因而李文忠和沐英二人虽有些不同,在皇帝眼中,却都是维护国本的老臣。洪武皇帝渐渐年迈,一门心思要替太子铺路,因而有事也乐得和这二人商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