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九章 【升帐点将】

燕王朱棣 弋央 2086 2016-08-04 23:15:25

  就在众人商议用兵过后没几天,应天府的加急快报就送到了北征大营——“南边战事已定,由西平侯沐英领原南征军十万赴北平府,统归魏国公、征虏大将军徐达节制。魏国公徐达自少年时即追随朕之左右,建功无数,今更乃是朕之股肱,朝廷之柱石。朕料魏国公定能不负朕望,解大明北境边患于一役,朕于京师翘首以盼魏国公凯旋。信国公汤和、西平侯沐英、颍川侯傅友德,及北平、燕山诸守均由魏国公节制,北境军事由魏国公一人独断,不必奏朕。若有胆敢不尊军令者,无论何人,魏国公可依军法行事即可,亦不必奏朕!”

又过了几日,这份将数十万大军生杀大权、将皇帝无疑的信任给予魏国公徐达一人的昭旨就见诸邸报,分发天下十三行省各有司衙门,天下为之骇然,朝臣无不啧啧称羡。

若说天下还有一人为之惴惴不安的话,那便是魏国公徐达了。徐达太了解这位洪武皇帝的性子了。皇帝越是将权力给你,越是将对你的信任昭告天下,徐达就越是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一连三日,徐达都没有买出大营一步,只是对着昭旨揣摩了一遍又一遍,方提笔写了一篇叩谢天恩的万言回折。回折除了叩谢天恩之外,还有三层意思。

一是将北边局势,自己与燕王朱棣、信国公汤和、颍川侯傅友德商议定了的用兵方略详详细细、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陈奏给了皇帝。其实当徐达看到洪武皇帝旨意中“北境军士由魏国公一人独断,不必奏朕”时,徐达就明白,这用兵的方略是肯定得奏报给皇帝的,不仅要奏,更要一五一十、自己是如何想、如何应对,都要奏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徐达跟了皇帝大半辈子,太了解皇帝的心思了,也将如今朝堂上的局势看得太透彻,否则他在应天时就不会天天躲在莫愁湖读书钓鱼了。皇帝朱元璋这次会重新启用他这位功高震主的第一功臣,一是为了要他将北边军事教给为大明驻守北边门户的燕王朱棣,二是期望趁自己还在世,弹压得住,派出战神徐达来一举平了残元,将大明的边患除得干干净净,到时候就可以放心大胆地除掉握着兵权、掌着军威的功高武将,为柔弱的太子铺好登基之路。

徐达回折的第二层意思则详细地陈述了前番燕王朱棣夜袭灰山、射伤朵儿不花,破了元兵要联合高丽、女真、流寇图谋山海关的诡计,从而重新占据了辽阳要地。又详细地将火真道长如何于万军丛中救了燕王,如今又是如何地走投无路却仍然暗中潜入燕山为北征大军刺探军情,这些从朱棣口中听说的、有的没的事情一一奏了上去。临了请旨招安火真等一干山匪为朝廷所用。

这确是直指了皇帝的痒处。说白了,洪武皇帝朱元璋当年落魄不堪时,有什么事儿没干过啊?早年被元朝逼得走投无路,也曾路边乞讨,也曾落发为僧,而那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其实也没少干。这些隐情,徐达比谁都清楚。如今就是这么一个当年流落街头的人执掌了天下,又岂会太过为难山匪呢?何况,火真这么一干山匪不仅救过他的儿子,如今蒙受冤屈却无怨无悔,仍是帮着朝廷刺探军情。大明有这样的人,不正说明他这个皇帝得了民心么?

徐达回折的第三层意思则是以北平、燕山战事为重,请调回在秦晋之地的惯战老将陈珪、房胜、李彬、华云龙等人。

这么三层意思搅合在一起呈了上去,其实极合了皇帝的脾性,因而回折很快就得了皇帝的批复,均予准奏。另有一番抚慰之外,火真道长也被皇帝特旨封为了燕山千户,划归徐达节制。

到了六月份,天气渐暖,燕山深处藏着的冰窟窿也都解了冻。带着十万援军的西平侯沐英,原本调到秦晋之地的李彬、陈珪、华云龙、房胜等人,以及纠集了三千流寇的火真道长,也都聚集到了北平城东的牛栏山中军大营,听候徐达的调遣。

这一日,军营里擂鼓声大作,征虏大将军徐达终于升帐点将,决意出兵。一时间大帐内挤满了从各地位所赶来的将官,人人甲胄齐整,满脸肃穆,钉子似的在帅座下首整整齐齐地战了两列,依着品级高低顺延而下。紧挨着帅座还设着几把红漆椅子,燕王朱棣、信国公汤和、西平侯沐英、颍川侯傅友德依次而坐,俱都抬眼望着徐达,只听号令。

下面的裨将看了这阵仗,可都心里有些发毛。要知开国二十八功臣里,死的死,贬的贬,杀的杀,如今只剩下十二位。可这中军大帐里,就占了其中最是功高的四位,外加一个皇子藩王。这气派,也算难得一见了。试想想,帅座上的徐达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百战百胜、敌闻其名而丧胆的战神,信国公汤和可是自幼就与洪武皇帝朱元璋交厚、论交情没人每比的一个人,沐英则是开创南边疆域、被皇帝依为左膀右臂的帅将之才,傅友德则是皇帝留在身边教育皇子、护卫京师的中流砥柱。这么四个人,在开国功臣里也是头一号的人物,也都是在洪武元年就已经封侯拜将了的。

下面站着的裨将,多是这几个人带出来的兵蛋子,见了这些主帅聚在一起,紧张激动得手心里都捏出汗来了,只是屏住呼吸,垂手而立。整个大帐静得咳痰不闻,就连在大帐外守着的卫兵,也都生出大事临头的敬畏之心来。

“诸将”,面色沉郁寡欢的徐达朝朱棣等人微一点头,已是端坐了下去,腰板挺得笔直:“自洪武四年元逆被驱出了北平,其卷土重来之心不灭,屡屡犯王北境。去年朵儿不花犯永平,纳哈怵犯金山,屯重兵于关外,已经一年有余了。本将去年奉旨北征,只时机未到,因而始终坚壁不出。本将想来,诸位都是沙场上的铁血汉子,眼见敌在眼前却不能上阵,只怕都已憋坏了吧?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