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八章 【虚虚实实】

燕王朱棣 弋央 2065 2016-08-04 23:14:07

  徐达一席话引得众人蹙眉而思。

徐达看了看朱棣、汤和、傅友德三人,舔了舔说得发干的嘴唇,眸中含着精光,若有若无的笑了笑,指着沙盘断然道:“纳哈怵也是沙场老将了,方才二位兄弟所说的方略,想来纳哈怵也必定都是能料得到的。他没有料到的,恐怕只有一处——那便是密云的奇兵!”

徐达顿了顿,眼中瞬间冒出鬼火一样的光亮:“所以。。。。。。咱们先调北平诸卫的守军急奔昌平,假意要与纳哈怵在金山决一死战。纳哈怵与朵儿不花数月不敢轻举妄动,无非是还没看清咱们的动向,等着我们先出招,只要出招就必有破绽。所以,我们若急调北平守军奔赴昌平,纳哈怵定然会以为咱们定的方略便是要在金山与他决战,他必向朵儿不花求援。”

“哼哼,只要纳哈怵向朵儿不花求援,朵儿不花的军中就定然会有些许动荡。那时分,北征的七万多将士奔赴永平,趁机与辽阳的叶大旺,分从东、南两路急攻朵儿不花,务求一举而歼之。至此,便做出一个攻纳哈怵是假、要歼灭朵儿不花是真的战局来。朵儿不花被两军急攻。。。。。。定然又要向纳哈怵求援。纳哈怵至此便又会以为,咱们的目标其实是朵儿不花,而不是他。哼哼,他这便要堕入咱们布的瓮中了。”

说到此,徐达已是综合了傅友德和汤和二人的方略。汤和、傅友德二人听得也都有些狐疑,汤和不禁问:“大将军,方才不是说了么?若是昌平的守军拖不住纳哈怵,他定然是要东进与朵儿不花会合的呀。到那时分,我们的骑兵。。。。。。只怕是赶不上纳哈怵的草原铁骑的啊。等他两军会合一处,站着大漠广袤,只怕胜负难料啊。实在不知纳哈怵怎的就堕入瓮中了?这瓮。。。。。。。又从何而来?”

徐达淡淡一笑,闪着眼看了看汤和,神迷道:“嘿嘿嘿,若是纳哈怵的二十万铁骑果然东进驰援朵儿不花,我也料定纳哈怵会驰援朵儿不花,那时分,昌平的守军并不需要真追上纳哈怵的,只要从后跟随,假意掩杀即可了”。

“这。。。。。。这。。。。。。”,傅友德早听得云里雾里,两手一摊,又是泄气又是焦躁,有些埋怨地瞥了徐达一眼。

见众人疑惑,徐达忽然狞笑起来,沉声道:“哼哼,诸位且看,纳哈怵东进,要去会合朵儿不花,必然是要经过虎口、涂平等处,是也不是?虎口和涂平在又何处?不正是密云的正北吗?密云是何处?不正是他们的软肋,我们的奇兵埋伏的地方吗?哼哼,咱们埋伏在密云的奇兵只要等纳哈怵东进援军的中军一过,便可出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奇袭虎口和涂平,将纳哈怵的二十万兵再截杀为两段,其军心定然大乱。届时昌平的追兵与密云的奇兵合而围歼之。就算纳哈怵插上翅膀真能逃了出去,哼哼,等他与朵儿不花会合之时,只怕身边也没几个人了吧?”

徐达一番话说得众人都呆住了。这确是想人之未想的一招奇招啊。只是虚虚实实,太匪夷所思了些。先调北平守军急驰昌平,做出要与纳哈怵决战的假象,这已经算是虚招了。趁机用北征军联合辽阳的叶大旺,围歼在盯着山海关的朵儿不花,看似这是驰援昌平这个虚招后的实招。可谁也没料到,这竟然还是虚招。这虚招之后的虚招,无非是要纳哈怵和朵儿不花两军无神迷乱、军心混乱、看不清形势罢了,并引得纳哈怵东进,去驰援朵儿不花。而真正的实招,居然就是在纳哈怵东进驰援需要路过的密云,纳哈怵就算是神仙,也不会在无神迷乱、晕头转向时想到真正的杀招是在半路的密云等着自己啊。

饶是傅友德、汤和,甚至燕王朱棣,听了徐达一番剖析,如今还犹如在梦中,不敢相信世上竟然能有这等打战的机谋。就更别提纳哈怵和朵儿不花两个手下败将了。

一时间,中军大帐内气氛凝结,仿佛时间都停滞了一般,汤和、傅友德、朱棣三人死死盯着沙盘,想着徐达方才的方略出着神儿,额上不知什么时候都沁出汗来了还兀自不觉。

直过了许久,汤和方长吁了一口气,满是钦佩地看着没事人一样站在身旁的徐达,忍不住赞道:“大将军,兄弟我算是服了你了。往年咱们都是各战一方,只是见你打胜仗,说实在的,当时还没觉着怎样。如今与你同营为将,方见了你的颜色。哎,只怕汉之韩信、卫青,唐之李靖、郭子仪,也不过如是了吧?听大将军论战,犹如听高僧说佛,振聋发聩,又醍醐灌顶啊。难怪人都说大将军是我大明的第一战神啊!”

傅友德听着徐达又是虚又是实,只觉得头涨哄哄的,死盯着沙盘,越觉得头晕,觉得麻烦,恨不得直接上马去与元兵厮杀来得痛快。

朱棣却盯着沙盘悠然道:“大将军此策可谓万无一失。只是。。。。。。大将军似乎。。。。。。似乎多算了密云奇兵这一处人马啊?!北平诸卫守军都调往了昌平,北征军调往了永平围剿朵儿不花,那密云的人马又从何而来?这一处奇兵才是大将军此策的重中之重啊,没有一群以一当十、能征惯战的勇士,只怕难当此任啊。”

徐达对汤和对自己的赞誉正要谦辞,此时听了朱棣的话,到嘴的话又停住了,转脸甚是赞许的望着朱棣点了点头:“殿下所言确是不假。方才我已说了,南边已平,南征大军正当锐时,皇上断不会让他们全都驻扎云南、西凉等地。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北边,若我所料不错,过些日子,皇上就会调南征军驰援北平的。而且。。。。。。像李彬、陈珪、华云龙、房胜这一干调往秦晋之地的战将,我也要请旨调回来的。这些个在燕山与元兵打出来的老兵痞,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