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七章 【沐英平南】

燕王朱棣 弋央 2096 2016-08-04 23:13:20

  如徐达所料,纳哈怵将二十万精兵屯于金山,盯着的确是白羊口和延庆。亏得徐达调拨及时,纳哈怵排除的侦察骑兵入燕山就遇了埋伏,十个来倒有九个没了下场。难得逃出去的,早将消息禀了纳哈怵,纳哈怵自也知道明军有了准备,加之听说魏国公徐达到了北平,更加不敢大意,故而日日熬在金山,不敢轻动。

两军对峙,不知不觉竟熬过了一个寒冬,双方只是派兵侦察,也打了几个小战,但是一个大战也没有。直至洪武十四年的三月,朝廷邸报传来,南征的沐英、蓝玉已然平了云南、西凉等地。

拿到邸报的魏国公徐达双手不禁一抖,眼中都放出光来,立时吩咐帐下将校:“快,快去请燕王殿下、还有左副将军汤和、有副将军傅友德来大帐议事!”

因大半年并无战事,燕王朱棣除了领着护卫在密云一带侦察了几次之外也并无他事,只是日日混迹军营里,与裨将、军士一同操演、打闹,倒很得军心。信国公汤和是个谨慎寡言之人,徐达没有出兵的将令他也不去问,只是日日视察左军操练,闲下来就关在帐篷里读书写字,也不去与人结交。傅友德性子浅,早憋得慌,不是出去打猎,就是去北平城里转悠,徐达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去约束。

如今难得徐达这么一请,几个人都来得匆忙,傅友德一入大帐就已嚷嚷开了:“我说我的老哥哥,大将军,这战什么时候才能大啊?这么憋着,迟早把我这把老骨头憋死。那些个兵痞子可都养得跟饿了半年的狼一样,眼里都冒绿光呢,再不放他们出去,可怎么得了啊?”

听他说得好笑,众人都忍俊不禁。徐达见人都来齐了,方从怀中摸出邸报,递了过去。朱棣等人也不知他卖的什么关子,诧异的接了过来,一看,也都脸上放出光来。

“南边赢了?!这回该轮到咱们了吧?哈哈哈哈”,傅友德脸上放着红晕,捋了捋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兴奋劲儿显露无遗。

众人见了都失笑,徐达沉吟了一会儿,朝众人道:“北边大战在即,想来皇上还会有旨意过来,咱们的这些兵力有些捉襟见肘,不日将有援兵也是说不定的。只不过,在援兵来之前,咱们得先议一议出兵的事。”

汤和和傅友德自觉才智远逊于徐达,也不多言,只沉声道:“若论大战,天底下还有谁能信不过大将军?大将军下令就是,咱们必定依令而行。”

徐达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二位兄弟抬爱了,我虽说是主将,你们是副将,可我们三人都是皇上指定的北征统领,其实在朝廷而言并没有主副之分。如今大战在即,我们得商议出一个用兵方略来才行。”

说着徐达举起油灯在沙盘上照了照,指着里面的一处说道:“殿下和二位兄弟且看,前番我已说过,纳哈怵和朵儿不花的软肋在于他们两军中间、相隔数十里的密云、蓟州、遵化一带。这几个地方,就是我们出兵之处。只要从他们的中间插入漠北的腹地,不仅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更可以将他们两军隔成两段,不能互救。到时候,咱们再分而击之,胜算就大了许多。”

傅友德听罢抚掌而笑:“好,好啊,就从密云将他们切成两段,再慢慢‘吃’了他。只是不知是红烧好些呢,还是水煮好些呢?啊?哈哈哈。”

众人听了都笑,汤和却皱眉沉吟:“大将军,从密云出兵的确是一招妙棋,打到了他们的痛处。可也得防备着被他们东西夹击啊。若是他们反应及时,或是事先得了消息,在塞口布好圈套只等我们钻,那。。。。。。”,说着,就闪着眼看向众人。

只这一瞬间,朱棣才发现这个看似谨慎胆小的汤和其实是个极有机谋的一个人,虑事也周全。

再看徐达,仍是一副淡然的神情,似乎什么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朝汤和颔了颔首,说道:“信国公所言不假,这正是我们此番出兵的关键所在。所以。。。。。。密云的兵,只能做奇兵。明面上。。。。。。我们还得做足了文章才行啊。”

“那这文章如何做法?”汤和手撑下颚,盯着沙盘沉吟。

“诸位请看”,徐达挨近了,指着沙盘解说起来:“纳哈怵和朵儿不花盯着昌平、永平两地。纳哈怵有兵力二十万,朵儿不花有兵力十二万。朵儿不花的东边有叶大旺的三万人占着辽阳,算是他喉中的一根刺,只要有叶大旺在,朵儿不花万不敢冒进的。再看纳哈怵,却是占据漠北地利,兵力也占优,要败他。。。。。。着实不易”,说着徐达抬眼看着傅友德:“颍川侯,若是你,你会如何用兵?”

傅友德一愣,呆了半响:“这。。。。。。昌平乃是要地,也最危机,我自然先稳住朵儿不花,再以重兵与纳哈怵决战。哼哼,若是朵儿不花敢来援救,就让辽阳的叶大旺端了他的大营,从后掩杀。”

汤和却摇了摇头:“嗯。。。。。。不,不可如此。敌军势大,分而食之是正理儿。依着我看,当派兵缠住纳哈怵,再联合叶大旺,以重兵先绞了朵儿不花,最后才回过头来斗纳哈怵,才是不败的万全之策。”

“若是在昌平没能缠住纳哈怵,他二十万大军东进,与朵儿不花会合一处,又该如何?”徐达忽然问道。

“这。。。。。。不至如此吧?”汤和被问得一愣。

傅友德也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说:“哎,大战嘛,总是有成与不成,何曾有过必定的事儿呢?”

徐达摇了摇头,盯着沙盘,淡淡地说:“话虽如此,并没有错。可如今我们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战或不战,如何战法,全在于我,而不在于敌。元兵囤积关外日久,粮草不济,巴不得和我们决战呢。占据优势,却去与敌人搏杀,岂不是已经败了?”

这话说得众人都是一愣。就连朱棣也焦眉沉思起来——徐达的话确是说得透彻,可又该如何利用己方优势去与敌军一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