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章 【国丈相争】

燕王朱棣 弋央 2178 2016-08-04 23:00:24

  魏国公徐达其实一路惦记的都是徐仪华,如今听说她又产下一位皇子,母子也都俱平安,心中顿时松下一口气来,又听朱棣数落长子朱高炽,不禁抿嘴笑着宽慰:“孩子小时候看不出来的,年岁大了就变了。常遇春与我同乡,比我小了好几岁,小时候都见了的,极其木讷的一个人,谁能料得到他长成之后会成为一个人见人怕、开天辟地的天下第一勇将呢?所以啊,殿下径自放心就是。依着我看来,无论是当今万岁,还是殿下您,都是极英雄的人物,虎父无犬子嘛,朱高炽定然也是差不了的。”

汤和和傅友德见他翁婿二人说起了家常,对望了一眼,心中会意,趁着话缝隙忙道:“魏国公与王妃父女一年没见了吧?如今王妃又诞下王子,难得你们一家团聚。布置驻军关防的事便有我们二人代劳了,魏国公就留在隆福宫,看看王妃,也看看小王子。咱们诸将人多,就先回去,改日再来叨扰燕王殿下!”

见他二人要走,徐达忙拦住,又朝朱棣道:“殿下,我身为北征主将,布置驻军的事不可以置身事外,否则在万岁那里也是交不了差的。我且去先去布防驻军,等得了空再来隆福宫拜见殿下”,说着徐达闪过一丝笑意:“再说了,我一路行军,都没来得及给两个小外孙带点礼物,空着手,我也不敢上门啊,否则只怕连王妃都会见怪的。哈哈哈。”

一语说得众人都笑,朱棣心中钦服徐达的勤勉谨慎,也点了点头,朝徐达等人道:“那本王就在府中备好酒菜,只等魏国公、信国公,还有颍川侯一醉方休了,哈哈哈”。

汤和与傅友德都知道这位年轻的燕王是洪武皇帝几个皇子中最英武豪气、不拘小节的一个,很得军人的脾性,因也都颔首而笑。

徐达领着百余名官员到了隆福宫磕头行礼,给了燕王极大地荣光,转眼就又领着众人退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已是开始分拨众人:“如今元兵大军就在北边伺机而动,诸位都是边防守将,不宜在此多做停留。蛇无头不行,若是元军趁机攻打,千里防线但有一点被破,元兵就会如洪水一般的涌进来,北平城则危已。所以,诸位来此迎接,徐达承敢厚情,然而国事为重,徐达只有又请诸位回去了!”

说着徐达报拳一稽。

北平、燕山一带的守军基本都是徐达带出来的兵蛋子,一步步累积军功才升至如今的一方裨将,也都知道徐达向来言出如山,极少多余的废话,如今听徐达一声吩咐,哪有不敢从命的?顿时一窝蜂地抱拳回礼,声震屋瓦:“末将得令!”言罢从远处候着的卫兵手中接过马,打马而去,也不再来回报请示。

一时间百余人的队伍已去其半,都指挥使陈亨此时脸都绿了,这些军官在徐达没来之前全听自己号令,如今倒好,徐达一声令下,他们一个个连招呼都不打就径自去了,已经全然没把自己这个上峰放在眼里了,也忒过势利了些。对徐达呢,陈亨又是嫉妒、又是怀恨、又不免敬畏,却也无可奈何。

徐达看也没看脸色阴晴不定的陈亨,断然道:“陈大人,你选的驻军之地好归好,却并不妥当。”

陈亨小心思正在心里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听徐达断然否决了自己劳累了五个月才安排出来的劳军方案,脸“腾”地就红了起来,想怒却又不敢,还得安耐着性子赔笑问道:“哦。。。。。。哦?这。。。。。。这却是为何?不知下官选的驻军之地有什么不妥之处?”

“并无不妥,却不利行军”,徐达面容齐和地沉声答道,话说得毫无余地,直把陈亨噎得、气得。。。。。。血都要吐出来了。陈亨从来没见过如此蛮横、强硬的两个人,心里早把他们翁婿二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徐达扭头正想找汤和、傅友德说话,却见一众文官尚且跟在身后,不禁失笑:“哟,诸位大人,你们也都请回吧。这里剩下的都是我们这些粗人的事儿,你们也帮不上忙,且都回去吧——”

一群文官一直跟在身后,早觉得不是味儿,无可事事、插不上话,却又不敢走。如今听徐达一声吩咐,就如脱了牢笼的猕猴一样,浑身轻快,一齐朝徐达、汤和、傅友德等人深施一礼,匆匆退了出去,却已悄声商量起去哪儿喝花酒的事了。

顿时跟在徐达等人身后的竟只剩下都指挥使陈亨和他的一众属僚,个个面面相觑,不知何去何从。陈亨呢,想接着方才的话问问驻军的事儿,却见徐达和汤和、傅友德等人高深莫测、不愿在自己跟前多说的模样儿,只觉得腻歪,浑身上下像是沾满了跳蚤似的,十分的不自在。

陈亨的神情,徐达等人早看在眼里。可汤和是个不愿多管闲事的主儿,故而也并不多说什么。傅友德与秦晋二王交好,见陈亨的模样儿倒也觉得尴尬,想说什么,觑了觑一旁沉郁讷言的徐达,又还是住了嘴。

徐达面色总是一副忧郁淡然的模样儿,似乎千军万马在他眼中也只是烟云,因而谁都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可知情地儿的人都知道,徐达早年可是个刚正不阿、勇武正派、敢怒敢言的铁血汉子,可自从洪武五年因轻敌冒进遭遇平生第一次小败而被洪武皇帝召回应天府,后又直言胡惟庸结党乱政被朱元璋斥责,这位千军万马的统帅就开始闭门不出,读书钓鱼。久而久之,等这位战神再见世人时,眼神里就凭空多了一分忧郁和空洞。

徐达似乎在想什么,沉吟了片刻方回首望着陈亨,淡淡地说:“陈将军,我们出京前已经得了万岁的密谕,对本次行军已有筹划。但是万岁并没有旨意让陈将军也获悉此事,所以请恕我等不能告与陈将军知晓。另外我方才也已跟陈将军说过了,流民不可再阻挡于城外,就让他们先去永平驿场吧。陈将军在永平驿场为大军准备的菜食,都分发下去。至于北征大军嘛。。。。。。”。

说着徐达稍一沉吟,与汤和、傅友德对望了一眼,已是拿定了主意:“大军今夜就宿在密云水库,与永平驿场只有数里之地,若是流民在永平驿场闹事,大军也可须臾即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