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二章 【深谋远虑】

燕王朱棣 弋央 2063 2016-08-04 23:02:05

  燕王朱棣听从魏国公徐达的建议退回大厅,早有婢女端上茶来。守在门口的郑和情知他们翁婿二人有话要说,便招呼着厅里侍候的丫鬟婢女们都退出去,临走又悄悄将门给带上。

徐达和朱棣都是冷峻深沉的人,翁婿相对而坐,一时间竟没有话。许久徐达望着在门外守护的郑和的身影,觑着朱棣淡淡道:“殿下的这些从人,我瞧着都是人杰啊。在用人这一条上,殿下真是独具慧眼啊。”

“哦?”朱棣一愣,万不想翁婿二人的对话会从这上头开始,瞧着徐达的眼色,是在看郑和,因笑道:“魏国公是说郑和么?他原名儿叫马和,本来是云南的‘色目人’,早年傅友德带兵攻云南,他被副帅蓝玉俘虏阉割了,留在军中做‘秀童’,后来又被带到了京师。我瞧着孩子可怜,便向蓝玉要了过来,留在府中做了门吏。这事儿,还差点给本王惹出祸来,亏得父皇并不见怪,反而赐姓郑,所以才改名叫了郑和。”

徐达点了点头,古井一样的眼睛没有半点涟漪:“这事儿,我听说过。郑和这孩子十分机敏聪慧,办事儿也很有章法。但是我说的却不光是郑和!”

朱棣眸子一闪,有些疑惑。

徐达似乎在一边回忆,一边沉吟着说:“你的那名护卫是叫。。。。。。叫邱福?”

“嗯,正是叫邱福。他跟随本王的年月也是最长的一个。有勇有谋,武艺高强不说,还心细如发”,朱棣解说道。

徐达点了点头:“他是个很好的材料。还有他身后跟着的几个护卫,我瞧着都是不错的。”

朱棣也些不明白这位魏国公怎么忽然对自己的护卫来了兴趣,只得一一作答:“哦,那是朱能、张武、柳升等人吧?朱能是本王前些年收了过来的,当年王妃离家出走,去大街上打擂台,摆擂的英雄就是这位朱能了。本王第一次见王妃,就是在擂台上。说起来,这个朱能,还算是本王跟王妃的半个媒人呢”,说到王妃徐仪华早年的往事,朱棣和徐达都不禁抿嘴一笑,朱棣这才继续说:“至于张武、柳升、谭渊等人,却都是本王在北平新收入府的。”

“柳升?可是祖籍烟台的一个刀疤汉子?”徐达忽然问道。

朱棣一愣:“这柳升祖籍确是烟台,脸上也留着一块刀疤!魏国公是如何知晓的?”

徐达邹了邹眉:“说起来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那是洪武五年的事了,那年万岁让我发兵扩廓。当时我分兵左副将军李文忠从东路进攻,征西将军冯胜从西路进攻,各领五万骑奇兵出塞,绕道敌军背后进行包围突袭。我自己则自领两万军士从中路突进,以吸引敌军注意。不想战事一起,东西两路救援不力,我的中军身陷重围,伤亡万人。偏此之时粮草也被敌军焚尽,数千将士被困,无粥无水。因此遣了这个柳升领着一千精兵突围去永平调粮借兵,听说当时永平卫的千户郭亮并不买账,柳升一怒之下打伤永平卫的主将,强抢了万屯粮草,这才解了燃眉之急。”

“哦”,朱棣也想了起来:“确是听他提过此事。”

“他不是从二品的北平都指同知么?怎么做了殿下的护卫了?”徐达满腹疑惑地问。

“这就说来话长了”,朱棣觉得此间的事藤牵蔓饶,一时也不好解说,便简单地说:“好像就是因为当年的事他开罪了永平卫千户,永平卫千户和北平都指挥使陈亨又有些渊源,就设了圈套,把他贬到昌平做了军校,后来机缘巧合遇到本王,就投了本王了。”

徐达听了不禁黯然:“可惜,可惜啊,我记得这个柳升打战可是一把好手,兵士们也都服他。本来想着是年轻一辈的将才,不想这几年竟被糟蹋若此。”

朱棣冷峻的脸上动了动,咬着细牙道:“可不是吗?这北平、燕山本是用兵重地,可这么多上好的材料都被毁了。真打起战来,可怎么得了?”

徐达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抬眼觑着朱棣道:“殿下,这就是我想说的啊——”

“什么?”

徐达已是站了起来,踱了两步,猛的回身,石佛一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断然道:“殿下是北平的藩王,当看得长远一些。这些护卫既然都是将才,收在身边好是好,可能帮上殿下的地方毕竟有限,万一有个什么事,凭借他们只够自保罢了。”

这确是朱棣从没想过的,他原想着的就是将天下人才收入袖中,却没想到光留在燕王府,确是没能发挥他们的功效来,朱棣听得也是一愣,看着徐达许久没有言声。

徐达缓步回到座椅,望着朱棣:“所以。。。。。。殿下把他们收入府中,确是保全他们的意思。可他们毕竟是大明的栋梁之才,留在府里看家护院不是太委屈了么?只有放出去,让他们大展手脚,才不至于可惜了材料。再过几十年,等我们这些老人们都去了,大明才后继有人,能够护卫这北边的门户啊。殿下,您觉得呢?”

朱棣眼中顿时放出光来。如果他把身边的这些人都放出去,以他们的本事,在燕山、北平一带掌管一隅之兵权是轻而易举的事,到了那时候,这北平才真正算是他这个燕王的封地。也只有那时候,他这个燕王才算是真正的掌握了北平。洪武皇帝千算万算,不让藩王割据一方,可偏偏算漏了这一条。也没想到,一直在家钓鱼下棋的魏国公的徐达,竟如此洞若观火,轻易就看到了这处软肋。难怪连洪武皇帝都对他有些忌惮了。

见朱棣点头,徐达面无表情地端起茶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我也渐渐年迈,这一次恐怕是我最后一次出征了,原也想着好好挑几个将才出来,为朝廷将来所有的。既然殿下府里这些护卫都是一时人杰,不妨放到军营里去,打几仗,总能出几个人物的。”

徐达如此深谋远虑,步步都算计得这么清楚,朱棣也不禁暗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