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七章 【北征军至】

燕王朱棣 弋央 2113 2016-08-04 22:57:47

  陈亨要来问迎接和安置北伐军的事,这本就是朱棣早就料到了的,心中也早就有了答案,却故作诧异:“哦?迎接北征将士?这本王倒是没想到啊,亏得泾国公提醒”,说着便抚额沉吟起来,来回踱着步子。

陈亨见自己终于讨了这个燕王一次好,心中也无端生出些许得意来,似乎将方才的雷霆之击早就抛诸了脑后了,不无自信地望着朱棣,满是期许之色。许久,因见朱棣始终没有言语,只是一副焦头烂额沉思的模样儿,陈亨轻笑了一声说道:“嘿嘿,殿下,对于此事,下官倒早有一些安排,只是不知是否妥当,现今禀于殿下,还请殿下裁度”,说着舔了舔嘴唇,便要卖弄地大发宏论。

“泾国公,本王觉着不对啊”,朱棣忽然放下茶杯打断道:“北征的大军远来,北平府于情于理,理应去迎接,这确是不假。只是。。。。。。这事儿。。。。。。本王却似乎不该插手,更不能出迎啊。。。。。。”

陈亨到嘴的话被朱棣噎了一愣,又咽了回去,呆了呆,疑惑地问:“这。。。。。。。却是为何啊?魏国公不是殿下的。。。。。。殿下的岳丈么?”

朱棣一双冷峻深沉的凤目悠地闪了陈亨一眼,笑着说道:“泾国公,你怎么还不明白啊?魏国公是本王的岳丈不假,可他也是朝廷的臣子啊。本王呢,嘿嘿,本王是当今洪武皇帝的皇子,镇守北平的藩王。自古哪里有王爷去迎接臣子的道理啊?所以本王说啊,这事儿该办,却不该由本王牵头来办,本王更不能出迎!这。。。。。。你可听明白了?”

“你年纪轻轻,怎么就如此拿大、如此油滑呢?这事儿你不管,那还不就明摆着是要自己去操心么?”——陈亨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说,这年轻王爷的颜色他算是见过了的,故也不敢拂逆,只能讷讷点头:“这。。。。。。是,是,下官明白。。。。。。”

朱棣觑着他,也不理会他的心思,半笑着点了点头:“嗯,好,明白就好”,说着已是起身,竟然就径自去了,留下陈亨独自呆愣在当地,心中说不出的酸甜苦辣咸。但是陈亨心里明白,他这一趟算是白跑了。其实陈亨今天到隆福宫,怂恿燕王出迎北征将士,并没有安什么好心的。

洪武皇帝极重君臣礼仪,这一条满天下的人都知道。魏国公徐达是当今天下第一功臣,任谁也不敢随便去招惹他,这一条满天下的人也都知道。燕王娶了魏国公徐达的长女,这也是尽人皆知的事儿。这几条混在一块儿,谁都能明白,若单论明面上权势,没有哪个皇子有这位燕王硬气。

如今魏国公徐达领着大军奔赴北平,燕王去迎接岳丈,本是情理中的事儿。陈亨原也没想到在这上面做文章。陈亨想的,是这位燕王年纪轻轻,要统筹迎接十万大军的事儿,难免出些纰漏。就算他不出差错,也总能让自己抓住些许把柄,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找到参劾他们翁婿二人的机会了。

可万没想到这位燕王如此谨慎,竟以“于礼不合”为由,轻飘飘地就置身事外了,反把这劳心劳力的事儿推给了自己。想着,陈亨也不禁有些沮丧——自己今日跑隆福宫这一趟真是“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被燕王抓住把柄揉捏打压了一番不说,自己设好的圈套他不仅没钻进去,反而套到了自己的头上,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就连陈亨自己都记不清是怎么回府的。心里放着迎接十万大军的事儿,任谁也免不了要七上八下的,因儿陈亨回府还不到半日,便急急忙忙地召集了府将,开始商议起北征大军入驻的事了。

一连五个月,陈亨又是忙着购置迎军用的酒食、又是划归驻军的营地、又是从北平各地调粮作为军饷、还要从江南购置将士过冬的棉衣棉鞋,甚至还要从燕山附近的马场挑选备战的马匹。偏在这时,秦晋之地的流民也陆续到了北平。可专一负责安置流民的那位承宣布政使李彧始终不见他来上任.

眼见北征的大军都快到了,这位新任的布政使单人单马从应天到北平,竟都还没见着踪影。陈亨又是气,又无可奈何,只得又不分昼夜调兵遣将去巡视北平防卫,恐防流民闹事。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一齐压了上来,陈亨虽然办得乱七八糟,却也已经忙得昏天黑地、脚不着地,人都黑瘦了一圈,走路都轻飘飘的,迈不稳步子。

朱棣在一旁干看着,心中虽然暗笑,却也觉得此人办事还算周密、也肯尽心竭力,故而对这个喜欢耍奸弄诡的北平都指挥使陈亨也有些刮目相看。退一步说,陈亨虽然奸诈了些,却也只是岳丈维护女媳心切、人之常情罢了,尚可以原宥。

到了九月,本是苦寒之地的北平又入了酷暑季节,热得直叫人心里发慌。北征的大军顶着骄阳,终于浩浩荡荡地经通州开了过来。前头两百名旗手高举着朱红“明”字大旗迤逦开道,旗手们热得一身燥汗,却擦一擦,虎目圆睁,十分有威仪。紧接着的,则是铠甲鲜亮的先锋军。军前举着的是绣着“汤”字的大旗,显然这位先锋将军是洪武皇帝的发小、信国公汤和。先锋军一过,这才瞧见一杆绣着“征虏大将军徐”的中军主将徐达的大旗。

徐达此时已经年过五旬,面貌清癯,胡须都已斑白,颧骨稍稍有些高耸,双唇始终紧闭,一身二十斤重的铠甲套在身上兀自腰杆挺拔,一对古井一样的眼睛若有若无地看着远方,透着一丝奇怪的沉郁,没有一丝言语。若是脱了这身戎装换上便服,路人只会认为这个有些忧郁的老头定然是哪个山家村的一个老学究罢了,谁也不曾想这人年轻时候是如何的不甘人下、又是如何的三番四次舍身救主,征战沙场数十年、横扫天下,被世人誉为可与古之韩信、卫青相媲美的一代战神啊。

中军之后,则是由北征右副将军、永川侯傅友德押运着军械和粮草殿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